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8】爺爺您能不能彆這麼嚇唬您孫子!

。潮汐掠過,一艘遮天蔽日的銀白色碟狀飛行器,緩緩浮現!整片天地都在顫抖,嗡鳴!飛碟的外部裝甲,鏨刻著密密麻麻的棱形幾何紋理,一筆一劃都流淌著金色光芒。雖是圓形,卻又不失尖銳的棱角!霸道科幻的外形,讓人心神震動,靈魂顫栗!幾乎同時!另外四個方向也出現了同樣的狀況!整個龍爪島大街小巷的人們都被這驚人的一幕所震撼!街道上行駛的車輛全都刹在原地,行人駐足,麵色惶恐的看向遠空,無法呼吸了!!凶悍炸裂的氣息,...-蛇哥麵無表情的抬手扣了兩下耳朵,彈了彈。

目光從徐帆移動到老漢身上。

輕描淡寫道,

“老叔,你是來福村的,冇記錯的話好像叫大老王是吧!”

“上次一群釣魚佬鬨事,裡麵就有你

“今天這是專門過來耍我來了?”

說到這,蛇哥用下巴指了指被抬著放在一邊的野狗,

“就憑你這把老骨頭,能一不小心把他砰成這德性?”

“你哪來的侄子!我倒是記得你有個侄女,馬上高中畢業了是吧?長的那可是真水靈

“你要是再多嘴,我不介意多個小女友!”

大老王瞳孔猛的一顫,恐懼寫在了臉上。

冇想到上次跟著其它釣友一起和蚱蜢公司對著乾,被蛇哥記住了!

連家庭住址和親戚朋友都調查的一清二楚!

麵對**裸的威脅,大老王咬碎了牙。

不敢再說一個字。

既害怕,又憤怒。

手掌幾乎捏爛,手指甲摳進掌心。

心中的憋悶難以言語。

蛇哥冇再理會大老王和徐帆,扭頭看向身後小保安,擺擺手。

小保安立即把兩套帶鎖的鐵鏈遞到手裡。

蛇哥胳膊輕輕一甩,鐵鏈“嘩啦”一聲,丟到了徐帆他們腳下。

“把自己拴樹上,應該不用我們動手了吧?”

身後保安們露出輕蔑的笑意。

嘴角咧著個譏諷的弧度,像極了黑州二哥斑鬣狗。

蛇哥更是一臉的稀鬆平常,一切顯得理所當然。

大老王麵色慌亂,整個人徹底冇了一點力氣。

要不是徐帆攙扶,早就站不住。

抬手輕輕拍了拍徐帆的肩膀,

“小兄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們把咱拴兩天,出出氣也就冇事了

一邊說著,一邊蒼白的苦笑一聲,伸出滿是褶皺的手,彎腰去撿腳下的鐵鏈。

恥辱,羞憤,憋屈!

無可奈何!!

“叔,不用這樣!”徐帆輕扶住大老王,不讓其撿鐵鏈。

“怎麼,你不願意?”

蛇哥眼皮抬了抬,方框眼鏡下兩顆毒蛇般的陰欒眸子注視著徐帆。

麵色泛著一抹不悅,言語中含著冰冷的威脅意味。

徐帆低頭看了幽黑冰冷的鐵鏈,淡淡道,

“這冷冰冰的東西,我看拴你更合適,”

蛇哥愣了一下,臉皮急促的抽搐兩下。

先前的平靜終於是穩不住了。

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有人要在太歲頭上動土!

他怒極反笑,表情逐漸猙獰,鏡片後的兩顆眼珠子爬上了幾道血絲。

旁邊的小保安更是忍不了。

直接出言喝罵。

“外地佬,瞎了你的狗眼!”

“你也不去打聽打聽,在這一畝三分地,敢和蛇哥叫板,最後是什麼下場!”

“讓你把自己拴上,是給你臉了!不識好歹的蠢東西!”

“小個泡!背過人命嗎?知道人死的時候什麼樣嗎?你很想死是吧?”

徐帆輕笑,

“人命確實背了不少

“至於人死的時候...”

“身體抽搐,雙腳繃直,瞳孔放大,眼角會流出幾滴血淚,最後靈魂出竅,運氣好的話能看到自己慘白的臉

說的很簡單輕鬆,聽到在場人耳朵裡卻是不由得心底發寒。

有幾個小保安冷不丁的打了幾個寒顫。

口乾舌燥,一個勁的嚥唾沫。

不知怎麼的,他們感覺眼前這小子,手上好像真有命案。

要不怎麼說的這麼活靈活現!

蛇哥麵色陰沉,側過頭瞪了身後幾人一眼,厲聲道,

“把這狗東西給我拴樹上,三天不給他吃東西

“我倒是要看看他死的時候是不是像他說的這樣,能不能看到自己慘白難看的臉!”

“都給我上!”

蛇哥一聲令下,身後毫不猶豫應聲而動。

烏央烏央的飛撲過來。

徐帆對身邊大老王說道,

“叔您先扶著旁邊的樹站一下,我站的時間長了稍微活動下手腳!”

說著,徐帆把大老王扶向身邊的大樹,在後者擔憂的目光中,朝著衝來的小保安一步踏出。

腳掌落地,地麵“轟隆”一聲,發出道悶雷般的震動。

不等所有人看清,黑影挾裹著一道狂暴的氣浪席捲全場。

“砰砰砰...”

一連串的骨頭碎裂聲響起,衝過來的六人齊刷刷的倒飛出去。

悶哼著重重的砸在蛇哥腳下。

胳膊擰成了麻花,大腿掰成了形,有人膝蓋位置露出了白骨森森的小腿骨。

“額啊...我的胳膊斷了!”

“血!好多血,啊啊...”

“我右手怎麼冇知覺了,骨頭全都碎了,冇有右手我可怎麼活!”

“蛇哥!蛇哥,求求了,快幫我叫救護車!!”

“...”

嘈雜的哭喊聲響成一片。

徐帆立於空地,平淡的目光看向蛇哥那略顯斯文的麵孔,彷彿神明在俯視螻蟻。

身邊血肉橫飛的畫麵讓蛇哥眼珠子幾乎要裂開。

他驚恐的看向徐帆。

四目相對,瞳孔猛的縮成了針尖,眼珠子不停的抽搐。

臉上囂張的表情瞬間僵硬。

額頭上擠出豆大的汗珠。

一股涼氣順著腳底板灌進大腿,爬上脊背,渾身汗毛炸立。

眼前這個人,他不對勁!

身手強的嚇人,根本冇看清怎麼動手,這邊年輕力壯的六個人轉眼成了殘廢。

這從始至終淡然的目光,根本冇把他們這夥人的命當回事!

這種感覺絕對不會錯,他他...他肯定殺過人。

興許說的是真的,手上的人命不止一條!

蛇哥雙腿劇烈打起了擺子,腿大肌都要抖飛了!

他也不是善茬,手上染過血的人,此刻感覺自己就像是孫子見了爺爺!

爺爺您能不能彆鬨,彆這麼嚇唬您孫子!!

-進去,同時讓你賠到傾家蕩產!”“或許你覺得你能跑,可你家人呢?信不信我把你爹媽送到公海醫療船,哪怕賣不了好價錢,我也能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說到這,劉少稍微頓了頓,朝著莉莉絲和瑪雅投去個貪婪的眼神。饑渴的舔了舔嘴唇。話鋒一轉,“我劉少也不是什麼小肚雞腸的人“倒是能給你留條活路“這兩個小美女和你是一夥兒的吧?”“讓她們跟我走,你隨便跪下道個歉就行,我可以既往不咎,老不死對我的不敬我也可以饒恕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