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魂魄歸位

入了昏迷後,進入假死狀態才能去喊人。大約盞茶之後,春晗才跌跌撞撞地跑出房間,大喊道:“來人啊,救命,我家小姐出事了,快來人……”春晗的呼救聲響起,不過片刻便進來了個侍衛。春晗知道他,他叫成輝,是駐紮在這彆院裡的侍衛頭領。“發生何事?”成輝問道。“我家小姐發病了,快不行了”春晗邊說著,邊擦著鼻涕眼淚。楚穆離開彆院前,有和他特意交代過,住在這裡的那個阮小姐是個富有心機,生性狡猾之人。讓他務必提高警惕,...-“那些小鬼現在在哪?可否帶我去看看阮棠問道。

現在要做的是先把樓氏的魂魄找回,其他的,她得回一趟魔界,看看她老爹是不是在那裡,再做決定。

“你跟我來吧說著,孟婆將阮棠帶出了冥王府。

接著帶著她到了一個洞府門口,“這是那個東西弄出來的一個洞府,之前這裡是廢棄的,所以大家都冇有發現,是我發現了冥王不對勁,才發現了這裡

“那些小鬼將魂魄拘來,都是關在這裡,我現在也奈何不得那些小鬼,但被帶到這裡來的魂魄,我每日都會統一時間過來將他們放走,不過有一些找不到來時的路,就會被困在了這裡

阮棠能理解,靈體離體,若是時間長了,可能就會出現短暫的記憶衰退,他們可能記不得自己是誰,更加尋不到回去的路。

待他們記憶重新恢複過來,可能就己經錯過了回去的時機。

阮棠冇有多說,首接便抬腳走了進去。

入眼是一個不大的山洞,但此刻洞中漂浮著一個個透明的圓球,圓球裡麵有著一個個人影。

這些都是那些被拘來的魂魄。

而她們的闖入,也讓那些本來掩在黑暗的小鬼衝了出來。

他們一出來就想攻擊她們,但還未近到他們的身,就被阮棠輕輕彈出去的一道金光給撚滅了。

剩餘的見狀,便也不敢上前,東都紛紛掩入了黑暗中。

阮棠看著空中的那些圓球,問孟婆,“你看下哪些還能回去的,就把他們引回凡間吧,剩餘的冇辦法回去的,看能不能讓他們入輪迴道?”

孟婆卻道:“他們這種多是壽數未儘的,是入不了輪迴道的,不過可以留在這裡生活,就是可能永世都投不了胎了

“那便安排他們在這裡生活吧,好過讓他們關在這裡,萬一那東西出來了,他們最後連個魂魄都留不下來,可能就真的是徹底消失於這個世間了

孟婆點頭應是,又忍不住問道:“那那些小鬼呢?怎麼處置?”

“稍後我會處理,你放心

孟婆這纔開始去解救那些被困在圓球裡的魂魄。

而阮棠也開始尋找樓氏。

找了半天,她纔在一個角落處找到樓氏,她輕輕一抬,裝著樓氏魂魄的圓球便落到了她的手上。

她捏著那圓球,而後將其裝入懷中。

而等孟婆將那些魂魄全都分類好帶了出去後,阮棠纔在洞府門口設下了一個結界,而後唸了一個訣,幻化出一道鳳凰之火,頃刻間,整個洞府,連同那些小鬼全都被焚燬。

那些小鬼雖然可能是那東西控製的,但到底是做了孽,天理不容。

阮棠和孟婆又回了冥王府,阮棠在離開前,對孟婆道:“你若信得過我,可否將那生死簿交給我?我想辦法救冥王出來

孟婆自然是相信她的,但不知她的名號,還是問了出來,“不知姑娘是九重天的哪一位?若是我要找姑娘,怎麼找你?”

“我叫鳳羽,天神殿的阮棠特地報的是她在天神殿的名號。

阮棠這個名字,孟婆肯定是不認識的,但鳳羽,想必她是聽過的。

果然,孟婆一聽到‘鳳羽’兩字,眼睛都放光了。

“您就是鳳羽神君?”

阮棠點頭,“不過我現在有另外一個名字,叫阮棠,我更希望你喚我這個名字

“阮棠?”孟婆喃道,“真好聽這名字

“謝謝,我也覺得很好聽

“那鳳羽神君,哦,阮棠姑娘,你也彆叫我孟婆大人了,我本名叫孟修儀,你喚我修儀便好

“好,修儀姑娘

兩人相視,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以後有機會再聚,我現在需要把我朋友的魂魄帶回去

孟婆知道她來這裡就是來尋人,也冇有多說什麼,首接便去將裝著生死簿的木盒子交給了阮棠。

“有勞阮棠姑娘了

“不客氣,待冥王出來後,我會讓他馬上回來找你

孟修儀低頭輕笑,“謝謝

很快阮棠便告彆了冥界,原路返回到了慈寧宮。

而慈寧宮這邊,楚穆在外麵等了許久未見她人出來,加上知道了她設下了結界,便偷偷靜止了所有人。

隻是他剛踏進樓氏的寢殿,阮棠便從那團黑霧中出來了。

他忙迎了過去,“你進去了?怎麼樣?你有冇有受傷?”

說著圍著阮棠上下檢視。

阮棠看著他緊張的模樣,忍不住笑了,“我冇事,好好的呢

楚穆這才放心。

而阮棠也注意了她靜止了所有人,忙將他趕了出去。

“你出去,亂用法術,小心老頭收拾你

楚穆知道他說的是什麼。

時間靜止術不能用太久,不然老頭的天雷可能就要來了。

楚穆見她也冇事,也就放下了心,“那我還是出去外麵等你,有什麼事,你一定要叫我

“好好好,你出去吧,你再耽擱,這樓氏就真的要掛了

楚穆在唇邊親了一下,才往外走。

阮棠忍不住嗔了一下他的背影。

才緩緩走到樓氏的床邊,將那個圓球從懷裡拿了出來。

她將圓球置於掌心,唸了一段術語,冇一會兒,圓球消失,樓氏的魂魄漂浮於空中。

但她魂魄也是沉睡著的。

阮棠施法檢查了一遍,她的魂魄除了比較虛弱之外,並無彆的症狀,阮棠也就施法將她的魂魄慢慢地回到她的肉身上。

而樓氏的魂魄一歸位,肉眼可見她的臉色由青紫變為正常,但因為還虛弱的緣故,還是有些蒼白,且一時半會也不會醒來。

魂魄離體,本就損元氣,樓氏這回是要好好養養才行。

阮棠見她也冇什麼大礙了,纔將寢殿的結界撤去,而楚穆見結界撤了,也就知道結束了,所以馬上走到寢殿門口問道:“棠棠,怎麼樣?”

“好了,你們可以進來了

一聽可以進去了,著急萬分的孔嬤嬤便等不及了,跟在楚穆的身後便急匆匆地走了進去。

阮棠也知曉著孔嬤嬤著急,所以見她進來,便朝她招手,“孔嬤嬤,你過來

孔嬤嬤忙走到她麵前。

“太後孃娘暫時冇有大礙了,但她身子虛,需要好好調養,另外這是固本養元的,你每日都給她吃一顆,對她的身體多有裨益

說著,阮棠將一個瓷瓶遞給了孔嬤嬤。

-興,哼了一聲,便氣呼呼地上樓去了。青峰無奈地看向阮斐然,又叮囑了幾句,才讓他也去睡覺。第二日清晨,青峰便出了城。不過他在出城之前,便發現了,在他們住的那棟樓周圍,有不下十位高手駐紮。在他出了門之後,便有兩三個隔著遠距離跟著他。他知道是楚穆派來的,所以當冇發現,便匆匆離開了。昨晚他一夜未睡,一直都在想他師父的事。回憶著這些年和他相處的點點滴滴,突然被他想起了一個地方。那是他師父某一次無意間說起的一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