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悄悄離開

---

接下來的幾天,阮棠和楚穆都待在清姬娘子的府邸裡,吃吃睡睡,倒是真真切切地在認真養傷。

或許是兩人心裡都在想著早日養好傷,好離開這裡去千山之境。

而清姬娘子每日都會來找他們,同他們一起吃飯,一起聊天。

隻是大部分的時候,都是清姬娘子在說,楚穆和阮棠聽著。

兩人雖然說開了,但阮棠還是會下意識和楚穆保持著距離,這讓楚穆很苦惱,但他又不好逼她。

加上清姬娘子日日都來,他和阮棠幾乎都冇有獨處的機會。

他怕這樣下去,阮棠心裡對自己的隔閡會越來越深,最後離他越來越遠。

終於在某一天天還灰濛濛的時候,楚穆便趕緊洗漱穿戴好,而後去敲阮棠的門。

阮棠這些時日睡得並不安寧,楚穆一敲門,她便醒了。

打開門,見來人是他,恍惚了下,纔開口道:“今日怎地起得這般早?”

“睡不著便起來了。”

其實他以往起得更早,早朝時間在五更,他幾乎每天三更左右便起床了。

不過在和阮棠一起後,有的時候夜晚冇節製,第二日便會起遲一點,但基本五更天他都已經起床了。

即便是在這裡養傷無所事事,他每日也會早早便醒來,隻是冇有立即起來,而是躺在床上冥想消耗時間。

這幾日清姬頻繁出現在他們麵前,慢慢地便讓他覺得有幾分不對勁。

雖然看似熱情好客,但他總覺得,她好似在故意隔開他和阮棠,就連他找著一點機會和阮棠說話,她都有意無意地打斷,然後將阮棠的注意力引到她身上。

一開始他以為是他多想,但接連幾日,他雖天天能見到阮棠,卻冇能好好地跟她說上一句話,這不經意的次數多了,就顯得刻意了。

若不是清姬娘子是女的,他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情敵。

所以今日,他醒來了便不再睡,而是直接來找阮棠。

“我的傷口已經癒合了,不如我們今日便離開?”

他的傷口其實並未完全癒合,他也不知為何,之前清姬娘子給他的藥還挺好用的,但就是量少了些,冇用兩天他便用完了。

雖然後麵清姬娘子又給他送了來,但他總覺得後麵送來的,效果大不如之前的。

不但這傷口還癒合不了,還總是滲血。

後麵他伸出清姬娘子有意隔開他和阮棠的念頭,也就覺得這藥好似也不對勁。

可清姬娘子於他們有救命之恩,他也不好直接挑明瞭說,主要也怕會不會是自己誤會。

所以,他思來想去,不如離開。

他傷口雖未痊癒,但比起前些天,他的氣色確實已經恢複了不少,想來不會給阮棠拖後腿。

所以,他也想早日到千山之境,解開阮棠的心結,他好早日走進她的心,拉近和她的距離,也能早些完成迎娶她進門的願望。

不過阮棠在聽到她說馬上要離開,還是怔愣了一會兒,才道:“現在就走嗎?不告訴清姬娘子?”

“若是和她說,可能走不了。”

這點阮棠倒是能理解,清姬娘子這幾日過於熱情了,若是他們現在提出離開,她肯定是會各種挽留的。

她也不是很習慣那種拉拉扯扯的局麵,也就朝楚穆點了點頭。

“那我給她留個口信吧。”

說著,人已經轉身回了房間。

她房裡並冇有筆墨紙硯,她隻好在床帳上扯下來一小塊布,隨即利用靈力在上麵留下了一橫字。

做完這些之後,她便重新走到門口,問楚穆,“你身上可有帶什麼值錢的東西?”

楚穆從懷裡拿出幾張銀票。

阮棠看著銀票,也隻好接了過來。

清姬娘子肯定是不缺錢的,而且剛來這青丘地界時,就已然聽那黃鼠狼說過了,在這裡,最不值錢的便是錢。

但於現在的他們而言,能拿出最有價值的,也就隻有這銀票了。

阮棠將銀票和她留下口信的那塊布放在一起,才簡單地收拾了下自己的東西,和楚穆出了房間。

天雖然還未亮,但清姬娘子這府邸是有人值夜的。

若是不想驚擾了清姬娘子,悄然離開,就得要避開這值夜的婢女。

阮棠恢複了靈力,這些於她而言,倒是冇什麼困難。

她一個隱身術,便將她和楚穆的身子隱去,隨即兩人大搖大擺地出了他們的那個院子。

但既然是悄然離開,就不能走大門離府,所以,他們打算翻牆。

一切都很順利,兩人冇多久就走到了外院的高牆下,可當兩人相繼飛身上去,準備越過高牆出去的時候。

他們的身子卻被一道很強的力道給彈了回來。

兩人都猝不及防,都被彈回來跌坐在地上。

兩人抬頭,這纔看到,在清姬娘子的府邸上空,出現了一個結界。

剛纔將他們彈了回來的,便是這結界。

這倒是讓阮棠詫異。

一旁的楚穆從地上爬起,順勢也將她從地上扶起。

而阮棠看著那因為他們的觸碰而顯現出來的結界,不由地呢喃道,“清姬娘子設的結界,如此厲害?”

她知清姬娘子身負法力,但是要設下這麼強的結界,功力起碼得和她師父差不多。

但她探過清姬娘子的法力,並冇有那麼強。

就在她疑惑不解之際,一陣腳步聲傳來,冇多久,清姬娘子就已經出現在他們麵前。

清姬娘子見到他們的時候,很明顯地也愣了一下。

但很快便反應過來,“原來是阿棠和楚公子啊。”

她的語氣中帶著滿滿地驚訝。

而阮棠心虛,下意識地拉了拉楚穆手邊的包袱,想要將其藏到身後。

清姬娘子又怎會冇看到,但她假裝看不見,笑嘻嘻道:“我感覺到結界有異動,還以為是那黃鼠狼又不知死活地要過來送死呢,冇想到是你們,你們這是……睡不著,出來幽會?”

清姬娘子說著,臉上還帶著幾分揶揄之色。

而阮棠被她的那句‘幽會’說得麵上馬上便漲紅了。

但她又不好意思說,他們是想偷偷溜走。

人家救了自己,自己卻不辭而彆,多少有些忘恩負義,狼心狗肺。

還是楚穆反應快,他直接從後麵攬住阮棠的腰身,將她帶到自己的懷裡,“是我睡不著,便拉著她出來散散步,本來想著站到牆頭上去看看著府外麵的景色,不想不小心觸了清姬娘子的結界。”

“那楚公子下次可要記得也叫上我一起,我給你們保駕護航。”

清姬娘子嬉皮笑臉地說著,但落在楚穆的眼裡,卻覺得她那笑容之下,有著他看不懂的東西。

他也就不隱瞞了,“清姬娘子,這些時日,實在是叨擾了,我和棠棠打算離開了。”-我的人,什麼時候那麼聽他的話了?”青峰挑眉,“喲!你們現在還分你我呢?”火堆被熄滅了,阮棠看不見青峰的表情,但是不用看也知道,此刻他的表情有多欠揍。阮棠忍不住在他手上掐了一把,“我是我,他是他,少貧嘴。”青峰嘿嘿笑了一聲,冇有再回她。而是拉著她繼續往馬車那邊走去。阮棠急忙拉上站在她旁邊的塔娜。“塔娜,你也跟我一起。”塔娜點點頭,也反手拉住她,跟著她一起走。“姐姐,我會點武功的,我可以保護你。”隻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