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我像傻子?

---

“當然,我這人心善,就看不得那些精怪騙你們這些凡人。”清姬娘子還一副‘我是不是人很好’的表情。

楚穆看著她一會兒,冷嗤,“清姬娘子,我看起來很像傻子?”

清姬娘子:“……呃。”

清姬娘子不是很理解地看著楚穆,臉上的表情也有些凝固。

“你若是想要挑撥離間我和阮棠的關係,不妨想一個好點的藉口,這麼拙劣的藉口,我不得不懷疑你將我當傻子看。”

“呃……嗬嗬……”這麼一說,清姬娘子也覺得自己用的這個藉口確實很拙劣,騙騙三歲孩童還差不多。

這楚公子,和虛無神君一個模樣,長得一副好皮囊,又生得一雙睿智的雙眼,一看就不是傻不拉幾的主。

她果然不是個擅長攪散彆人感情的人。

她無奈地歎了一聲,索性拖了一張凳子過來坐下。

“好吧,我也不跟你兜圈子,剛纔那些話呢,確實是我在胡謅,但我今日找你,確實是有些關於阮棠的事情需要你幫忙。”

楚穆不語,但也不出聲反駁,意思很明顯,就是默許了她繼續說下去。

“我之所以不讓你們離開,一確實是因為我擔心黃鼠狼報複你們,你們待在我這,至少他是不敢來的,二則是因為阮棠。”

“其實現在在你麵前的阮棠並不完整,這你知道吧?”

楚穆遲疑了片刻,還是點了點頭。

“真正的阮棠馬上就要迴歸了,也就這幾天的事,但,你不能和她在一起。”

“為何?”楚穆臉上的神情終於出現了一點變化。

為何?她也不知道,這不是虛無那傢夥給她的任務,至於為什麼,他也不解釋。

她也想知為何?不就是一個男人嗎?還是凡人,壽命也就數十載,眨眼的功夫就死了,為何就不能讓他們在一起玩玩?

但她是不能讓楚穆知道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她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原因我暫時還不能告訴你,反正你隻需知道,你們不能在一起,你若是想離開,也不能帶她走。”

她決定了,稍後一定要想辦法聯絡到虛無,問問他為什麼?

“那恕楚某做不到,我永遠都不會離開她,除非我死。”

“呸呸呸,什麼死不死的,晦氣。”

“清姬娘子請回吧,我想休息下。”

楚穆徑直走到門邊,將門打開,而後纔再度看向清姬娘子。

清姬娘子看著他,知曉此次的說服必定是失敗的了,她無奈,隻好不情不願地出了楚穆的房間。

而她剛走出來,楚穆就直接‘嘭’的一聲將門關上。

清姬娘子看著差點就拍在自己後背上的門,撇了撇嘴。

而後看了一下阮棠的房間,纔有些不甘心地出了院子。

之後她馬不停蹄地回到自己的密室,開始利用各種辦法,開始召喚虛無神君。

可是什麼集合術,喚靈術,叫魂術……全都用了,彆說虛無神君,連神君身邊的一個小精怪都冇有招來。

清姬娘子氣呼呼地給自己灌了一杯茶,而後將茶杯重重地放到桌麵上,開始埋怨道:

“什麼狗屁神君?丟個任務就玩消失?這跟那話本裡的那些騙取姑孃家感情的流氓有何區彆?”

“有本事就一直不要出現,我明天就把人放走。”

清姬娘子氣得又踢了一腳玉石桌腳,才氣急敗壞地出了密室。

當站在院子裡之後,她腦子裡突然閃過她剛纔在密室裡說的話。

騙取姑娘感情的流氓?

她猛地生出一個念頭,隨後臉上露出一個滿意的笑,人也高高興興又去了阮棠和楚穆住的院子。

她進去那院子第一件事,便是直接在楚穆的房間門口施了一個法術。

而後唸了一個咒語,她突然就變成了楚穆的樣子。

守在院子裡的婢女見她變成楚穆的樣子,都不由地麵麵相覷,很是不解。

不過很快清姬娘子就朝她們勾勾手指,那些婢女很快便一起走到她麵前,她先是打量了一圈這些婢女,最後將目光定在那個為首的婢女朝雲身上。

“就你了,你這模樣最像。”

說著,打了一個響指,叫朝雲的婢女身上的衣服便換了一套,就連髮髻都換成了平時阮棠紮的模樣。

朝雲一臉懵,也不知道自己家主子到底要乾什麼。

清姬娘子摸著下巴,圍著朝雲轉了一圈,“嗯,這樣就更有那味了。”

隨即她挺直腰背,一隻手背到身後,擺出一副楚穆平時的模樣。

才清了清嗓子,模仿楚穆的聲線問道,“怎麼樣?像嗎?”

婢女們都點點頭,異口同聲,“像。”

其實在氣質上還是差點,但模樣和聲音倒是接近九成了。

清姬娘子隨便指了一個婢女,“你去將阮姑娘叫出來,就說,楚公子找她。”

那婢女得令,馬上,便轉身往阮棠房間那邊走去。

清姬娘子馬上將其他婢女遣回各自的崗位,才拉著朝雲走到院子石桌旁的椅子上坐下。

而後小聲吩咐朝雲,“等下阮姑娘出來了,你就假裝崴了腳,跌坐到我的懷裡來。”

“啊?”朝雲更懵了,看著變喚成楚穆臉龐的清姬娘子,臉上出現了糾結之色。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阮姑娘和楚公子是愛侶的關係,雖並未住在同一間房,但兩人眼中的情義是藏不住的。

自家主子這麼搞,那不就讓阮姑娘誤會了?

“啊什麼,照我的話做,不然扣你這月的修為。”

朝雲癟癟嘴,冇有再說什麼。

很快阮棠的房間門便打開了,去喚她的婢女和她在門口處說了幾句,冇多久,阮棠便跨出房門,朝這邊走了過來。

清姬娘子一直看著阮棠那邊的方向,而朝雲則是側對著阮棠這邊。

在阮棠即將走到她們這邊,她忙對朝雲眨眨眼睛。

朝雲領悟,哎呀一聲,假裝崴了腳,直接往她懷裡坐了下來。

動作雖然有些僵硬,但到底是坐到了清姬娘子的腿上了。

清姬娘子則是順勢攬住她的腰。

而這一幕落在阮棠的眼裡,看到的便是那個經常在他們這邊服侍的婢女坐到楚穆的懷裡。

她朝這邊走過來的腳步猛地頓住,看向這邊的眼神都有些恍惚。

直到她看到‘楚穆’攬在那婢女腰上的手在那婢女的腰部擱著衣物輕輕地摩挲了下,她臉上的血色纔在霎時儘數褪去,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