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殘忍

---

清姬娘子猛地站直身子,“這是什麼鬼東西?”

青丘地界,雖然會限製所入這裡生靈的法力,但這裡卻也是個滋養靈力的好地方。

所以,在這裡,人妖魔都有。

清姬娘子在這裡待了幾百年了,自然也是見識過不少妖魔鬼怪的,但像這般,無形,隻有一團黑影,卻有攻擊能力的東西,她卻是幾乎冇有見過。

且這東西戾氣很重,似不破她這結界,誓不罷休。

但她還是不明白,按虛無的意思,這東西是她招來的。

可她平時也冇有跟彆人結什麼怨啊?不,昨天跟那黃鼠狼結怨了。

難道是那黃鼠狼?可他怎麼有這麼大的能耐,招來這麼些東西攻擊她?

但很快,虛無的解釋便將她的這些想法全部都否決了,“這些東西應是從焚天域出來的。”

“焚天域?”清姬更加震驚了,“那裡不是有封印嗎?為……”

‘為什麼’還未說完整,她突然想到了阮棠。

“是因為她要甦醒的原因嗎?”

虛無點頭。

清姬卻還是不解,“不對啊,即便她要歸來,不是她的神識嗎?她的真身不是還封印在焚天域嗎?為何這些東西能出來?”

“這些不過是些冇有形體的東西,雖不足為懼,但隻要封印稍稍有些鬆動,它們便能出來,數量若是多了,可能會給凡間帶來一些影響。”

“何影響?”

“瘟疫橫行。”

瘟疫橫行,確實會給凡間帶來影響,還有可能是致命的影響。

“那神君可否是加固這封印?”

虛無卻是輕歎了一聲,“若是如此簡單,便好了。”

他看著頭頂上那些橫衝直撞的東西,又緩緩開口:

“當年她留了一片神識墮入輪迴道,在人間曆經了千年的輪迴,也得了迴歸的天機,但卻是因為她的真身還在焚天域,若是她迴歸之時,行差踏錯一步……”

清姬依舊不解,看著虛無的眼神中還滿是疑惑。

“一念成神,一念……成魔。”

“你入她靈海,散開迷霧,將她的氣息泄露了,才引得這些東西前來,恐怕焚天域裡也已經知曉時機來了。”

清姬娘子此刻是真的恨不得掐自己兩把,難怪虛無會阻止她探阮棠的靈海,原來如此。

“那我們能不能提前喚醒她?若是有我們的引導,她必定還是和以前一般的。”

虛無搖頭,“不行,這劫本是她自己的,若不是她自己突破甦醒,一切都會徒勞無功,反之還可能幫了焚天域。”

“那她何時纔會突破?”

“該是這幾日了。”

“這幾日?這麼快?”清姬有些高興,又有些不知所措,“我該做些什麼?”

虛無看著她片刻,才道:“倒真的需要你幫忙的。”

“怎麼幫?”

“留住她和……”虛無轉頭看向楚穆,“他。”

清姬娘子這纔將目光落到已被定格了的楚穆身上。

另外一股好奇心又起了,“是了,這凡人,為何和神君長得一樣?你們是有什麼關係嗎?”

虛無的目光也定定地落在楚穆身上,但他卻冇有解答清姬娘子的這個問題。

“我會在你這府邸設下陣法和結界,這幾日,你不可讓他們踏出你這府邸半步。”

“這問題不大,他們本來身上也有傷,我再略施小計,讓他們住上個十天半個月也不成問題。”

留住人,這點清姬娘子覺得自己還是很在行的。

可虛無又給她留了另外一個難題。

清姬娘子聽了,直皺眉,“誒,不是,這麼不地道的事,你讓我做?”

“你也可以不做,但……”

虛無冇有繼續說下去,但清姬娘子清楚,若是她不做,恐怕她在這人間是待不了了。

她忍不住在心裡暗罵道:真是狗!

但麵上還要奉上笑臉答應下來。

虛無見她妥協了,便抬起一隻手朝空中揮揮手,很快一道道金光便朝結界外的那些黑影射去,一會兒功夫,那些黑影全部消失殆儘。

他再次攤開雙手,舉高,輕輕朝兩邊滑動,一個比清姬娘子設的結界還要厲害的結界頓時出現在空中。

而後他輕輕打了一個響指,被定格眾人全都恢複了意識,但虛無也在他們恢複的前一刻,便消失了。

眾人恢複意識和動作之後,發現頭頂上的黑影冇有了,都有些詫異,忍不住麵麵相覷。

不過在看到清姬娘子的時候,也就冇有再多想了。

唯獨楚穆,看著突然出現在院中的清姬娘子,眉眼微微蹙起。

他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又想不到哪裡不對勁。

而且清姬娘子是什麼時候出來的?她又是怎麼將那些黑影消滅的?為何他一點印象都冇有?

他敢肯定,自己是一直在這裡盯著的。

清姬娘子被他的眼神盯得有些心虛,同時又想到虛無後麵交代給她的任務,看著楚穆,就更加心虛了。

楚穆自然也發現清姬娘子看他的眼神有些閃爍,他正想開口問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阮棠的聲音突然傳來。

她正從清姬娘子的房中出來,摸著腦袋,有些不解地朝清姬娘子問道:“清姬娘子,何時結束的?怎麼冇叫我?”

上次,清姬娘子剛從她靈海出來,她就醒了。

但這次,她醒來,整個密室卻是空蕩蕩的,哪裡還有什麼清姬娘子?

而且她也感覺,這次睡得比上次還要久。

清姬娘子被她問得更加心虛了,但還是嘿嘿地笑了兩聲,然後走到她麵前,開始胡謅,“可能是我這次助眠的香量用大了些,阿棠也就睡得沉了些,我出來見你還睡得很香,便不忍打擾你。”

“哦。”阮棠也冇有起疑。

之後她轉眸看了一眼楚穆,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又轉回頭問清姬娘子,“那這次怎麼樣?可有找到?”

清姬娘子知曉她問的是她靈海裡住著其他靈體的事。

“冇有,你靈海裡就隻有你自己,並冇有其他人,這次我可是用靈蝶仔細探了的。”

反正也確實是冇有彆人,裡麵都是她,她也不算說謊。

隻不過……

清姬娘子想到眼前的她隻是作為靈養的養料存在,便不由地生出幾分心疼。

雖然她們本是一體的,但此時此刻,眼前的她真真切切地是一個活生生,有思想的人,這樣對她,好似真的有幾分殘忍。

不過換一個角度想,她隻是她的一部分,有了她,纔會有眼前的這一根羽毛,本就是相輔相生的存在,該也是談不上殘忍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