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0章 意外訊息!

可就有的麻煩了,牢獄之災是少不了。”陳**眼神放肆的在秦墨濃身上來回打量,等秦墨濃都有些慍怒了,他才轉頭對沈清舞問:“小妹,這是哪根蔥?”“秦墨濃,杭城大學最年輕的副校長,同時也是整個華夏最年輕的名府副校長,還是我們學校的第一美女。”沈清舞對陳**眨了眨眼睛:“哥,九十分以上?”聽到這些頭銜,陳**態度急轉,滿臉堆笑的說道:“哎呀,原來也是位大才女,失敬失敬,久仰久仰。”說罷,陳**伸出手,秦墨濃...一串錐心尖銳的犀利話語脫口而出後,陳**並未停止,繼續疾言厲色的逼問道:“喬晨玉這些年背著你偷人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吧?你頭頂的綠帽子綠的都快發光了!你不覺的你活得太沒骨氣了嗎?!”

“陳**!你夠了,夠了!別再說了!”常守玉無法承受,憤怒的吼道。

陳**不為所動道:“現在擺在你麵前的路很明確,要麽把你知道的事情說給我聽,幫我扳倒喬晨鳴!要麽就是從這裏走出去,然後不明不白的被喬家殺人滅口!然後你的私生子,你的情婦,一個個的跟著下去陪你!”

“陳**,你別逼我!我不能說!我真的不能說!說了我會死的!我會死全家的!”常守玉恐慌說道,心智正在崩潰!

陳**語重心長道:“但你現在已經別無選擇了啊!你不出賣喬晨鳴,你就不會死全家了嗎?不存在的!喬家會殺了你和你的孩子情婦!可能不會動你的父母與兄弟姐妹!但是我會啊!王金彪的心狠手辣你不會不清楚吧?他可是什麽事情都會做的出來的!”

“陳**,你這個畜生,你這個該死的惡魔!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常守玉瘋狂嘶喊,王金彪第一時間上前把他按在了桌麵上,不讓他瘋狂掙動的身體做出什麽過激之舉!

陳**無動於衷的說道:“惡魔嗎?你錯了,我不是惡魔!你們纔是惡魔!如果你們都無懈可擊,我怎麽可能找到你們的弱點呢?”

“就是因為你們的缺德事做得太多了!才會落到現在這個下場!說實話,就是把你們這樣的人挫骨揚灰,我心中都不會掀起任何一絲的憐憫跟波瀾!”

陳**拍了拍常守玉的臉頰,冷冷道:“好好考慮清楚吧!我給你五分鍾的時間!但我必要提醒你,隻有跟我合作,你纔可能獲得一線生機!”

他要做的,就是把常守玉逼到絕境,隻有這樣,常守玉纔敢反叛在他心中早就根深蒂固強大的喬家!

他走到窗邊抽了根煙,沒有去催促什麽,一切都很平靜,他相信,給常守玉時間,常守玉會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

而對他陳**來說,常守玉今晚也必須做出讓他滿意的正確選擇!他既然出手了,肯定就不會空手而回!

常守玉抱著腦袋跪在地下痛苦的抽泣著,這是一個人絕望時候才會出現的崩潰情緒!他此刻就是這樣......

陳**一根煙抽完,五分鍾也過去了,常守玉還在痛哭,但是陳**依然沒有催促,眼中更沒有絲毫憐憫!這種人落到再淒慘的下場,也是咎由自取!

本就就不是什麽善人,自然得不到善人應有的待遇!

終於,常守玉的抽泣聲漸漸停息,他昂起了腦袋,跌坐在地下,看著陳**說道:“你能不能保證,我跟你合作你就能保我性命?”

陳**這纔回頭,重新坐在了沙發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說道:“當然!我對待願意幫助我的人,還是很和善的!你放心,隻要你幫我扳倒了喬晨鳴,你就會很安全!我保證,喬家動不了你!而他們也沒有機會動你!”

陳**笑吟吟的說道:“做為喬家的人,你應該很清楚,我的目標可不僅僅是一個喬晨鳴,我要做的是把整個喬家扳倒!所以你認為,喬家到時候還有報複你的閑心和能力嗎?”

說著話,陳**很熱情的把常守玉扶到沙發上來坐下,又遞給他幾張紙巾讓他擦拭臉上的眼淚,滿臉笑容的說道:“所以你就放一萬個心吧!你會很安全的!那麽,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一些有用的東西了吧?”

咬咬牙,常守玉像是豁出去了一般,道:“好,我說!我把我知道的事情統統都告訴你!但是能不能扳倒喬晨鳴,我並不確定!”他知道,他現在別無選擇了!陳**這個魔鬼給他走了一條不可能回頭的絕路!

“喬晨鳴並不是像表麵上看起來的那麽剛正不阿!他受過賄,並且我知道牽扯金額也很龐大,他在暗地裏還做過不少違紀的勾當!”常守玉說道。

陳**蹙了蹙眉頭:“你有證據嗎?”

“沒有!喬晨鳴這個人做事一向都很小心謹慎,堪稱滴水不漏,即便是對我,他也都不是完全信任!很多事情我都隻是捕風捉影!”常守玉道。

陳**對這個回答顯然相當不滿意,他說道:“如果你隻是這樣的誠意,那麽我想連我也救不了你和你的全家了!你還是要一心赴死嗎?”

且不說常守玉所說的有沒有證據,即便拿到了證據,光想憑這些就鬥垮喬晨鳴,顯然也是不太可能的!力道遠遠不夠!

常守玉狠狠一顫,連忙道:“沒有,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其實知道的東西並不多!隻有一件事情,對喬晨鳴來說應該是致命的!但這件事情即便說出來,也沒什麽用處了!因為根本找不到證據!”

“哦?說說看!”陳**來了興趣。

常守玉深深吸了口氣說道:“三年前,在喬晨鳴上任常務副市長之前,有一個競爭對手!按資曆和實力,他的這個對手都要強過他!幾乎是板上釘釘的能把他擠下來!但就在上麵派人來考察他們兩個的時候!他的競爭對手突然出了車禍,當場暴斃身亡!”

聞言,陳**臉上浮現出一抹有趣的笑容,他道:“你的意思是說,那個跟他競爭常務副市長位置的人,那場導致他死亡的車禍,跟喬晨鳴有關係?”

“沒錯!我確定,一定跟喬晨鳴有關!因為有一次我無意中聽到喬晨鳴和喬建業的對話,商議的就是怎麽把那個人弄死!”常守玉說道。

“這倒是一個很有價值的訊息,不過三年前的事情,現在要查基本上不可能了!而且就憑喬建業和喬晨鳴的智商,也不可能會留下什麽痕跡的吧?”陳**敲了敲腦袋說道。後的安全出口挪去,就在她快要接近出口的時候,陳**的表情忽然變了變,對著安全出口喊到:“都別衝動,她身上有炸彈!”婦女被這突如其來的提醒嚇了一跳,雖然心裏素質很好,但還是難免心神一慌,忍不住用眼角餘光撇了撇身後。就在這個時候,陳**豁然抬起了手槍,速度快如閃電。“砰”的一聲,陳**無比果決的扣動了扳機,在子彈出堂的一瞬間,他整個人也跟著飛掠了出去,那樣子,就像是在跟子彈賽跑,場麵震撼至極!“噗”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