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賀煜 賀書韻(8)

湯放在桌上。“陸阿姨做的,給你送來,還有這個邀請函,我的個人獨奏會,你能來就來吧。”聽完剛剛一番話,她已經不期待陸知衍能來了。誰知他一手接了過去,語氣不是很好。“知道了。”或許是害怕許莓想多了,陸知衍再次開口。“許莓,你能得到的隻有陸太太的位置,其餘的不要妄想,這是我對你最大的寬容。”許莓冷笑,寬容。說得多麽義正辭嚴啊。她走到一旁給自己接了點水,潤了潤嗓子後才開口說道。“陸之衍,我們認識十多年,結...賀煜原本想著這件事賀書韻有自己的考量,但是過了許久,還是等到文老師打電話給他問道賀書韻有沒有想好,賀煜才知道,賀書韻這是真的不打算去了。

週末的時候賀書韻都要回賀家,每次週末的時候她都會回家陪賀母吃飯。

賀煜一般都沒空回來。

今天賀書韻剛到家的時候就看到客廳的沙發上多了個人的身影。

賀煜稀奇地在家。

自從上次在賀煜家住了一晚之後賀書韻有一段時間沒見到他了。

今天再看到他,總感覺今晚還有事發生。

她總是能仔細觀察到賀煜的表情,今晚的賀煜像是藏著事一樣,不知道回家前她和賀母聊了什麽。

心裏有事,賀書韻晚飯吃得都心不在焉地。

晚飯過後,賀煜才開口叫道賀書韻。“等會來我房間一趟。”

他說完就直接上樓了,和很多年前她犯了事一樣,賀煜總是麵色平淡地讓她去房間一趟。

去了總免不了一頓訓斥。

賀書韻想了會兒自己是做了什麽讓賀煜不高興的事嗎?

她想了會兒也沒想出來個究竟。

走到賀煜房門口時輕輕敲了敲房門,開門後就看見賀煜坐在桌前,電腦的螢幕亮著,燈光映在賀煜的臉龐上,賀煜抬眼讓她坐下。

賀書韻坐在書桌前,還沒等她開口,賀煜就略微嚴肅地問道。

“最近在學校還好嗎?”

賀書韻總覺得今天的賀煜不太對勁,點了點頭。

“還好。”

隨即話音剛落就聽見賀煜詢問了聲。

“還有一年你就畢業了,未來有什麽打算嗎?”

聽到這兒,賀書韻的手心微微攥緊,忽然想到一件事,國外的研究室名額,這件事她一直沒開口,也沒打算說。

她隻想待在國內,在賀煜身邊。

就算沒有和他同處一份工作,在一個城市裏也是好的。

若是要她一個人去異國他鄉,她真的不行。

“畢業,暫時還沒有想法。”

對於未來的事情,暫時還說不準,更何況,她並不覺得自己會找不到好的出處。

賀書韻的視線落在桌麵上,聽到她開口說沒想法,賀煜的手落在桌麵上,指節輕輕敲打著桌麵,像是一點一點地敲在她心口上一樣,難熬。

安靜了幾秒後賀煜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為什麽不想去國外?”

他沒有追究她瞞著不說的原因,隻是直接問她為什麽不想去。

這一刻賀書韻也清楚地知道賀煜找她談話的目的。

可為什麽不想去國外,她要怎麽說?

腦袋裏還在組織語言,不知道怎麽說出口,賀書韻隻好開口敷衍道。

“國外我人生地不熟地,我又不愛社交,怕融入不了國外的生活。”

說完賀煜沒有立馬開口,手上的動作也停下來,見他遲遲沒有開口,賀書韻才微微抬眼,看了眼對麵的人。

剛偷看了一眼賀煜就開口。

“就隻是怕不適應?這都是小事情,你總要學著走出去,這不是什麽大問題,為了這點小事拒絕這麽好的機會,賀書韻這不是你會做的事。”

是了,以賀煜對她的瞭解根本不會信這個理由的。

賀書韻一時慌了神,咬咬牙直接開口。

“我就是不想去國外,我就是想在國內待著不行嗎?”

她的聲音有點大,臉頰有點紅,賀煜還是第一次看到賀書韻會大聲和他說話,不由得有點被氣笑了。

他忍著笑意說。

“你現在是想幹什麽?那不去國外也行,京市也有一個類似的合作專案。雖然比不上國外,但去曆練一下也是好的,你喜歡科研,就好好去做,不要任性。”

賀煜好好地和她說道,不知道怎麽的,總覺得賀書韻是不是叛逆期來得太晚了點。

賀書韻坐在椅子上,腦袋裏都是他剛剛說的話,不去國外,就去別的城市,還叫她不要任性。

他就真的這麽想讓她離開他身邊嗎?

賀書韻緊緊攥著自己的手,掌心被指甲戳著,有點痛。

但是眼前的人是賀煜,她好像又什麽都做不了。

她第一次發現,自己對賀煜的感情遠遠超出了自己可以控製的地步,她的佔有慾在這一刻占據了她的大腦。

見賀書韻沒說話,賀煜又問了聲。

“不說話了?我是在問你的意見。”

賀煜見賀書韻低著頭,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變化,隻是她如蚊般的聲音,又小又輕。

“不去國外就要去京市嗎?”

賀煜抬眸看了她一眼,冷冷應道。

“對,這是在給你以後選好路。”

說完,他似乎好像聽見了斷斷續續的抽噎聲,他皺著眉再抬眼就看到賀書韻眼眶微紅,賀煜的眉目一下子鬆了些。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剛剛說的話逼得她太緊了,剛想說什麽就看她被咬得殷紅的唇微動。

“賀煜。”

這是賀書韻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賀煜覺得有點不對,就看她吸了吸鼻子繼續說道。

“你就這麽想把我送走嗎?我就不能留在海市,留在你身邊嗎?”

說完她停頓了兩秒,她知道自己這樣說,已經是不對的了,簡單的幾個字就已經讓她的心思表露無遺了。

賀煜肯定會生氣的,趁著他還沒開口,賀書韻就先起身,看著他的眼睛,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

“我會去國外的,不用你操心了。”

說完心裏空落落的,像是被掏空了一樣難受,下了這個決定,就意味著,她和賀煜要分開很久。

時間是最讓人說不定的東西。

更何況賀煜已經到了被賀母催婚的地步,下一次也許就會是聽到他的喜訊。

趁早說出來也好,總好過被賀煜主動發現。

賀書韻走出房門的時候賀母已經回了房間,她走到自己房間門口卻不想進去,賀書韻在房間裏簡單收拾了點東西就出了門。

剛走出去就看到傭人問她,賀書韻也隻好編了個理由,說是學校有事。

到學校後手機裏依舊沒有收到賀煜的訊息,賀書韻想他肯定是生氣極了。

在宿舍的床上賀書韻睡不著,開啟賀煜的聊天框重新整理了很久都沒看到新的訊息,眼睛酸澀地濕了半邊枕頭。

掙紮了好久才關掉手機把自己埋在黑暗裏,讓酸澀的心情滋長。著牆上的照片,小心翼翼地撕下來,翻到背麵時,發現背麵都被寫上了時間,在每一段時間裏許莓都能在自己記憶裏找到那個時間段的自己。她想那個時間段裏的薛岑又是什麽樣的?她將每一張照片撕下來收好,像是懷揣著一個美好的秘密一樣。“怎麽都收起來了?”薛岑小心問道,把這些東西放出來,隻是突如其來的一個想法,像是想給過去的自己一個交代。像是想隔著光陰一樣,告訴很久以前的自己。你看,你們會在一起的。許莓低頭看著那些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