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司宸,你懂的

償命!顧戎提了提包,也不著急,就那樣不緊不慢的跟在村民後麵。“表嫂,要不我去問問路?”“不用了,他們正在給我們帶路。”“哦……啊?臥槽,這麽刺激?”“衛家就沒有一個好人!”村民們停下來了,“邱清華,馬上出來!不然我們就砸門了!”有村民上前開始用力的敲門,裏麵寂靜無聲。“他們該不會畏罪潛逃了吧?”“不會,我一直盯著的。”顧戎看了一眼說話的男人,長得獐頭鼠目,正冷冷的看著衛家的大門。“開門,邱清華,你...第496章??司宸,你懂的

顧戎拿過符看了看:“這個簡資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她是賴定歐琸了。”

“簡資是誰?”

歐琸無語。

長得帥就是麻煩,連鬼都惦記上他了。

錢菁也沒好說是因為他爸爸喝醉引起的麻煩,就隻是說了一下兩家以前的關係。

這麽一說,歐琸倒是有點印象,可那時候他隻有幾歲大,簡家就離開了帝城,再也沒有聯係過了。

“就因為這麽一句玩笑話,她就賴上我了?”

歐琸想了想,緊緊的盯著錢菁:“簡資是不是長得忒醜?”

錢菁一愣。

顧戎失笑:“你每天晚上都跟別人好,還不知道別人的長相?”

“就是她?她居然是鬼?我一直以為是因為……這個,司宸,你懂的。”

司宸臉色微微有些不自然,沒有說話。

歐琸見他不出聲,想了想:“也對,你都結婚了,不可能再做這樣的夢。”

自從和歐琸這件事沾上了之後,顧戎真的發現了一件事。

人類的天賦,有一個共性。

就是在男女之事的明示和暗示之下,有些暗語是可以無師自通的。

她剛開始還不知道歐琸在說些什麽東西,可是那句,司宸,你懂的。

司宸懂沒懂她不知道,她反正是聽懂了。

“抬手。”

顧戎一聲令下,歐琸直接把兩隻手拿出來,搭著。

司宸無奈的歎了口氣。

這看著怎麽像狗似的?

顧戎看著歐琸右手上的紅線,變得更黑了。

“你現在能走嗎?”

“腿軟。”歐琸委屈的抿著唇,“顧大師,要去哪裏?”

“這門親事,你必須親自去找簡洪文退掉。

他要親口答應了,我才能請陰差幫你去向閻王遞離婚申請。”

歐朔剛到門口,就聽到顧戎說的話,臉色一變,轉身就走。

他對身邊的助理說道:“立刻給我查簡洪文這幾年都躲在什麽地方了,

老子哪裏對不起他了,還真是他在害我兒子!”

“是。”

助理打了幾個電話,過了一會兒:“歐總,查到了,長平村。”

歐朔愣了一下:“那是哪裏?不管了,趕緊安排,現在就去。”

“是。”

歐朔上車後,看著窗外,想了想:“在前麵的超市停一下,小周,你下去買些好東西給那老東西拿過去。

躲到鄉下去了,這幾年肯定都沒有喝過什麽好酒。”

“是,歐總。”

歐琸試了幾次,他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顧戎看得出來他也盡力了。

錢菁著急的說道:“顧大師,這可怎麽辦?”

“沒事,我今天晚上跟簡資談談,給他點時間恢複元氣。”

顧戎拿出一張符紙化了,放進一個杯子裏。

歐琸用力的嚥了咽口水:“電視上演的喝符水原來是真的?顧大師,你該不會也讓我喝吧?”

“你也知道是電視上演的!”顧戎淡淡的挑眉,“右手。”

歐琸再次像剛才那樣伸出手,手背向上搭著。

司宸:真的很像狗。

顧戎讓錢菁去拿個盆來接著,用符水把那條紅錢衝了一下,很快,顏色淡了許多。

歐琸來回的轉動自己的手:“顧大師,我手上有什麽東西?”

“自己看。”顧戎伸手在歐琸的眉心點了一下。

歐琸再低下頭時,赫然看到手腕間的一根紅線。

“這是……”

“華國的傳說你還真的是什麽都不知道,月老聽說過嗎?在簡洪文讓人在廟裏唸叨你和簡資的關係時,

報上你的生辰八字,就算是定下了你們之間的婚事。”

歐琸愣住了:“那這冥婚也太容易成了吧?隻要有別人的生辰八字就行了。”

“那不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你父親當年的一句玩笑話是父母之命,神婆的唸叨是媒妁之言,這樣才能成。”

歐琸轉頭看著錢菁,似乎有些什麽事,是他不知道的。

錢菁無奈的說道:“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你爸爸,他現在也很後悔。”

歐琸聽了錢菁說了當年的事,愣住了:“坑我呢?親爹啊!”

“司宸,我今天晚上估計得守在這裏了,有莫言潼陪著,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不用了,今天的會我全都推遲了。”

歐琸感動的看著司宸:“我就知道,你是把我當成兄弟的。”

司宸:……

跟他有什麽關係?

他是不是想太多了?

“我去找院長安排一下。”

顧戎笑著點點頭。

司宸走出病房時,臉上的笑意頓失。

“齊赫,派人盯著簡纓他們幾個。

有任何動作,立刻告訴我。”

齊赫應下,打完電話安排完,這才問道:“宸少是覺得他們會對少夫人不利?”

司宸冷冷一笑:“如果什麽都不做,就不是簡纓的性格了。”

“是,我知道了。”

一整個下午,錢菁都坐立不安。

突然,歐琸整個人開始抽搐起來。

莫言潼最先發現,他坐在歐琸的病床旁邊在玩遊戲,還以為地震了,嚇得差點直接鑽床底下。

轉頭一看,歐琸眼中隻有眼白了。

“表嫂。”

錢菁也看到了,趕緊撲過來:“琸兒,你怎麽了?哪裏不舒服?”

顧戎喊了她兩聲她都沒有聽見,顧戎幹脆伸手將她拉開。

顧戎伸出食指在歐琸的額頭、兩側眉角上點了一下。

一道符紙揮出,自燃後,顧戎伸手一拍,符紙的灰悉數落在歐琸的身上。

歐琸很快就恢複如常了,人沒抽了,但是臉變成了青色。

顧戎從包裏掏出兩顆鈴鐺,放在歐琸的兩隻手裏。

她拿出另一個鈴鐺,在歐琸的耳邊輕輕的晃了晃,鈴鐺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

歐琸睜開眼睛,臉色也肉眼可見的恢複如常了。

他開始用力的大口的喘著氣。

“歐琸,你剛纔看到了什麽?”

歐琸猛的坐了起來:“一群人,把我拖到一個很黑的地方,那裏……

很像電視劇裏放的那種,古代的洞房。”

“你很喜歡看電視劇?”

“對。”

顧戎一喜:“前段時間很火的那部古裝劇,叫《參見我的太子殿下》你看過沒?”

“看了看了,很狗血的劇,但是就是讓人慾罷不能。”

“對,我記得有一場,就是女主落水的那一場,你有沒有發現,柔弱的男主爆發出來的男友力很帥的對不對?

甜死人不要命……”

“咳咳……”莫言潼注意到司宸越來越鐵青的臉色,身為顧戎的徒弟,他有這個義務提醒一下。

顧戎立刻清了清嗓子,轉頭看著錢菁:“歐太太,給歐先生打個電話,看看他現在在幹什麽。”

“咦?”錢菁看了看時間,按理說這個時間歐朔早就應該來醫院了。

她撐著站了一會兒,剛才歐琸的樣子真的把她嚇壞了,現在腿上還沒有力氣。

可是顧戎剛才露的那一手,讓她徹底的放心了。

錢菁給顧戎說了一聲,走出去打電話。

不到一分鍾,走廊裏傳來錢菁憤怒的聲音。

“你說你一天天的都能幹點什麽事?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差點害死兒子?”

“嗬,我怎麽知道的?我怎麽可能會知道?是顧大師算出來的。

你趕緊給我滾回來,不然就永遠都別回來了。”

歐琸睜大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麽多年,媽媽在爸爸麵前一直都是唯唯諾諾的,這次為了他,居然直接正妻綱了。

“顧大師,我爸爸幹啥去了?

是不是偷會小三去了?”

“如果我沒猜錯,你爸爸應該去找簡洪文談退婚的事了,不過,兩人應該沒有談妥。

畢竟,你爸爸一直都不承認這份口頭承諾。

但是簡洪文現在別無選擇,肯定也是不會退的。

應該是把簡資惹急了,想要盡快跟你結婚,把事情定下來。”“你覺得你很成熟嗎?”顧戎淡淡的說了一句,就徑自走到沙發上坐下。林音,這個名字讓她想起來了。南—井區林家老五,林音。司清南一看顧戎這表情,立刻不動聲色的說道:“林音啊,這是莫言潼的表嫂。你們的年紀都一般大,先聊著。莫言潼,你進來廚房給我幫幫忙。”莫言潼一下子溜到林音身邊,小聲說道:“我表嫂,你也是見過的,你們先聊會。”林音乖巧的點頭:“去吧。”莫言潼走了之後,林音才轉頭看著顧戎,淺淺一笑:“顧姐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