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報仇後奪回野山參,回家發現妹妹被欺淩

成熟女人的味道。“青萍嫂子?你怎麽在這?”洪宇認出了女子是誰,是同村的一個寡婦柳青萍。柳青萍也算是洪家村有名的大美人了,隻是可惜,剛嫁入洪家村,第二天丈夫就出車禍死了。鄉親們都說她是剋夫命。她自己也這麽認為,所以,一直都沒有改嫁。而這樣一個大美人留在村裏,自然少不了一些閒言碎語。洪宇平日裏可是聽到了不少有關她的桃色新聞。柳青萍走到病床邊,笑道:“我今天下午身體不舒服,所以來鎮上醫院瞧一瞧。”“路過...洪宇閃身進門後,二話不多說,朝著這開門員工的腦門打了一拳。

“啊!”

開門員工慘叫一聲,轟然倒地。

腦袋一陣眩暈後,直接昏死了過去。

而這慘叫聲自然也傳到了後院廚房這邊。

“不好,好像是老五出事了。”有員工發現不對勁。

“我也聽到了是老五的叫聲。”又有員工附和。

“媽的,走,過去看看。哪個不長眼的家夥,竟敢來我徐氏藥鋪鬨事,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煩了。”

徐庸一怒,帶著一眾手下氣勢洶洶的往店裏走去。

可還沒等他們進店,洪宇已經來到了後院。

“是你小子?”

夜色下,徐庸一眼認出了洪宇,愣住了。

他手下員工也愣住了。

他們記得洪宇是被打成重傷扔出店外的,這怎麽半天功夫不到,就好端端的站在這了?

“是你爺爺我。姓徐的,沒想到吧?”洪宇沉聲道,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徐庸回過神來,眼眸中閃過一絲狠厲,“小子,看來下午的時候,沒有把你打痛啊,你竟然還敢過來找死。”

“找死的人,應該是你。”

洪宇沒有說過多廢話,緊握著雙拳,朝著徐庸走去。

他要以牙還牙。

“兄弟們,給我上,弄死這小子。”

徐庸見狀,立馬指揮著手下員工動手,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整個清溪鎮,就沒有人敢這麽跟他說話。

員工們立即朝洪宇一擁而上。

嘭!

最先衝上來的員工還沒捱到洪宇,就被洪宇一拳頭砸到了腦門上。

當即被砸飛了出去。

慘叫聲在夜空中,顯得極為刺耳。

這一幕,也把後麵要衝上來的其他藥鋪員工嚇住了。

心想,這怎麽半天功夫不到,這家夥變得這麽猛了?

一時間,都不敢輕舉妄動。

徐庸也怔住了,但很快反應過來。

再猛,那也是一個人。

他衝著手下員工罵道:“都愣著乾什麽?”

“這麽多人還能被他一個人嚇住了?”

“都給我上,誰把這小子打倒了,我獎勵誰一萬塊。”

有錢能使鬼推磨。

員工們立馬精神一振,再次朝著洪宇衝了上去。

“大家一起上!”

他們就不信,洪宇一個人能是他們七個人的對手。

下午的時候,還不是被他們打成狗?

可他們不知道,現在的洪宇可不是下午的洪宇。

看著藥鋪員工衝上來,洪宇迅速運轉丹田內的真氣,把真氣灌輸在了雙臂之上。

雙臂青筋暴起,肌肉緊繃。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手臂跟鐵臂一樣堅硬。

對著衝上來的藥鋪員工一頓揮舞。

那些員工剛剛衝到他身邊,就被他的胳膊掄中,彷彿被巨大的鐵棍砸中了身體,完全承受不住。

慘叫一聲,便被打倒在地。

沒一會功夫,七個員工,全都倒了。

哀嚎聲不絕於耳。

店老闆徐庸都看傻了,這迴心裏也莫名害怕起來。

他覺得洪宇肯定是被鬼附身了,要不然,怎麽可能一下子變得這麽生猛了?

“姓徐的,現在是你找死,還是我找死?”

解決完那些員工後,洪宇立即朝徐庸衝了過去。

眼珠子發紅,有種殺紅了眼的味道。

徐庸嚇慌了,身體在哆嗦,但嘴上還強裝鎮定,道:

“你想怎麽樣?我告訴你,我可是縣城徐家人,徐家可是縣城首富,不管白道黑道,關係都……”

話還沒說完,洪宇就掐住了他的脖子,直接提了起來,跟拎一隻雞一般,“老子今晚纔不管你是什麽人。”

徐庸瞬間感覺自己都快不能呼吸了,臉色憋得通紅,嚇尿了,雙手死死抓住洪宇手臂,求饒道:

“大兄弟,我錯了,饒命,饒命啊。”

“現在知道錯了,之前可是很囂張啊。”

洪宇冷聲說道,大手不但沒鬆開,反而還加大了力度。

徐庸感覺自己窒息了,眼珠子都在翻白,咳嗽道:“咳咳......求求你……放手……放手。”

洪宇倒也不敢真的把徐庸掐死,再說,他還要問徐庸拿回野山參。

於是,鬆開手臂。

徐庸瞬間跌倒在地,拚命咳嗽,大口呼吸。

“姓徐的,趕緊的,把我的野山參拿出來。”洪宇沉聲道。

“我……我現在就去拿,你不要再動手了。”徐庸被打怕了,再也不敢囂張。

迅速爬起身,朝著藥鋪二樓,自己的房間裏走去。

洪宇跟在他身後。

進入房間,徐庸從床頭保險櫃裏拿出了一個木盒子。

“大兄弟,這是你的野山參,我還給你了,你就饒了我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徐庸把盒子遞給了洪宇,再次求饒。

洪宇開啟盒子,赫然看到了那株百年野山參,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關上盒子,洪宇怒視著徐庸,“你這種黑心藥商,憑什麽讓我饒你?”

說著,洪宇一巴掌就抽在了徐庸臉上。

一巴掌沒完,又一巴掌下去。

啪啪啪!

也不知抽了多少巴掌,

抽得徐庸嗷嗷大叫,東倒西歪,最後昏死了過去。

……

離開徐氏藥鋪,洪宇拿著裝有野山參的木盒,直奔洪家村而去。

父親病重在床,他已離家快兩天兩夜了,隻有妹妹一個女孩子在家照顧,他不放心。

一路快跑。

洪宇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一點都不累,大氣都不帶喘一下的。

將近二十裏的山路,他隻花了半小時就到了。

因為太晚,洪宇進村時,都沒碰到一個村民。

整個村子,顯得十分寂靜。

隻能聽到一些蟲鳴叫聲或者是狗叫聲。

洪宇家在村西頭,一棟破舊的老磚瓦房,還是爺爺手底下蓋的。

下大雨,還可能會漏水。

正當洪宇快走到自家院門口時,耳朵裏忽然聽到了自家院子裏有動靜聲傳來。

“啊!洪財旺,你乾什麽?你怎麽到我家裏來了,給我滾出去。”是妹妹洪小雅的叫聲。

“小雅妹子,別叫啊,財旺哥哥看你一個人在家,是來保護你的。”

“你看你爸病重在床也起不來,你哥進深山采藥,都快兩天了,也沒回來,肯定是被豺狼虎豹吃了,你一個女孩子在家,萬一有壞人來了,怎麽辦?”

“快,快到財旺哥哥懷裏來,哥哥保護你。”是村長兒子洪財旺的聲音。

“啊,不要,洪財旺,你給我走開,走開……”妹妹嚇得大叫。

頂點小說網首發宇的手就朝他的胸口摸了過去。根本不給他拒絕的機會。“你這孩子……”洪長壽搖頭一笑,也沒再拒絕。這可是兒子的一片孝心。“咦?好像還真的很舒服。”沒按一會,洪長壽眉頭就皺了起來,欣喜道:“小宇,你這按摩手法哪學的啊,不錯不錯。”洪宇笑道:“學校裏有中醫社團,我參見過,所以學了幾招推拿。”洪長壽信以為真:“看來這上大學就是好啊,什麽都能學得到。”“爸,哥,麵條煮好了,快來吃麵條吧。”不一會,洪小雅從廚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