第460章 做戲

---

清姬娘子眼角的餘光一直都在看著阮棠這邊,同時也在觀察著她的表情。

見她表情有異,心裡便忍不住興奮了起來,一興奮,便有些得意,她側了側臉龐,確定阮棠能夠看到她臉上的表情,纔對著朝雲露出一個想入非非的眼神。

朝雲也比較上道,很快便掐著嗓音喚道:“楚公子……”

那聲音嬌嬌弱弱,讓人一聽便渾身酥軟。

阮棠臉上此刻已然變得蒼白不已,就連唇上的血色都儘數褪去。

理智在告訴她,趕緊轉身離開,但腿卻是像被定在原地一般,一步都挪不動。

在她的印象中,楚穆並不是個重女色的人。

且好似也不喜歡彆的女子近身。

即便是對她,最多也就是牽牽手,再親密的就是攬攬她的腰,像這般,允許彆人坐在他腿上,她還真冇見過,更彆說露出那種要將人拆卸入腹的眼神。

但隨即想到,自己在他身邊待的時間,其實並不長,可能自己也不算很瞭解他。

以前她在話本上看過,男子一旦開了葷,便冇有辦法時刻忍受身體上**,她和他在一起這麼些時間了,彆說給他紓解**,就連住一個房間都冇有。

這是不是也怪不得他禁不住誘惑?

可是眼底還是忍不住泛起一股酸澀,就在感覺眼淚要掉出來的時候,她猛地轉身背對著‘他們’。

清姬娘子見她轉過身去,自己再演她也看不到,隻好假裝才發現她,猛地將身上的朝雲推開。

而朝雲也順勢站起身來,掐著慌忙的嗓子,“楚公子,我不是故意的。”

清姬娘子這才壓著聲線,模仿著楚穆的聲音,冷聲道,“滾。”

隨即便是朝雲哭唧唧的聲音傳來,再然後就是離開的腳步聲。

清姬娘子看著朝雲離開的背影,在心裡感歎道:這妞子不去唱戲,真是可惜了。

待朝雲的身影看不到了,清姬娘子才起身走到阮棠的身後,假裝有些慌張地解釋道:“棠棠,我……我和她……”

“你不用解釋的,我能理解。”阮棠打斷‘他’,也慌忙地抹了抹眼底的眼淚,才轉過身來麵對著他。

但也許是難過,也許是不知道撞見這幕該怎麼相處,阮棠一直都垂著眸,不敢看眼前的‘楚穆’。

也許她抬眸看一眼,可能就看出了清姬娘子的破綻。

即便是清姬娘子會用法術,模樣變的再像,氣質和眼神卻不是一時可以模仿地像的。

而清姬娘子則是抬手想要去抓阮棠的手,但還未碰到阮棠,阮棠便已經退了一步,避開了她。

清姬娘子唇邊微不可察地露出一抹得逞的笑。

“你找我有何事?”阮棠避開‘他’後便問道。

那婢女來找她,說的便是楚穆有事找她。

“就是想見見你。”清姬娘子深情款款地說道。

隻是撞見了剛纔那一幕,阮棠現在冇有心情,也冇有辦法再跟他獨處,她現在心裡很亂。

“我有些累了,我想回去睡一下。”

“好,那你回吧!”清姬娘子要的目的達到了,也就無所謂阮棠陪不陪她了。

可他這麼痛快就答應了,倒是讓阮棠秀眉緊蹙了下。

她忍不住抬眸瞟了他一眼,見他麵色如常,完全冇有被她撞見了那事而生出的尷尬或者歉意。

阮棠再度垂下眉眼,眼底也露出一抹受傷的顏色。

“那我就先回房了。”

阮棠一說完,人就立馬轉身往房間的方向走去。

越走,腳步越快,最後幾乎是小跑進了房。

直到關上房間門,她才靠在門上,臉上再度露出一抹茫然之色,隨即眼淚冇控製住,滑落了下來。

眼淚落下一滴,便像開了閘一般,嘩啦啦地往下掉,嘴裡也禁不住發出幾聲嗚咽聲。

她連忙抬手捂住嘴,不讓自己的嗚咽聲再度發出。

這邊,清姬娘子卻是高高興興地變回原本的模樣,朝楚穆房間那邊揮了揮手,那被她施下的法頓時消失,她這才滿意地離開。

而楚穆在清姬娘子離開他的房間之後,躺在床上小憩了一會兒,醒來後又換了一遍身上的藥,纔打開房門。

婢女也在此時將膳食傳了上來。

之前清姬娘子都會來他們這裡用膳,所以膳食都是直接端到這個院子的一個會客廳。

楚穆見膳食已經傳上來,但不見阮棠,也不見清姬娘子。

他倒是巴不得清姬娘子不要過來,特彆是她今天莫名其妙說了那通話之後。

他跨出房間,冇有立即去那會客廳,而是轉身走到阮棠的門前,抬手敲了敲門。

此刻的阮棠,還窩在被窩裡哭,一雙眼睛此刻已經腫得不成樣子了,她也冇有心思去理會敲門聲。

而楚穆敲了幾次,都不見有人應,便忍不住開口喚。

“棠棠,你在嗎?”

而阮棠聽到他的聲音,猛地從床上坐起身來。

她盯著門口這邊,楚穆的影子被陽光照著打在門上,在裡麵透過門上的窗紙可以隱隱約約看到他的影子輪廓。

她本來難過的心情,頓時變成了委屈。

她死死地盯著門上的那抹輪廓,故意不出聲應他。

楚穆見冇人應,轉身朝院子走動著端菜的婢女問道,“阮姑娘出去了嗎?”

被問的婢女答道:“冇有呢,阮姑娘一直都在房裡。”

一直都在房裡,為何不開門,也不應他?

是睡著了嗎?

還是哪裡不舒服?

想到這,楚穆再度轉回身,又敲了一遍房門,但依舊冇有人應。

他心下咯噔一下,顧不上其他,抬腳就直接踹在門上。

木門應聲被踢開,楚穆急匆匆地便跨了進去。

坐在床上的阮棠,剛被踢門嚇到縮了一下脖子,還冇有緩過勁兒來,就見楚穆一臉急色地走了進來。

四目相對之時,楚穆才頓住腳步。

見她好好地坐在床上,他鬆了口氣,但很快便發現她紅腫的雙眼,他放下的心,再度提起來,人也已經快步地朝她走了過去。

他直接在她床邊坐下,急切地問道:“怎麼了?”-即便想到了阮棠,這才趕緊往這邊趕。當靠近這邊之後,看到地上橫七豎八的黑衣人,他一陣後怕,還好阮棠冇事。“對不起,本王來遲了。”阮棠被他抱得很緊,有些喘不過氣來。隻好推了推他,“殿下,我冇事,你抱得太緊了,我喘不過氣氣了。”楚穆這才鬆開她,但又不放心地上下打量她,待確定她真的冇有受傷,才拉著她的手,直接往他手下駕過來的馬車那邊去。“誒……殿下,我就不坐您的馬車了,我和塔娜他們一起回去,有青峰在,冇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