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豪門大佬的金絲雀她帶球跑22

勁居然能那麽大,直讓她和聞錚在夜裏都像是換了個人似的。要不是道具的恢複輔助,說不定這會兒她都很難下床。沈瑤越想就越覺得身體發虛,素了二十八年的男人啊,真是不能輕易招惹。更別說,對方還是,天賦異稟、無師自通的神明。聞錚看沈瑤對著湯發呆,突然一笑,說:“這個湯可以放心喝,沒有昨天那個那麽大補。”沈瑤尷尬地笑了笑,說:“好。”聞錚怕她誤會什麽,又解釋了一下:“沈瑤,昨天張姨帶過來的那個湯,我事先不知道是...傅霆琛抱她抱得很緊,心中的感動、狂喜、心酸、苦澀、後悔、心疼和遺憾等情緒,爭先恐後地湧上來,將他淹沒。

沈瑤感覺到脖頸和肩膀的連線處,一滴又一滴滾燙的熱淚滴下,隨即就聽到傅霆琛的哽咽,他用顫抖的聲音,和沈瑤道歉:

“對不起,瑤瑤,我真的不知道……我……我當年真的不知道寶寶的存在。”

“對不起……讓你一個人承受這麽多……”

“也謝謝你……願意留下他們。”

“往後餘生,就讓我好好補償你和寶寶,好嗎?瑤瑤?”

………

他說了很多,沈瑤全程都耐心聽著,還時不時輕拍著他的背,安慰他。

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流淚。

很難想象,一個身材高大壯碩的西裝革履的男人,趴在女人的肩頭,流下一行又一行滾燙的熱淚,嘴裏的聲音哽咽又顫抖。

也不知過了多久後,傅霆琛的情緒才終於平穩下來。

沈瑤從桌上抽出幾張紙給他,讓他擦擦臉,說:“自從離開你之後,我也沒再和誰在一起,這些年,我都是和三個孩子一起過,我們娘幾個,其實過得還行,但每當他們問起爸爸的時候,我就不知道該怎麽說的好。”

傅霆琛:“那你……都是怎麽說的?”

沈瑤:“我一般都說得比較含糊,就說等他們以後長大了,就能見到爸爸了。”

傅霆琛隻覺得心裏一酸。

沈瑤繼續說:“所以接下來,我們還得商量一下統一的說法,然後找個合適的時機,和孩子們說一下你就是他們爸爸的事。”

傅霆琛點了點頭,說:“嗯,越早越好,我想早點和他們相認。”

十分鍾後。

沈瑤和傅霆琛一起商量好說法之後,就離開了書房,去找三個孩子。

沈涵、沈霖和沈苒正玩在勁頭上,突然被拎到客廳裏,還有些懵。

平時,回到家之後,他們都是各自玩著小遊戲,比如拚圖和積木還有小車車之類的,媽媽也有自己的事要忙,所以幾乎不會打斷他們,隻在接近吃飯的時候,才會叫他們。

但是今天,好像很不一樣?

尤其是家裏比平時還多了一個人,而且那個人看向他們的眼神裏,多了一層柔和和慈愛,所以格外不一樣。

沈瑤讓他們都坐好後,說:“現在,媽媽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們說,接下來,你們每一個都要認真聽喔。”

沈涵:“好噠媽媽。”

沈霖:“我會認真聽的,媽媽。”

沈苒:“媽媽說吧。”

沈瑤組織好語言後,和他們說:“之前你們不是總是會問我關於你們爸爸的事情嗎?現在,我就直接告訴你們,現在這一位坐在你們麵前的叔叔,其實就是你們的爸爸。”

在她說完後,沈涵、沈霖和沈苒都瞪圓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直視眼前的傅霆琛。

他們還是很懵,叔叔,怎麽突然間就變成了爸爸?

傅霆琛依照著和沈瑤提前商量好的措辭,和三個孩子解釋道:“之前,爸爸因為和你們的媽媽分開了,所以一直都不知道你們的存在,現在爸爸才剛知道,其實晚了些。”

沈瑤看著明顯還在懵圈的三個孩子,問道:“怎麽啦?你們不高興嗎?之前不是經常問我有關你們爸爸的事嗎?怎麽現在爸爸就在這裏你們反倒不問了?”

沈涵最先問:“媽媽,叔叔真的是我們的爸爸嗎?”

沈霖也問:“媽媽,那以後叔叔要和我們一起住嗎?”

沈苒走到傅霆琛麵前,靠近他好奇地看了看,然後小聲問道:“你真的是我們的爸爸嗎?”

傅霆琛捏了捏她的小臉,笑著說:“我真的是你們的爸爸。”

沈苒瞬間就開心起來,拍了拍小手後,高興道:“嘿嘿,那我也有爸爸了,我再也不用和別人說我爸爸忙不在家了,以後我就是有爸爸的人咯!我……”

說著說著,她突然就止了聲,然後扁了扁嘴,委屈十足地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嗚嗚……我也有爸爸了……”

“幼兒園的張小胖……再也不能笑我沒有爸爸了嗚嗚……”

“我有爸爸……嗚嗚……”

沈涵和沈霖被她的哭聲感染到,再加上三胞胎本就連心,會受其中一個的情緒影響,這會兒也跟著掉了小珍珠。

沒一會兒,就變成了三個孩子哇哇大哭的場麵。

傅霆琛心疼得不行,卻又不知道該怎麽安慰他們,隻能把他們抱到自己身邊坐著,然後挨個抱著哄,手忙腳亂。

沈瑤也坐了過去,輕柔地拍著他們的背安慰,哄道:“沒事的,以後爸爸就都會陪著我們啦,以後,爸爸媽媽會一起來愛你們。”

三個孩子聽她這樣說後,哭得更厲害了,就像是憋久了的委屈和不安,終於等到了宣泄口似的,頗有撕心裂肺的氣勢。

傅霆琛和沈瑤頓時心裏很不是滋味,連忙抱著他們一下又一下地哄,但他們心裏都知道,孩子們是不會立馬就停止哭泣的。

因為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他們人生中第一次見到父親這樣的角色。

在過往的三年多的時間裏,他們可能還能穩住,默默在心裏好奇、期待、幻想和希望,如今,真正出現了他們期盼的這一個角色之後,他們就徹底崩不住了。

況且,他們本就隻是三歲多奶娃娃,能有多堅強?

在他們這個年紀,本就應該享有爸爸和媽媽無盡的寵愛,然後無憂無慮地長大。

幸好,沈瑤之前選擇卸下【隱藏卡】,做好和傅霆琛再相遇的準備,如今看來,這一切都值了。

……

此時此刻,沈瑤抱著沈涵,傅霆琛一手抱一個,左手沈苒,右手沈霖。

他們一遍哄孩子,一遍輕吻著他們的小臉蛋,給予他們親昵的安全感,也讓他們真切地感受到來自爸爸媽媽的愛。

在他們終於哭夠之後,家裏才漸漸安靜下來。

—————————

傅霆琛:原來是我和瑤瑤的種,怪不得那麽可愛。遠的一處地方。給她做的墓碑是提前請人刻好的,不知道比原來沈池敷衍糊弄的那個要強多少倍。……幾日後,齊家這一番浩浩蕩蕩的動作,就引起了北城不少人的議論。尤其是,齊淮安後麵又去清水村將沈池打了個半死的事,有人誇有人罵,議論度頗高。永昌侯府。一位打扮得精緻華貴的夫人張慧儀,在聽到齊家找到了齊清韻的訊息後,手裏的茶杯嘩的一下,就摔在了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響。不過,在聽到齊清韻已經不在了的情況後,又悄然鬆了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