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8章 你找錯人了!

永福的效率很高,中午就派了周雲康來會所找秦若涵簽合約,一個名字簽下,一個手印按下,“金玉滿堂”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這麽白白的拱手相讓。秦若涵自然是及其不甘,不過在強敵麵前,她隻能選擇忍氣吞聲,同時,也讓她心中那股仇恨變得更強,她不光要讓黑龍會這些劊子手付出慘重代價,更要為死去的父親報仇!整個過程,陳**並沒有參與,他此刻正躺在辦公室裏呼呼大睡,不過有人似乎並不想讓他清閑下來。簽完合約後,周雲康竟然主...說完一句話,王金彪接著道:“六哥,恕我直言,他能成為突破口,有點不切實際!他背靠喬家,這些年也隨著喬家風生水起,怎麽可能幫著我們反咬一口喬家呢?況且他身上怎麽可能會有能扳倒喬家的契機?”

陳**不急不緩的笑了起來,把洗淨的褲子丟到了水池中,說道:“表麵上看起來不可能的事情,實際上並非就一定不可能!關鍵的細節總是會出現在不經意的人或事身上嘛!不試試,怎麽就知道不可能呢?”

“據我所知,常守玉好像也並不如你說的那麽風生水起吧?他跟喬晨玉結合十年,從十年前的一個正處,到現在的一個副廳,並且還是個位不高權不重的清水衙門,似乎不太如意!”這時,坐在不遠處的沈清舞悠悠說道。

聽到沈清舞的搭茬,陳**灑然一笑,對於沈清舞能這麽瞭解喬家的人,他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他相信喬家每一個人的資料,乃至旁係邊緣人物的資料,都會被這個不動聲色的小妹收集,並且盡可能的瞭解!

她做事,不喜歡聲張,但她往往都能悄無聲息的把控住全域性!

陳**笑看王金彪:“看,你對喬家的瞭解,似乎並不全麵和透徹!”

王金彪猛然一怔,垂頭說道:“六哥吩咐,我辦事!”

“你說有沒有可能請常守玉來跟我好好談談?”陳**用清水淌著那些滿是洗衣液的衣褲:“我要的不是強行!綁架一個公務人員,這可不是明智的做法,我要的是他能心甘情願的跟我來談。”

“我知道了六哥,三天之內,我搞定這件事情!”王金彪肯定的說道。

陳**點點頭:“抓緊去辦吧!做事謹慎一點,我不希望這件事情節外生枝,更不希望被喬家人提前知道我們在打常守玉的主意!”

王金彪走後,陳**才把被衣褲蓋在下麵的一套女士內衣翻出來仔細清洗,這套白色的棉內衣帶著蕾絲花邊,但中規中矩。

這個細節被沈清舞撲捉在了眼中,她嘴角翹起了一個美輪美奐的驚豔弧度!

兩天後的晚上,在一家娛樂會所的包間內,陳**見到了常守玉!

這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相貌堂堂帶著副近視眼鏡,真如王金彪所說的那樣文質彬彬,書生氣息較重,麵相也不凶!

看到包間內的陳**,常守玉的神情明顯一怔,臉色都沉下去了幾分,他對王金彪說道:“王老大,你說的要帶我來見一個對我至關重要的人,就是陳**?”

“沒錯!”王金彪點點頭。

常守玉凝了凝雙目,說道:“那很抱歉,我跟這個人沒什麽好談的,素不奉陪!”說著話,就要轉身離開。

陳**氣定神閑的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道:“常守玉,既然來都來了,何必急著走呢?不想坐下來聽聽我為什麽找你來嗎?”

常守玉回過身,看向陳**,說道:“不好意思,我覺得我們之間最好還是什麽都不要談,我們兩的立場很明確,見麵都是一種多餘!”

“那可不一定,或許我能給你帶來什麽驚喜呢?”陳**笑吟吟道。

“謝謝你的驚喜,但我沒有任何興趣!”說罷,他還是執意要走。

陳**對王金彪使了個眼色,王金彪心領神會,挑出了一段視訊給常守玉看,視訊中是一個熟睡的男孩,男孩看上去七八歲的模樣,很可愛,睡的很香!

然而這個視訊卻讓常守玉不淡定了,他怒吼道:“王金彪,你個王八蛋,你把他怎麽樣了?你敢動他一根汗毛,我饒不了你!”

陳**笑道:“常廳,他是誰?對自己的兒子怎麽能用他呢?多不夠親近啊?你這個私生子,恐怕你家母老虎喬晨玉並不知道吧?我們試想一下,如果被她知道了,你會如何?”

“陳**,你到底想幹什麽?!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我根本聽不懂!”常守玉神情驟變,沉聲喝道。

“不知道嗎?那好吧,你現在可以隨時離開!不過我很難保證你以後還能見到視訊中的那個男孩,當然,他跟你也沒啥關係!”陳**嗤笑說道。

常守玉頹然,他陰狠道:“陳**,你贏了,你別動他,他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陳**笑意盎然道:“早這麽說不就行了嗎?何必要大動肝火呢?放心吧,你兒子不會有事的,隻是讓人帶他去遊樂場玩了一下午,累了就給他找個賓館睡下了,明天就能安全回家!”

“現在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了嗎?”陳**心平氣和的問道。

別無選擇下的常守玉坐在了陳**的對麵,他深深吸了口起,盯著陳**道:“陳**,你找我來到底是為了什麽?我身上還有什麽是值得你注意的地方嗎?你就算要找,也是去找喬家那些人,我在喬家隻是個外姓!”

陳**擺擺手,熱情的為常守玉倒了杯茶,說道:“常廳,你好歹在喬家也待了這麽多年,可不要妄自菲薄了,你在我眼中的作用,比其他人可大多了!”

常守玉冷笑,沒去接茶,而是說道:“有什麽話就直說吧!”

陳**聳聳肩,把茶杯放在桌子上,說道:“常廳既然這麽爽快,那我也就不兜圈子了,我直說!我這裏呢,現在有件事情需要請常廳鼎力相助,不知道常廳願不願意賣我這個麵子啊?”

常守玉眉頭跳動,但想到了兒子還在陳**的手中,他隻得忍氣吞聲道:“什麽事?”

“我要扳倒喬晨鳴卻不知從哪下手!我聽人說,常廳有辦法可以幫到我!”陳**盯著常守玉的眼睛,道:“當然,幫不幫我是你的自由,我絕不強求!”

聽到陳**的話,常守玉炸然而起,他說道:“你想扳倒喬晨鳴跟我有什麽關係?我又能幫到你什麽?你找錯人了!”反正你該看的都看了,不該看的也看過了,我怕什麽?”秦若涵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樣子。陳**賊笑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不如再看一次?反正一次兩次都是看。”“好啊。”秦若涵冷笑抬起那精緻的小腳,不輕不重的踹在陳**的腰間:“想看啊?看臭腳丫吧你。”陳**很不客氣的擒住了這堪堪一握的小腳,白皙的肌膚,圓潤的腳裸,匆匆如玉的腳趾,還有那妖媚般撩人的美甲。輕輕嚥了咽口水,陳**玩把著秦若涵的三十六碼小玉足,這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