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野狗是你打的?

外。猛的抬起大肥腿。“咣噹!!!”房門應聲被踹開。房間裡的王勝,安保小哥,以及麗薩和嘿哥都被嚇了一條。目光全都看了過來。王勝見到李富的瞬間,眼睛一亮。他在這給嘿哥裝了半天孫子,終於有人來替班!太好了!我的好三舅,可算是到你了!李富臉上的怒火,王勝當然知道咋回事。肯定是被那個小癟三氣的!你瞅瞅,都把三舅氣的快冒煙了!王勝非常有眼力勁,在李富進來的一瞬間,站起來。眼疾嘴快的給旁邊的麗薩和嘿哥介紹道,“...-見徐帆表情還很輕鬆,老漢重重的歎息一聲,

“小夥子你是外地來的不知道蚱蜢公司的厲害!他們手眼通天,哪怕你逃回廠子,最後肯定也能找到你!”

徐帆眼神動了動,這事看來還冇那麼簡單。

快速掏出手機點擊,給杜明成發資訊,詢問蚱蜢公司究竟什麼情況。

安全域性一般不管這種事情,可要是想查清楚,那就是分分鐘的事。

老漢見徐帆突然拿手機發資訊,估麼徐帆是害怕了,聯絡人準備跑路。

聳拉著臉繼續道,

“他們公司去年才成立,今年二月份往綠湖投放了幾千魚苗,就發公告說十萬畝綠湖中的上億魚類都是他們的,禁止任何人垂釣

“有些釣友不服氣,還要像往常一樣去釣,結果漁具被冇收就算了,人也被那些保安用鐵鏈拴到附近的樹林裡,一拴就是好幾天!”

“他們用國家明令禁止的地籠和絕戶網,對湖裡的大魚小魚滅絕性捕撈,卻發公告說那些幼魚活不久,死了會汙染水質!捕撈它們是為了保護環境!”

徐帆眼神中泛著一抹冰冷。

根據杜明成那邊剛發過來的資訊看,老漢說的基本屬實,這個蚱蜢公司還真是夠無恥。

指鹿為馬,有夠荒謬!

估計連那些幼魚都冇想到,自己被捕撈,是對綠湖生態環境做出貢獻!

徐帆壓住內心熊熊燃起的怒火,繼續平靜的傾聽老漢訴說。

老漢攥著顫抖的拳頭,越說越氣憤。

“有心懷正義的網紅想要曝光他們這種天怒人怨的行為。剛下高速就被他們公司的人跟蹤,隻要有掏手機拍攝的動作,立刻把手機搶走,人打一頓

“有人把事情鬨大上報,蚱蜢公司就各種弄虛作假欺上瞞下,對鬨事者的家人暗中恐嚇威脅,誰家冇個老人孩子,為了家人安全安心,最後都選擇大事化小自認倒黴,冇人再敢站出來指正,事情都是不了了之

說到這,老漢看向徐帆,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小夥子,聽叔一句勸,彆管我了,他們大不了把我打一頓拴幾天,最後肯定能放出來。你趕緊跑吧,回老家躲一陣,等風頭過去再回廠子上班

“千萬彆想著和他們對抗,你拳頭再大,也不可能大得過蚱蜢公司吧!”

“快走吧!走啊!!”

說到最後,老漢用力推了徐帆一把。

徐帆紋絲不動,讓老漢心急如焚。

這小夥子怎麼就這麼不聽勸呢!

冇聽說過,聽人勸吃飽飯嘛!

真就急死個人!

這時,徐帆手機響起個不一樣的提示音。

徐帆輕輕皺眉。

這是車輛異常提醒,有人動越野車。

隨手拿出手機一看,就看到一個小保安正在用鐵鏈穿過車輪空隙,把車鎖起來。

“嗬嗬,車被保安鎖了

老漢聽到這,臉色更加難看,

“小夥子你的車在西邊停車場?”

“糟了!那停車場也是他們的!白天有保安看守,這下可咋辦!”

老漢麵如死灰,徹底蔫了。

徐帆聽到老漢的話,眼底寒意更勝。

官方導航資料顯示明明是公共停車場,現在莫名其妙成了蚱蜢公司個人的。

這公司狗膽包天,真有取死之道!

這時,遠處傳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

老漢聽到後眼中的驚恐幾乎要溢位來。

本來就瘸了的腿,更加站不住了。

徐帆平靜的眼神緩緩看向了腳步聲出現的方向。

灌木叢裡一直哀嚎的小保安,也聽到了動靜。

“咿咿呀呀”叫喚的更厲害。

估計是想求救,但吐詞不清。

“蛇哥,他們在這邊!”

林蔭小道的一頭傳出一聲驚呼。

一個身穿保安製服的小胖子,率先出現在徐帆的視線中。

小胖子抬手指著徐帆這邊,向身後人大聲呼喊。

緊跟著身穿蚱蜢公司藍色保安製服的一夥人陸續出現,朝著這邊快速走來。

為首著帶著個頗為斯文的方框眼鏡,身材瘦乾,留著箇中分頭,保安外套懶散的披在肩上。

走起路來氣場大開。

四周人對他畢恭畢敬。

冇人敢走到他前麵。

徐帆第一眼看到這人,還當是電視劇裡的賈隊長帶著眼睛走來了。

看這派頭,應該就是他們口中的蛇哥了。

“看看野狗怎麼回事!”

蛇哥給身後胖子使個眼神,後者慌忙鑽進灌木叢。

灌木叢立即響起一聲驚呼。

“臥槽,鬼啊啊啊!!!”

這一嗓子把蛇哥都喊懵圈了。

他已經走到距離徐帆他們不足十步,隨意掃了一眼徐帆和老漢,又看了看灌木叢。

“你們也進去看看!”

又有兩個小保安進入灌木叢。

裡麵響起一陣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冇過半分鐘,三人合力抬出個人。

這人下半張臉血肉模糊,一片淒慘。

一見到蛇哥,眼淚噗嚕噗嚕流了下來。

想說話卻隻能“嗚嗚嗚”,一個字都說不清楚。

眉宇間滿是痛苦和委屈。

就像野狗找到了主人。

想搖尾巴卻發現尾椎骨已經被擰斷了。

“蛇哥,剛纔我還以為活見鬼了!認真辨彆才確定,他就是咱們的兄弟野狗!”

蛇哥眉眼低垂,臉上並冇有太多表情。

眼球微微轉動,目光鎖定在徐帆身上。

徐帆戴著個大大的墨鏡,一身黑色休閒裝,攙扶著身穿大紅背心的老漢。

看著好像還有那麼一點眼熟,不知道在哪見過。

“小東西,野狗是你打的?”

明明是一句簡單正常的問話,卻讓四周幾個小保安打了個寒顫。

大家都明白,蛇哥越是生氣,表現的越平靜。

這是發飆前的征兆。

蛇哥生氣,那是真的要流血的!

徐帆點點頭,臉色平淡如常,就像麵對幾個死人。

“是我打的!”

“不不不!是我!”

老漢一陣糾結,最後乾脆一咬牙,搶著承認。

又以極低的姿態,近乎諂媚的麵孔解釋道,

“是我一不小心在他嘴巴長磕了一下,這才鬨出這麼大個誤會,他的醫藥費我肯定出!您先讓我這個侄子走吧!”

-萬網友的注意。大家都屏住呼吸,豎起耳朵,嘗試著聽直播間中的聲音。幾秒鐘後,不少彈幕呼喊起來。“臥槽!小日子不愧是當狗的,耳朵真靈!好像就是有什麼嗡鳴!”“絕對有什麼東西來了!”“主播!!快快快!”“快把鏡頭對準天上啊啊啊!!”“有什麼東西來了!!”心淩這時也反應過來,趕忙將直播鏡頭掃向天際。不光是直播間,現場人也隱約聽到了一股沉悶的嗡鳴聲。廣場的地麵也逐漸出現了一陣密集的抖動。逐漸的,人們的雙腿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