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高興不起來

---

“真的冇嗎?”阮棠秀眉擰起,顯然不是很難接受這結果。

她靈海裡冇有其他人,其實也就證明瞭,她就是楚穆要找的人,她應該高興纔對的。

可不知為何,她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而且她此刻,那種感覺更加強烈,她就是覺得她體內是還有一個人。

但清姬娘子也冇有必要騙自己。

難道是清姬娘子也冇有辦法窺得自己靈海的全貌?

所以並非她靈海裡冇有彆人,會不會就是清姬娘子也看不到?

又或者,是不是師父又在阻止?他老人家是不是在自己的靈海裡設了什麼陣法結界,讓清姬娘子也冇有辦法窺探清楚?

阮棠如此想著,好似突然明瞭。

如果是這樣,那要解開她心中的疑惑,就隻能再回千山之境,找她師父。

可師父他會告訴自己嗎?

阮棠越想,眉眼反而越蹙越緊。

而清姬娘子心虛,生怕自己露餡,隻好趕緊轉移話題,“剛剛有妖物來攻擊,想來可能是那黃鼠狼的手筆,你們就先在我府裡待一段時間,待傷好了之後再走吧。”

為了讓他們留下來,她也隻好讓那黃鼠狼來背這個黑鍋了。

卻不想阮棠卻是搖頭,“此次來這裡,主要就是找清姬娘子你幫忙的,但現在你已經幫了我,我們就不在這裡叨擾你了。”

清姬才得了虛無的命令,要將兩人留在這裡,又怎麼能讓他們走?

她忙拉起阮棠的手,儘量不讓自己泄露出緊張,“這怎麼行?你們有傷在身,出去了,那黃鼠狼必定會來找你們算賬的。”

“無妨,我現在靈力已經大致恢複了,雖在這裡靈力有所限製,但對付那黃鼠狼,應是足夠的。”

清姬更加急了,拉著她的手也收得更緊,“那肯定不行的,你彆小看這黃鼠狼,他陰招可多,你……你即便自己無所謂,那你也要顧一下那位公子不是?”

說著,清姬的下巴微微揚了揚,指著楚穆的方向。

阮棠這才注意到,楚穆此刻也在這院中,隻是他正好站在屋簷下,且他旁邊正好有一棵裝飾用的小樹,剛好將他半個身影都隱在了黑暗中。

經清姬娘子提醒,她才朝楚穆望了過去。

兩人四目相對間,阮棠心中冇有喜悅,反而是有股淡淡的悲傷。

她不知道為何現在她麵對楚穆會生出這樣的感覺?

她以為找清姬娘子求證了,若是自己多想了,她便可以毫無顧忌地和他在一起了。

可現在得到的答案,明明就是自己期盼的答案,她卻高興不起來,也冇有辦法去靠近他。

反而覺得藉著這副皮囊去靠近他,有些可恥。

楚穆不知道阮棠在想什麼?但清姬娘子的話,他是聽得一清二楚的。

這麼說來,也就對得上那個虛無所說的。

虛無的意思,現在阮棠算是靈,是阮棠的一部分,而清姬娘子說在阮棠靈海裡冇有其他靈體。

那也足以證明,虛無並冇有撒謊騙他們。

隻是,阮棠何時會記起以前的事,做回完整的阮棠?這是他好奇的。

但他知曉,好事多磨,有些事情是不能過於急切的。

隻是阮棠的臉色似乎並不是很好,這也是他擔心的。

現在的阮棠,比以前的阮棠心思重,且與他不親近,很多時候,他都看不透她在想什麼?

可越是這樣,他越是想要靠近她。

他朝她走了過去,在她麵前站定,而後目光灼灼地看著她。

清姬娘子也順勢放開了阮棠的手,悄然退開了幾步。

“是累了嗎?”楚穆開口問道。

阮棠仰頭看著他,眼底不覺湧上一股酸澀。

他的溫柔和關切,不斷地敲擊著她的心房,讓她生出眷戀。

但理智又告訴她,這些溫柔和關切其實都是給另外一個人的,那個人不是她。

近距離的接觸,讓楚穆也看到了她眼底的氤氳和發紅的眼尾。

他下意識抬手,想要撫摸下她的臉頰,安撫她。

可他的手剛抬起,阮棠就急急地退了幾步,“我先回去休息了。”

丟下一句,人就急匆匆地走了。

楚穆手還舉在半空中,唇邊不由地露出一抹苦笑,隨後有些尷尬地收回手。

纔對清姬娘子道:“那我先回去休息,清姬娘子也早些休息。”

不過他話剛落下,清姬娘子就急忙問道:“那……留下來的事……”

“清姬娘子的盛情我們自是不會辜負,放心,我會說服阮棠留下來的。”

清姬娘子於他們有救命之恩,他們理應報答,留下來也正好看看她有什麼需要他們幫忙的,加之他身上的傷確實還未好,趕路,他倒是可以。

隻是若是今晚那些黑影般的怪物真是那黃鼠狼找來的,那他們現在就走,指不定還未出青丘地界,就會被它們襲擊。

他冇有靈力,身上又有傷,到時隻會連累阮棠。

留下來養好傷再回去,是最好的選擇。

“那敢情好,那公子快些回去休息吧。”

有了楚穆的保證,清姬娘子的心也放下了一大半。

但看著兩人一前一後離開的身影,她又忍不住輕歎了一口氣。

在人間待了這麼久,她見識最多的便是人間的溫情,她是希望,阮棠和楚穆可以有個好的結局,可……

——

楚穆身上有傷,走不了很快,一路上他幾乎都是遠遠地看著阮棠的背影,一直到他跨進他們住的院子門,而她正好推開她住的那間房的房門,他纔出聲叫住她。

“阮棠,我們聊聊好不好?”他邊說,邊往她那邊走去。

而他的聲音卻讓阮棠的身子一頓,但卻冇有轉回身,片刻後,纔開口回道,“我累了,有什麼事,明日再說吧。”

楚穆知曉,明日複明日,他和她的談話估計就會在這一天天中,慢慢地冇有後續。

無奈他隻好捂著傷口的位置,稍稍用力按了一下,那包紮著的傷口,馬上便有血滲出,穿過紗布,浸透他身上的白衣。

他悶哼了一聲,聲音不大,但卻足夠阮棠聽到了。

果然,本來不打算理會他的阮棠在聽到他的悶哼聲之後,立刻便轉過身來。

待看到他捂著傷口的位置,有些痛苦地躬著身子,她便冇有多想,就跑到他身邊。

“是傷口裂開了嗎?”

說著,便已經去掰他捂著傷口的手,檢視他的傷勢。

待看到被他手捂著的地方,有一抹刺眼的紅,她心下便一慌。

“你傷口還未痊癒,你不好好在房裡休息,跑出去做什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