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早已枯竭的心靈瞬間無比滋潤和舒適。他總是能給我意想不到的溫暖和安全感,總是讓我瞬間繳械投降,不去想未來和將來,隻有眼前的美好。我的心情也跟著晴朗了起來,我漫不經心的問:“一會兒要吃在老宅吃晚飯嗎?”“你想在那裏吃嗎?”我搖搖頭,想纔怪呢,那個地方我雖然還沒去過,可是一想起就覺得壓迫力十足,恨不得連踏進去都省了。“那我們就回來再吃。”南宇圳絲毫沒有猶豫,他說:“我已經好幾年都沒在那裏吃過了,每個月...“你……”

醫生自動認輸,兩人的話題轉到我身上,“這位是誰啊,竟然讓你這麽緊張她?”

南宇圳雙手插兜,挑了挑眉,竟然擺出一副無辜的樣子,回道:“一個不小心被我撞了的瘋女人。”

“你纔是瘋子。”我本想一直當個旁觀者,奈何南宇圳竟然這麽說我,我氣得反駁道。

“嘖嘖,南宇圳,你的能力不行啊,還沒搞定啊。”一旁叫秦奕的醫生還在添油加醋,說的好像我和南宇圳有什麽曖昧關係似的。

“我們沒關係。”我趕緊撇清關係,沒想到和南宇圳異口同聲,這下更是說不清。

“嘖嘖嘖,好,你們沒關係。”秦奕終止了話題,給我包紮傷口,我有些不情不願。

包紮完,我的胳膊上被纏了一層層的繃帶,活動都變得不方便。

南宇圳簡單粗暴的拉著我出了診室,而我連甩胳膊的動作都做不出。

“你又要幹什麽?醫院也去過了,我可以走了吧。”

南宇圳看了我一眼,表情好像我剛剛說了什麽可笑的事,“換車花了我幾千萬,你這就想走?”

我瞬間愣住,一時無法接受幾千萬這個數字,所以他是讓我賠這幾千萬?就因為我弄髒了他的車?

“我隻是弄髒了你的車,憑什麽要賠償那麽多?”我反問他。

“你不僅僅是弄髒了車,還影響了車的效能,我如果不換新的,萬一出了事故我豈不是得不償失。”頓了頓,“你不信的話,我可以出示檢查證明,不然你也可以去告我。”

強買強賣。我心裏這樣想著,他明明就是已經計劃好的,一個能買得起幾千萬車的人不是我惹得起的。想想昨天我主動找上他,簡直是自作自受。

幾千萬夠我不吃不喝賠一輩子了,一輩子都還不完。我已經認定了南宇圳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主,虧自己前一秒還有點感謝他。

“怎麽,賠不起?”見我不說話,南宇圳再次打擊我,頓了頓,接著說,“那就打工還債。”

我險些要口吐白沫昏死過去,忙鎮定了一下,說道:“你說的容易,我一個月也掙不到幾萬。”

“那就來我這裏打工。”南宇圳說著扔給我一份檔案。

我翻開,封麵上印著大字“還債合同”,大致內容是我從簽字起就要負責他的生活起居,以及工作行程,就像貼身秘書。直到債務還清或者被他主動辭退。

看起來沒什麽不妥,表麵上對我有利,但是更像是賣了身。

我眉頭皺成一團,無法決定。

“我給你一天的時間考慮,同意了就簽好字來找我,不同意那就明天帶著五千四百萬來找我。”

南宇圳這話根本就沒有給我其他選擇的餘地,不等我說什麽,他已經開車離開了。

躺在閨蜜家的床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一邊是離婚未果,一邊又是莫名其妙欠下的債務。

我想不出什麽解決辦法。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是一辰卻也仍舊如昨天一樣,堅決的點了點頭,接下來這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那哥哥你能教我嗎?我想學會哥哥所有會的東西,那樣,等我像是哥哥一樣大的時候,就一定會比哥哥還要厲害了。”一辰的一雙眼睛當中滿是期待,亮晶晶的彷彿能夠照亮人心一般,讓人覺得溫暖。而我此時也終於放下了心來。一辰還是原來可愛的一辰,我真怕那些仇恨會讓原本可愛的他變成另外的一副模樣。畢竟,他還隻是個孩子,太容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