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一本正經扯謊

---

“離開?”清姬娘子眉眼猛地一蹙,而後也直接脫口而出,“不行。”

她的語氣帶著幾分強硬,乍一聽,好似他們離開是多麼罪大惡極的事。

不過很快便意識到自己的語氣不對,她忙找補,“我的意思是,你們的現在身體還未恢複好,冒然離開,很容易就被黃鼠狼他們盯上的,不如在我這再多住幾日,再養養。”

清姬娘子現在都想要罵虛無神君了,還說她歸來就這幾天。

但眼看著都過去五六天了,一點動靜都冇有,還要讓她每天都要去監督兩人,最好能找點事情離間他們的感情。

叫她撮合兩人她還好辦些,離間不但不厚道,於她而言還是難題。

她想了幾天,都想不出來該怎麼離間,也就隻好天天往他們跟前湊。

隻是她有些想不明白,為何要離間他們的感情?這跟她歸來有什麼衝突?

難道她回來了就不能養個男人?

雖然吧,以前的她,確實冇有男人,但她都曆經了千年的輪迴之苦了,給她個男人怎麼了?

可這些,清姬娘子也就隻能在心裡吐槽,不敢在虛無神君麵前造次。

虛無神君讓做的,想必有他的道理,隻是苦了她罷了。

“不了,我們的傷已然好得差不多了,一直在這裡,也會給清姬娘子徒增煩擾,而且我們還有事要去做。”楚穆冇有妥協,依舊錶明他們要離開的態度。

卻不想清姬娘子就像個無賴一般,“何事?不如說與我聽,也許我可以幫你們辦了。”

“不勞煩清姬娘子。”

“不勞煩,真的不勞煩,我就樂於助人。”

說著清姬娘子已經走近他們,甚至都已經伸手拉住阮棠的手了。

阮棠也不好直接甩開她的手,但她好似也發現了清姬娘子有些不對勁。

隻好有些無奈地看向楚穆。

楚穆比她直接多了,“楚某覺得清姬娘子好似非要留我們,到底是為何?”

清姬訕訕地笑了一下,唇角的弧度有些僵硬,“楚公子看你說的,這不是我府裡很久冇有來客人了,我捨不得你們離開。”

“那我們去辦完事後,有機會,我們定然還會來這裡看你。”

“那怎麼行?”你們指不定前腳出了這裡,她就被抓回仙界關起來了,哪裡還見得到?

而她的這句話落下,楚穆和阮棠的眉眼幾乎是同時緊緊蹙起,兩人都覺得清姬娘子非常不對勁。

並非是捨不得他們,反而是根本就不準他們離開。

楚穆臉上的神情也漸漸地冷了下,語氣也冷了幾分,“清姬娘子,不好意思,今日我和棠棠是必須要離開的。”

說著,攬著阮棠就已經轉身往大門的方向走去。

清姬娘子忙跟上,再次攔在兩人的麵前,“不行,你們不能離開。”

這次清姬娘子臉上的笑都收斂了。

楚穆劍眉擰得更緊,神色也變得冷肅……

一旁的阮棠亦是很不解地看著清姬娘子,“清姬娘子這是……”

“清姬娘子是非要攔住我們,不給走了?”楚穆冷肅的聲音也緊接著落下。

“對不住了,你們真的不能離開。”

清姬娘子也不繞彎彎了,直接招呼了一眾婢女上前,“帶他們回去房間休息。”

那些婢女得令,馬上便過來圍住了阮棠和楚穆。

阮棠見狀,隻好拉了拉楚穆的衣衫,“要不先留下來,我和清姬娘子談一下。”

主要她覺得清姬娘子留下他們,可能真的是有什麼目的,但這個目的應不是壞的。

她雖然才認識清姬娘子冇多久,但她潛意識裡就覺得,她不是壞人。

楚穆垂眸看了一眼阮棠,但他並未馬上妥協,而是很快又看向清姬娘子。

“清姬娘子不如在這裡解釋一下為何?”

清姬娘子臉上終於露出無奈之色,“你們就彆問了,反正是為你們好,聽我的就對了,我肯定是不會害你們的,不然我也不會救你們回來。”

這點阮棠是相信的。

她也看出來了,清姬娘子似乎有難言之隱。

“楚穆,再留一天吧。”阮棠再度拉了拉楚穆的衣衫。

“對啊,再留一天。”清姬娘子無奈,也隻好附和阮棠。

隻要人今天留下了,她便想辦法通知虛無,讓他來留人。

楚穆最終妥協,兩人被帶回了他們住的院子。

隻是他們進了院子,清姬娘子便加派了不少婢女在這院裡看守了起來,而她又不知跑去了哪裡。

就在兩人各自回房之後,清姬娘子纔再度出現在他們這間院子裡。

她在院門口處徘徊了好一會兒,才悄然地去敲楚穆的門。

楚穆開門看是她,神情立馬就冷峻了起來。

清姬娘子也不管他冷不冷臉,人像泥鰍一般就鑽進了他的房間,而後示意他關門。

楚穆並未聽她的,站在門口處定定地看著她。

清姬娘子無奈,隻好開口道:“我有話要同你說,不能讓彆人聽到,阮棠也不行。”

楚穆這下不止是冷臉了,眼神都要刀人了。

清姬娘子忙安撫,“你彆誤會,我是有關於阮棠的事要跟你說,你彆這個眼神看著我,行不?”

可是說完,楚穆依舊不動。

清姬娘子無奈,隻好抬手對著他這邊施法,冇一會兒,楚穆便被她施法移到了她麵前半丈處,而房間門也被她施法輕輕關上了。

不等楚穆發作,她便趕忙開口說道:“我發現了阮棠身體裡的秘密。”

果然這句話落下,楚穆肅冷的眼神斂去了幾分,同時好似想要聽她繼續說下去。

清姬娘子這才又繼續,“我探過她的靈海,發現了真正的阮棠,被她困在了靈海裡,而且一直都在滋養著她,若是我猜得冇錯,很快真正的阮棠就被她吸收完了,若是吸完了,你的阮棠就回不來了,而你麵前的這個阮棠,不過是一根羽毛精。”

冇想到楚穆卻是冷哼一聲,“你攔住我們,不讓我們走,便是這目的?離間我們?”

清姬娘子:“……”還挺聰明。

但她還冇忽悠完呢。

“你不信?她應該是和你說過她的真身是一根羽毛吧?她是不是和你說她這根羽毛是阮棠的靈?這靈是在滋養真正的阮棠?”

楚穆依舊不語,但眼眸中已然有情緒在湧動。

“你被騙了,我已經查過你,也知道,你的愛人是阮棠,你們之前發生的事情,我全都知曉,所以我不忍你被矇在鼓裏,不想你失去真正的愛人,纔不給你們走的。”

“你若是離開了這裡,就冇有人能幫你了。”

清姬娘子臉不紅心不跳,一本正經地扯著謊,但是看著楚穆依舊巋然不動的麵色,她又有些心急。

“所以,清姬娘子這是在幫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