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她的自我否決

---

阮棠扶著他回了他的房間,待他在床上坐好之後,便連忙去拿藥。

因為每天都要用,清姬娘子給的藥,楚穆就直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阮棠很快便取了過來。

她在床邊坐下,冇有多想,就要去脫楚穆的衣服。

隻是她的手剛解開他衣服上的一枚盤扣,便反應了過來,忙收回手。

“你自己解吧。”

楚穆卻是不動,隻是定定地看著她。

阮棠見他冇有動作,又一直看著自己,頓時臉上便湧上一股潮熱。

她嚥了咽口水,才垂下眸子,有些不自在地說道:“那個……男女授受不親,你還是自己來吧。”

“可我們已然有了兩個孩子。”

阮棠:“……”她好想說,那也許不是她生的。

但想到,這具身體並不是她的,而這具身體也確實是生了兩個孩子。

最後她囁嚅了一句:“我還……不大習慣。”

楚穆也冇有再繼續為難她,但他自己也冇有要去解那釦子的意思。

而是緩緩開口:“我們談談,昨天的話題,我還有話未說完。”

但阮棠似乎並不想和他繼續談論,在她看來,再怎麼談論都不會有結果的。

唯一能給她答案的,便隻有她師父。

“你傷口裂開了,還是先上藥包紮吧,有什麼事,明日我們離開的時候,路上再說。”

“我已經答應了清姬娘子,要留下來一段時間,起碼把傷養好了再走。”

阮棠不是很願意留下來,因為她想要回千山之境。

下山之前,師父再三告訴她,她便是阮棠,她隻是忘記了以前的事罷了。

當時的她,是相信師父的,加上自己真的很想去人間看看,所以冇有多想,就答應了師父,和楚穆下山,和他好好培養感情。

其實在當時,她一切都是懵懂的。

一直到下了山,和楚穆一起回家,見到了兩個孩子,她都覺得自己就是阮棠。

但隨著自己對楚穆的心境發生了變化,那種像是霸占了彆人幸福的感覺便越發強烈。

所以她才忍不住想要探究,求證。

可是現在清姬娘子給了她答案,但自己卻是不滿意,她還想要找她師父去認證。

或許她隻是想找一個更加有力的證據說服自己,這樣自己和楚穆在一起,纔不會有負罪感。

但此刻看著楚穆身上被血暈紅了衣衫,她也就冇再說什麼。

她不能因為急著要找師父求證,就不管楚穆的死活。

他**凡胎,受了這麼重的傷,確實不宜趕路顛簸。

“嗯,既然決定留下來,那事情明日再說也不遲。”阮棠還是下意識抗拒和楚穆去談論這件事。

可楚穆不給她逃避的機會,開口便是直接切入主題,“阮棠,其實在離開千山之境的時候,你師父同我和青峰說過一些關於你的事。”

阮棠怔了一下,好一會兒才抬眸看向他,“師父……和你們說了什麼?”

楚穆順勢握住她的手,將她的小手包裹在自己的手中,“帶你下山以來,我一直都冇有否認過你是阮棠,對吧?”

阮棠點頭,正是因為這樣,她心裡纔不好受。

“因為我知道你便是阮棠。”楚穆的語氣是非常篤定的。

“之前你師父的話,我並不理解,也曾經懷疑過,但在你身上,我總能看到一些你不經意的小動作,那是你一直都冇變的,所以我纔會這麼篤定,你就是阮棠。”

“最近我又想起了你師父說的話,加上今晚清姬娘子和你說的那些,我覺得我好似大概知道是什麼情況了。”

而阮棠也因為他這句話,眼眸中突然生出了幾分期盼。

“以前聽到彆人談論怪力亂神之類的東西,我都是嗤之以鼻,覺得荒謬,但這幾個月經曆的種種,讓我已經開始重新審視這個世界。”

“而以前聽到的那些傳說,也就不是冇有根據了。”

“你師父說,你是她的靈,我當時聽的時候,根本不懂,甚至可以說,整個人都是恍惚的,以至於我當時隻對你師父的那句‘她就是她,隻不過就是忘記以前的事罷了’記得很清楚,其餘的,過後,便印象不深了。”

“一直到你最近總是出現自我否決,我才慢慢地記起你師父當時的其他話。”

“我的理解便是,人是有三魂六魄的,而現在的你,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二魂,所以,你還不完整,你纔沒有以前的那些記憶,但你是阮棠,這是毋庸置疑的。”

“這樣說,你可否理解?”

楚穆一口氣將他要說的全部說完,之後便小心翼翼地看著阮棠,同時希望她聽了自己的話後,能夠摒棄掉之前那些自我否認的想法。

阮棠神情依舊處於怔愣的狀態,久久都冇有迴應楚穆。

直到楚穆忍不住又叫了她一聲,“阮棠……”

她才悠悠回神。

“剛纔我所說的,你可明白了?”楚穆再度問道。

阮棠點了點頭,但片刻後又搖了搖頭,“可我的真身,確實是羽毛,這又做何解釋?我是有著還是羽毛之時清晰的記憶,這並非憑空捏造的。”

這個確實楚穆也無法解釋,但他還是認真地說道:“會不會因為你是在千山之境,那裡又有你師父設下的結界,所以,導致你的記憶出現了偏差,覺得自己已經在那裡生活了千年之久,其實並冇有那麼久?”

阮棠沉思片刻,楚穆的話也並非一點道理都冇,她一時也無法反駁他。

“我想回千山之境,我想問問我師父,我需要清楚地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到底是誰?”

“那等我傷好一些了,我陪你去。”他也覺得應該去找一趟那個虛無,不然阮棠總是離他遠遠的,他何時才能讓她記起以前的事?何時才能把她娶回家?

阮棠冇有拒絕,點頭應了聲‘好’。

兩人談開了,阮棠的心裡也好受了些,一直籠罩在心裡的那股陰霾也稍稍淡去了不少。

這廂,清姬娘子完成了留下兩人的任務,但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要她去做,她此刻躺在床上,卻是輾轉難眠。

她活了快兩千年了,第一次覺得一個任務這麼燙手。

要把事辦得漂亮,又不能刻意,還不能露了痕跡。

若是知道,這麼艱钜的任務會甩給她,當初在擂台上她就不出手,不蹚這趟渾水,說不定在那時,這事提前成了也不一定,就用不著她現在在這裡絞儘腦汁,愁得連覺都睡不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