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4章 【第433章】 大紅燈籠高高掛(大結局)

來兩下,就是閻王也難逃一死。戴爺今天來了,而且還大馬金刀的坐在主席台的正中間,隻為了一個,今天是他的女婿李天羽傾注心血研製開發的桔香液上市了,別不幫不了,他要是不露頭,還不讓人笑話?戴爺不怕死,在死人堆中爬進爬出過多少次,早就應該死了。現在他活著,多活一天就是多轉了一天,還有什麽可擔心的?不過,戴爺能夠在南豐市幾十年都沒有倒下,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他膽大心細。別看他這麽安然地坐著,卻早就已經投...一個好的點子能夠拯救一切!

搞免費旅遊,就是李天羽給大灣村出的點子。

現如今的大灣村,自然生態旅遊專案已經搞得蒸蒸日上,連帶著周邊的設施都跟著完善了起來。南豐市市委書記胡克局、市長孟祥麟以及工商局、環保局等等各大局的領導,都對大灣村的自然生態旅遊專案給予了充分的肯定。

有了人氣,就不愁賺不到錢。

以前,來大灣村旅遊的人,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遊覽原生態的自然村落,體會淳樸的民風和欣賞大自然的美好風光。可是如今,這些來大灣村旅遊的人又多了一個目的,那就是來這裏求凝精丹。這種藥丸,隻有大灣村纔有,百分百靈驗,一傳十、十傳百,漸漸來大灣村來求凝精丹的人也是越來越多。自然而然的,就帶動了大灣村的自然生態旅遊。

沒有人知道這凝精丹是怎麽煉製出來的,又是誰人煉製出來的,問大灣村的村民,他們也都是諱莫如深。要是問急了,村民們隻是一句話:“還想不想要凝精丹?要是想要,就不要再問!”就這麽一句話,頓時就封堵住了所有人的嘴巴。漸漸地,也就再沒有人問起來了,凝精丹的事情也變得越來越神秘。

再就是,來大灣村旅遊的人都感到特別的奇怪,這個原始村落旁邊的一個山丘上,竟然矗立著一座紅磚碧瓦的大院套。高大的院牆,緊緊封閉著的朱紅漆色大門,門口的兩邊是兩隻石獅子。院牆的周圍,栽種著樹木和花草,整個大院套就這麽隱藏在了群山環抱和花草樹木中。要是不刻意去觀察,還真的很難發現。

這樣的大院套,倒是有幾分像是解放前大地主居住的地方。

遠遠看著院落,但是想要走進去卻相當困難。周圍的花草、樹木彷彿是按照著奇門遁甲、五行八卦排列著,要是不知道走進去的方法,隻能是在原地打著圈子,根本就沒法兒靠近。來大灣村旅遊的人越來越多,人們對這處神秘的地方,也就越是好奇。越是好奇,來的人就越多,形成了一個迴圈,誰讓人都有個好奇心呢?

院落內的麵積相當大,正對著門口是一條寬敞的道路,都是用石板鋪成的,兩邊是一棟棟的房屋,靠近左手邊的每一棟房屋的門口,都懸掛著一盞紅色的燈籠。房屋清一色的古建築,但是裏麵的裝修卻是充滿著各種各樣的情調,或是簡約、或是豪華奢侈、或是古樸典雅……單單隻是看著這些裝修和房屋的建築,就知道這院落的主人肯定是相當有錢。

夕陽的餘輝傾灑而下,給這座院落披上了一層金色的麵紗。

在院落中的一棵老槐樹下,幾個美女正閑聊、說笑著,一眼就看得出她們懷有身孕,而且估計都有六、七個月了,小腹隆起著,連坐著的姿勢都是微微後仰著。在她們不遠處的地方,有一個小女孩兒在玩耍著,充滿著祥和、安靜的氣氛。突然間,那個小女孩兒一個跟頭摔倒在了地上,邊哭著邊喊著:“媽媽~~~”

“小憶雨,怎麽摔跤了,沒事兒的,媽媽在。”一個三十多歲的美少婦忙放下了手中縫著的小鞋子,幾步奔走了過去。

將陳憶雨給扶了起來,那美少婦輕輕拍落她身上的塵土,又一個嬌媚的女人從房間內走了出來,笑道:“陳姐,是誰又惹我們的小公主生氣了?小憶雨,來二孃這兒來,二孃給你出氣。”

陳憶雨抹著眼淚,還有些怯怯的模樣,都沒敢吱聲。

陳琳將她給抱起來,轉身笑道:“還能有誰欺負她?自己玩著摔倒了,就哭了,一點沒有小李霖堅強,那孩子多懂事。”

那嬌媚的女人的眼神中流露出來的不捨,歎聲道:“李霖跟著朱總司令和蕭老爺子去了南京軍區,這都大半年了,還沒有任何的訊息,也不知道在那邊怎麽樣了。”

自從李天羽大婚後,在北京的莊園別墅足不出戶地呆了有三個多月,國內就再沒有了他的訊息。誰也沒有想到,他帶著林可欣、曾思敏等人來到了大灣村隱居了下來。這座院落,就是半年前,李天羽來大灣村跟老唐買下的那個山坡,也就是“龍抬頭”的風水寶地。陳琳的老公出車禍去世了,她跟林可欣又是情同姐妹,在戴夢瑤和沈倩的建議下,就跟她們搬到了一起。

畢竟,陳憶雨已經認李天羽,曾思敏她們為幹爹、幹媽了。漸漸地,這樣叫著又不太好,幹脆就叫了爹,和大娘、二孃、三娘……七娘了。盡管李承天和蕭素素都不捨得李霖離開他們,可架不住蕭布侯和朱總司令的強烈要求,李天羽和林可欣也是沒轍,就這麽將李霖交給朱總司令帶走了。但是,李承天提出了一個條件,二十年後,一定要把李霖歸還給回來,還要靠著他來繼承李家的家業呢。

有了孩子的日子,冷不丁的又沒有了,感覺做什麽都提不起精神,空落落的。幸好的是,陳琳和陳憶雨也搬進了大院,讓林可欣失落的內心充實了不少。自然而然的,她對陳憶雨的疼愛,甚至於都快要超過了陳琳了。

曾思敏、林可欣、靈敏兒等人都是聰慧的女人,隱隱間也猜出了什麽,但是陳琳不求什麽名份,隻是甘願跟她們住在一起,她們還能說什麽?再就是,孩子要是沒有父親,那還算是完整的家嗎?就這麽一層薄薄的窗戶紙,誰也沒有去捅破。

陳憶雨張著小手,叫道:“二孃~~~”

林可欣忙上前將她給抱在了懷中,笑道:“看我們的小憶雨,長大以後保管是個漂亮的小美女。”

坐在槐樹下的戴夢瑤、沈倩、曾思敏、邵丹丹、靈敏兒都跟著笑了起來,她們的小腹都隆起了,曾思敏已經懷上差不多有九個月了,輕輕撫摸著小腹,眼神中散發著慈母般的光輝。

也就在這個時候,房間內突然傳來了周雨薇的叫聲:“不行,昨天晚上就是亮了可欣房簷上的紅燈籠,今天晚上無論如何都要亮我屋簷上的紅燈籠不可。”

伴隨著的還有李天羽苦笑著的聲音:“小薇,你講點道理好不好?你屋簷上的紅燈籠都亮了半個月了,我都沒有去跟可欣睡過,難道就不能多陪她兩晚嗎?”

“不行!”周雨薇憤憤地從房間內走了出來,一直到了曾思敏的麵前,才停下腳步,激動道:“曾姐,你們給評評理好不好?你們幾個都懷有了身孕,為什麽唯獨我沒有,我都做過全麵的體檢了,身體沒有任何的問題呀!既然是這樣,天羽哥當然要每天晚上都住在我的房間中了,反正可欣已經生過了,就算是輪也該輪到我了。”

這是什麽邏輯?不過,這事兒還真的挺奇怪的,她們幾個眼瞅著都要生了,怎麽就周雨薇連半點兒的反應都沒有?倆人的身體又都沒有毛病,真是夠奇怪的。

曾思敏隻能是苦笑道:“可能……可能是時間還沒有到吧?小薇,你不能太急了。”

周雨薇激動道:“我哪能不急嘛,你們都懷上了,就我沒懷上,這也太不公平了。”

李天羽紮著圍裙從房間內走了出來,歎聲道:“這種事情又不是買彩票呢,買多了中獎的幾率就大。要真的是那樣,我肯定是每天晚上都在你的房間中。”

七個老婆,睡在誰的房間?這可是個問題!也不知道是誰提出來的,每天黃昏前都抓鬮,抓到誰,誰的房簷上就點亮紅燈籠,就證明李天羽晚上要在誰的房間中過夜。曾思敏、戴夢瑤等人都懷有了身孕,李天羽自然是不能碰她們。這樣,就剩下林可欣和周雨薇了,兩個人都在為每天晚上誰的屋簷上的燈點亮而爭吵著。

每當這個時候,李天羽就頭疼不已,這纔不過是她們兩個,這要是等到曾思敏、戴夢瑤等人都生了寶寶,身體恢複後,該怎麽辦?說是抓鬮,要是有人老也抓不到呢?這事兒,越想越是煩亂,他開始有些羨慕唐寅了。唐寅就丁佩佩一個老婆,沒有人去爭搶,這未嚐不是一種福份。

林可欣不耐煩的道:“行了,行了,別吵了。晚上就在你的房間睡,還不行了嗎?真是的!不會下蛋的雞,就算是再多給它踩幾次蛋,它一樣是下不出來。”

周雨薇叫道:“你說誰是不會下蛋的雞呢?有種你再說一遍?”

林可欣抱著陳憶雨,不屑道:“就算是再說一遍,你又能把我怎麽樣?懶得理你。”

李天羽大聲道:“行了,你們就不要再吵了好不好?我的頭都快要大了。”

他不開口還好,這麽一張嘴,她們幾人的矛頭都落到了李天羽的身上。他還在這兒頭大,要是他老實本分,就娶一個老婆,會有今天這樣的事情發生嗎?應該說,這一切都是李天羽惹得禍事,要怪也應該怪他自己。哼哼!他還在這兒埋怨起來了,活該找罪受。

就在她們炮轟李天羽的時候,外麵突然傳來了敲門聲,老唐的聲音傳了進來:“李老闆,有人找你。”

大院外麵種植著的花草樹木,是老族長按照五行八卦、奇門遁甲之術栽種的,外人休想走進來。平日裏,老唐也不會來打攪李天羽,這回肯定是有大事了。李天羽暗叫了一聲,天助我也!趁著她們微愕的空檔,忙三步並作兩步將院門給開啟了。

老唐走了進來,不過,他的身邊還跟著兩個女生,還沒等李天羽反應過來,其中的一個女生就已經尖叫著喊道:“哎呀,陳姐也在這兒呢?這個小丫頭就是你和李哥的孩子吧?肯定不會錯。”

另一個女生表現得卻是相當冷靜,她就這麽默默地注視著院內的一切,突然大聲道:“李天羽,我和楊娟兒回來了,你不是答應了我們的嗎?怎麽突然變卦了,我需要你給我倆一個合理的解釋。”

就算曾思敏、林可欣等人猜得到陳琳和李天羽有一腿,那個陳憶雨就是他倆的孩子,可這件事情畢竟是沒有點破。有這麽一層薄薄的紗衣來遮羞,總比什麽都沒有穿,就這麽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中的好。誰也沒有想到,竟然被楊娟一句話道破了天機。

本來就在遭受著曾思敏、戴夢瑤等人數落的李天羽,整個人的腦袋嗡的一下,都有了一種想要上前掐死楊娟的衝動。纔不過是一年半的時間沒有見麵,這小丫頭咋還是這麽衝動。陳琳麵色有些慘白,嬌軀微微顫抖著,抱著陳憶雨,強擠出了幾絲笑容:“哦,是楊娟兒呀!你和思思怎麽來了,有些事情可不能亂說。”

偌大的庭院,彷彿是連空氣都不流通了,壓抑得連喘息都變成了一種奢望。

楊娟也是太著急想著見李天羽了,和胡思思在國外的這一年半的時間裏,兩個人原本是抱著遊玩的想法,就這麽渾渾噩噩的過去算了。在這種事情上,還是胡思思比較沉穩,想要在李天羽的身邊占有一席之地,單單靠著年輕的本錢肯定是不行。論起容貌和身段來,曾思敏、林可欣、沈倩等任何一人都要比她們有過之而無不及。隻有真本事,纔是硬道理。

在胡思思的勸說下,楊娟也沉穩了下來,找了所大學深造了一年半的時間,這才剛剛畢業。她們沒有跟李天羽聯係,就是不想亂了心思。終於是拿到了畢業證,兩個人就迫不及待的回國了。撥打李天羽的電話,沒有人接通,這讓她們感到挺納悶兒的,她們又乘飛機回到了南豐市,詢問楊慶利和胡克局,關於李天羽的近況。

半年前,李天羽和曾思敏、戴夢瑤等人訂婚、結婚的,轟轟烈烈,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國人談論著的焦點。不過,在過了幾個月後,李天羽等人就沒有了訊息,就像是失蹤了般,沒有留下任何的線索。楊慶利和胡克局沒有聲張,但是他們隱隱也猜得到,想要讓他們的女兒嫁給李天羽,估計是不太有這個可能了。但是,他們還是費盡心思,知道了李天羽等人隱居在了大灣村。

當楊娟和胡思思問起來,他們本不想說了,可是架不住二人的軟磨硬泡。既然是這樣,還不如告訴她們,讓她們死了這條心算了。歪脖樹多了,何必非要在一棵樹上吊死?不過,他們還是低估了楊娟和胡思思,二人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停留,立即驅車來到了大灣村。當著老唐的麵兒,隻說了一句話:“要是見不到李天羽,她們就死在這裏。”

一般情況下,老唐纔不會帶人去找李天羽。可是如今,卻也顧不得那麽多了,畢竟是兩條鮮活的生命。當李天羽開啟了院門,楊娟和胡思思看到庭院內的曾思敏、戴夢瑤等人都舔著小腹,頓時就明白了怎麽回事。楊娟的性情比較活潑,還好些,可胡思思的嬌軀卻微微顫抖著,險些栽倒在了地上。她忙手扶住了門邊,緊咬著薄薄的嘴唇,連嘴角都滲出了絲絲的血水。從來沒有任何的一刻,她這麽激動過。

李天羽欺騙了她!

深呼吸了幾口氣,曾思敏皺眉道:“既然是都來了,就進來說吧!李天羽,你也進來。”

已經有一隻腳站在門外的李天羽,連頭皮都快要炸開了,尷尬道:“咳咳,那個啥,唐老伯,你找我有事情吧?我這就跟你去村子一趟。”

老唐也嗅到了曾思敏等人的異樣,這種事情還是少摻合的好,他就像是沒有看到李天羽在衝著他猛使眼色,邊往後倒退腳步,邊道:“沒事,我沒找你。二丫倒是叫我有事情趕緊回去,我就不在這兒叨擾你們……”

還沒等老唐的話說完,他的身後已經傳來了二丫的笑聲:“哎呀,爺爺,你也在李哥這兒呀!有一個日本女人要來找李哥有要緊事,我就帶她過來了。”

“啊?”李天羽手扶著門邊,偷偷向外張望,是二丫跟著一個身材瘦高、有著一雙丹鳳眼的美女,她腰肢纖細,雙腿修長,又是緊身的休閑褲和T恤衫,勾勒著“S”形的曲線輪廓,絕對讓人心蕩神怡。不過,李天羽卻沒有這個心思,這已經是盛夏季節,可是他就像是墜入了冰窟中,整個人從頭到腳都滲著涼意,一顆心彷彿在這一瞬間都停止了跳動。

有楊娟和胡思思,就已經夠讓人頭疼的了,二丫怎麽又帶來了一個?老唐站在門口,忙衝著二丫擺手,讓她趕緊先帶人離開,千萬別進院中來。二丫又哪裏知道老唐的心思,迷惑道:“爺爺,你這是怎麽了?她叫做千葉舞,漢語說得相當流利……”

盡管是還沒有踏進院內,但是曾思敏、林可欣等人也聽到了二丫和老唐的對話,她們互望了一眼對方,曾思敏又大聲道:“千葉舞來了?那就進來吧!”

千葉舞認識曾思敏等人,但是也不認識楊娟和胡思思、陳琳,當看到又有三個女人在這兒,不禁一愣。趁著這個空檔,老唐一把抓住了還要往院內走的二丫,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去摻合的好,也不聽二丫解釋,反手就將院門給關上了。連頭都沒有回,老唐就這麽拽著二丫回村子了。

曾思敏、戴夢瑤、邵丹丹和周雨薇都去過日本,跟千葉舞的關係挺不錯的,讓楊娟、胡思思和千葉舞都做了過來,也沒有去問她們,而是將目光落到了還站在門口的李天羽的身上,大聲道:“李天羽,你也過來!”

“啊?哦!”李天羽撓撓腦袋,疾步往廚房走,自言自語的道:“砂鍋上還燉著湯,我去看看……”

“站住!”沈倩的身子有些不太方便,但還是攔住了李天羽,冷聲道:“你過來,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有些事情是逃不掉的,總要有個了斷。”

“對,總要有個了斷。”在這一點上,曾思敏、胡思思、千葉舞等人的觀點都一致,就這麽瞪著李天羽。

李天羽硬著頭皮走了過去,苦笑著道:“怎麽了?你們都這麽看著我幹嘛?”

胡思思緊咬著嘴唇,小心地從錢夾中抽出來了一張疊了又疊的紙,輕輕放到了桌子上,激動道:“這是你給我寫的婚姻協議書,要是一年後我再來找你,你就娶我的,難道你忘記了嗎?白紙黑字,寫的明明白白。”

楊娟急道:“李哥,你還記得跟我說過的話嗎?我再來找你,你就娶我的呀!”

千葉舞鎖著眉頭,緩緩道:“半年前,你和曾姐、可欣等人訂婚、結婚的大喜日子,我和我伯父、還有渡邊正雄、渡邊玲奈等人來找你,你私下裏跟我說的話,應該還記得吧?我放棄了山口組第七代組長的身份,這麽遠來找你,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

“這個……”這種事情讓李天羽怎麽來回答?這麽多雙眼睛虎視眈眈地望著他,一個不小心就是破釜沉舟的可怕後果。

他就這麽略微沉吟了一下、靈敏兒、沈倩等人都激動地站了起來,激動道:“李天羽,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呀!你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反正事情也趕到這兒了,就是不豁出去也不行了。李天羽硬著頭皮,喃喃道:“那個……那個啥,咱們院中不是還有六、七間空房嗎?楊娟、思思和千葉舞這麽遠的趕過來,也不容易,還是先住下來休息,事情咱們慢慢再談怎麽樣?”

林可欣點頭道:“行倒是行,你說的這個建議,我是接受。就是想問你一聲,是不是也應該在她們的房簷上掛起紅燈籠呀?”

真的沒有想到這麽爽快就同意了,李天羽一激動,脫口而出道:“當然要掛上……啊?不是這個意思,是……”

曾思敏振臂一揮,大聲道:“還是什麽?你這個拈花惹草,就知道風流快活的家夥,你說你惹下了多少的風流債?姐妹們,我們今天非好好的教訓他一頓不可……”

靈敏兒、沈倩、戴夢瑤等人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了,剛纔在胡思思、楊娟和千葉舞沒來之前,她們就想著要收拾李天羽一頓了。這下,更是激發了人民群眾的內部矛盾,在敵我形勢嚴峻的情況下,她們瞬間抱成了一股繩,對著李天羽撲了過去。

她們都懷有身孕,李天羽自然不敢反抗,沒兩下,就被按倒在了地上。

楊娟、胡思思和千葉舞這麽辛苦的找到這裏,不知道受了多少的委屈,李天羽還是沒有給她們一個明確的交代,這讓她們也感到特別的不忿,立即也加入了戰團。一時間,慘叫聲連連,李天羽連連的喊叫:“我自己打我自己還不行嗎?小心動了胎氣……”

捱打也就算了,這要是真的動了胎氣,李承天和蕭素素還不扒了他的皮。

……

這個大院太過於神秘,來大灣村旅遊的人又沒法兒走進院子,隻能是站在遠處遙遙張望。可惜的是,白天什麽都看不到,隻有在晚上的時候,才會看到房簷上懸掛著的一盞大紅燈籠。這盞燈籠偶爾會變換下位置,但一直是一盞,從來沒有變過。

可即便是這樣,這些人也樂此不疲,每個來的人都要站到高處眺望一下。今天,他們發現了一件讓他們震驚不已的事情,院內的大紅燈籠竟然同時亮了五盞,在漆黑的夜晚中,又紅又亮,更是平添了幾分神秘氣息,越來越濃。

關於大院的傳說一直沒有停過……

後記:時間過的真快,轉眼間一年多的時間就過去了。這本《合租情人》也終於是寫完了,每天晚上都是淩晨24點更新三章,偶爾再加更和爆發,竟然從來沒有間斷過,連紅杏自己回頭想想也有些不可思議,嘿嘿。

這本書傾注了紅杏太多的心血,有不足之處,希望大家夥都能夠諒解一下。在結尾的地方,特意多寫了幾章李霖,就是為了給《合租情人》的第二部留下想象的空間。第二部的主角會是李霖,比李天羽、李承天更為強大的一個人。有時間,紅杏會好好醞釀構思,讓《合租情人2》跟大家見麵。

現在寫的新書是《人生如此多嬌》,已經更新了,風格依舊。書號:156814,連結地址:http:\/\/www.zhulang.\/156814\/index.講述的是一個剛剛高中畢業的學生楊小寶,奮鬥上進的故事。楊小寶是個看上去老實得不能再老實的青年,內心卻是邪惡得很,他還擁有著謎一般的身世。且看一個小人物,如果權錢雙握,憤闖天涯!保證精彩,希望大家能夠繼續支援紅杏,懇請兄弟們去《人生如此多嬌》那裏收藏一下,能留言就更好了。

行了,說多了都是故事!

再俗套的話,還是要說一句:謝謝大家,祝大家在2011年行大運,發大財,能夠多找幾個情人合租。

紅杏2011年3月1日。甘嶺下來,哪能不讓人震驚!不知道結果,但滕翼當然是相信唐寅,心下暗笑,忙上前扶住了臉色蠟黃,大口地喘著粗氣,手支撐著牆壁的唐寅,急道:“唐先生,你這是怎麽了,跟你一起去的黑殺呢?怎麽……怎麽一個都沒回來?”唐寅跌跌撞撞的進了房間,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卻在滕翼離去幫著倒水的時候,他又從沙發上滑落了下來,就這麽癡癡呆呆的望著前方,讓伊藤千尋的心更是揪了起來。忙蹲下身子,伊藤千尋急道:“唐兄弟,怎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