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強敵來襲

,楊雲帆就開始去脫陸檀香的鞋子。李向陽雖然被扯開,但是他不甘心離開,冷眼旁觀,看看楊雲帆想做什麽。要是等一會兒沒效果,他就上去罵他個狗血淋頭。可沒想到,楊雲帆二話不說,先把陸檀香的鞋子脫了。露出了陸檀香嫩白的小腳丫。“你幹什麽?大庭廣眾耍流氓啊?幹什麽脫她鞋子?”李向陽自忖自己不是楊雲帆的對手,索性叫了出來,試圖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果然,一聽這邊有人耍流氓,不但乘務員就過來了,還引來了不少閑得蛋疼的...幸好,楊雲帆是個道家修煉者,不信佛家那一套緣定三生的說法。在楊雲帆的世界裏,隻求這一世瀟灑快活。可不管來世,前生什麽的。

於是,在經曆過起初的驚訝之後,楊雲帆便像是個沒事人一樣,跟陸檀香打了個招呼。

反倒是陸檀香這邊,似乎沒有驚訝遇到楊雲帆。早在張問天說請了湘潭小神醫的時候,陸檀香就知道會在這裏跟楊雲帆遇到了。雖然此前不怎麽關心這類八卦,但是陸檀香在火車上再度遇到楊雲帆之後,她就發現,楊雲帆這個名字似乎是經常聽到。

一開始,她以為這隻是個巧合。可後來她上網一搜才知道,那個湘潭小神醫,楊雲帆,竟然就是她認識的楊雲帆。她的腦袋暈乎乎的好幾天了,才接受了這個現實。

當然,與此同時,她也知道,楊雲帆已經結婚了。

對於楊雲帆,她是有一些好感的。但是,在知道對方已經結婚這一點之後,那一絲好感便被她的理性,完全斬殺幹淨了。

這一頓飯,吃的安安靜靜,倒是讓張問天有點奇怪。

他本以為,兩個年輕人,一個長得帥氣,一個長得漂亮,應該互相吸引,迅速擦出火花,這才符合劇情發展啊。

可是,等到一頓飯吃完了,兩人除了開始的時候打了一聲招呼,整頓飯下來就跟被人施了噤聲咒一樣,沒有再多說一句話。這讓張問天有些尷尬。

不過張問天也是老江湖了,迅速岔開話題道:“對了,楊兄弟,本來還有幾個朋友想見見你的醫術的。誰知道,你一個下午就把我母親的病給治好了。那幾位朋友恐怕要失望了,不如改天我做東,你們也聚一聚?你放心,都是同道中人。”

張問天口中的同道中人,楊雲帆當然知道,多半是修行者。

他也有些好奇道:“不知道是哪個門派的前輩?”

張問天倒是不瞞楊雲帆,直接道:“一位乃是純陽宗的天機道人,另外一位是他的師妹,雲水真人。”

“什麽?雲水真人?”聽到天機道人,楊雲帆沒什麽反應。可是雲水真人,這可是夏紫凝的師傅啊。她也在南疆市?那豈不是說來,夏紫凝那個丫頭多半也在南疆市?

激動之後,楊雲帆不免有些奇怪:“他們來南疆市做什麽?”

因為根據楊雲帆所知,夏紫凝的家族就在南疆左近,但是雲水真人和天機道人可不會無緣無故的一起出現在這裏。

“難不成,他們來南疆市,也是為了菩提舍利?”猛然間,這個念頭在楊雲帆的腦海中閃過。

他越想越有可能,便對張問天道:“張大哥,反正現在還早,你不如帶我去見見天機道人和雲水真人吧。說實話,當年我剛出道的時候,在蜀山被蛇蟲咬傷,雲水真人的徒弟夏紫凝姑娘還救過我一次。”

張問天聽到這裏,對楊雲帆的糗事也頗為好奇,笑道:“還有這種事情?楊兄弟你現在醫術如此高強,該不是因為以前吃過毒蟲的虧吧?”

見楊雲帆尷尬不答,張問天笑了笑道:“那好,我這就帶你去。從這裏去郊區的別院,也就半個多小時的路程。”

……

郊區,張家別院

夏紫凝站在院落之中,正在進行每日的功課。

她正在修煉一門刀法,這刀法揮灑起來,就跟跳舞一樣,是純陽宗祖師根據蜀山上的雲霧升騰規則而創出的。刀法詭異,威力奇大。

夏紫凝一套刀法修煉完畢,微微喘息。

一旁的雲水真人看夏紫凝修煉這刀法,明顯已經得了一絲精髓,刀一出手,便氣息內斂,暴烈勁氣含而不發,圓潤自如,十分厲害。

她微微點頭,讚道:“紫凝,你在刀法上的天賦,還在我之上。回山之後,我便傳你《回風舞柳刀法》。這是你母親當年最想要的功法,可惜,直到她去世,也沒有得償所願。”

“多謝師傅。”夏紫凝微微一笑,隻是笑容裏卻沒有多少的喜色。無論修煉什麽刀法,其實對她而言都一樣。她又不喜歡打打殺殺。她隻想一輩子在蜀山裏,種種草藥,養一些靈獸。

頓了頓,夏紫凝又問道:“師傅,你說,那些佛國人,既然拿到了菩提舍利,為什麽不直接離開華夏呢?軍隊應該擋不住他們才對。為什麽他們繞了那麽大一個圈,還要回南疆市來呢?”

雲水真人笑了笑道:“因為,單單是菩提舍利,就算是佛國人得到了,他們頂多吸收其中十分之一的靈力。但是,如果他們再能得到通玄道君張果老的渡厄金丹,才能真正化解婆羅門神教活佛的生死危機。”

通玄道君張果老是唐朝人,跟六祖慧能是一個時代的修士。

不過一個是佛門頂梁柱,一個是道家神仙,雖然看似沒什麽交集。但是兩人都是這一個時代的翹楚,各自留下的道果,內在或許有什麽聯係也說不準。

夏紫凝想了想,又問道:“那師傅你知道渡厄金丹在哪裏嗎?”

“哈哈,那是當然。我們純陽宗的祖師爺,就是純陽真人呂洞賓,和張果老都是八仙之一。這渡厄金丹,我當然知道在哪裏。”雲水真人笑了起來。她正是明白,佛國人一定會來找她,而她也一定會找到佛國人,搶回菩提舍利。

他們兩方之間,註定有一方要失敗。

但是,她不信,在南疆這個華夏的地盤上,她們華夏修士,會讓佛國人得逞?

“鈴鈴鈴……”

就在這時,雲水真人的靈感大陣,忽然發出了警兆。

“他們來了!”幾乎是同時,水雲真人跟天機道人兩人肅然起身。

夏紫凝隻感到眼前一閃,她的師傅和師伯便立在了廳前,正對著大門口。

張家別墅的燈光極為明亮,整個庭院照得若同白晝。

“嗚嗚……”忽然,一聲笛音悠揚地從院落外傳進了眾人的耳朵,那渺渺的旋律,一鑽入耳朵,就好似生了根,要發芽的植株,不斷地侵入每個人的大腦!

這笛聲來的如此詭異,來的如此的囂張,一瞬間,讓所有人都緊張了起來!隨即,他就要往手術室裏麵走:“我也是醫生。我老婆在裏麵,我要求加入手術。”楊雲帆可不放心人民醫院的醫生,論醫術,他可沒有輸過別人。不過這時,忽手術室的燈滅了,從裏麵走出一個醫生,顧若秋和劉姨忙衝上去,一臉期待道:“醫生,怎麽樣?病人脫離危險了嗎?”隻是,那個醫生卻是搖搖頭,滿臉苦澀道:“對不起,我們盡力了,你們節哀順變……”聞言,顧若秋呆立當場,整個人神情一片灰暗。她搖搖欲墜,快站不住了。“小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