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賀煜 賀書韻(4)

了,她點頭眉眼彎彎的,臉上的紅潤因為卸完妝更加明顯了,聲音嬌軟可愛:“好多了,謝謝你呀。”薛岑坐在床邊,撥了撥她眉心的發絲。“要洗澡嗎?自己可以嗎?”“可以的。”許莓這會兒已經醒了一半了,洗個澡應該還是可以的。“那我站在門口,有事就喊我?”薛岑在衣櫃裏給她拿了一套睡衣放在衛生間裏,許莓坐在床邊醒了醒神才慢悠悠地走到浴室裏去。沒一會兒水聲響起,薛岑就靠在門上,過了好一會兒裏麵忽然傳來一聲:“薛岑。”...被賀煜訓斥後,賀書韻就沒有再幫人遞情書給賀煜了。

日子過得飛快,賀書韻還在初三的時候賀煜就高考了。

賀家人一直都在關注賀煜的身子,對於賀煜的成績,一直都是抱著無所謂的態度,但沒想到賀煜可以一下子考中海城大學。

賀家人高興得不行要大擺宴席,唯獨賀書韻一直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

一直到宴會結束回到家的時候賀煜拉住賀書韻問了聲。

“今天怎麽不開心的樣子?”

賀書韻原本以為賀煜是今天的主角不會注意到這件事,但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

“沒有不開心,哥哥考上大學,我肯定是高興的。”

她說話的時候垂著頭,雖然看不清臉,但是光聽聲音就知道這人又騙人了。

賀煜笑了下,轉身拉著她進了房間。

賀煜坐在沙發上拍了拍旁邊的座位。

隻是眼前的人就隻是站著,沒有走過來坐著。

“不肯坐?那就站著吧,好好說說為什麽不高興,別想著騙我,說實話。”

賀煜的聲音比起幾年的時候更有磁性了不少,聲音沉沉的和班上那些女生喜歡的CV大大聲音差不多。

但是聽到賀煜這麽嚴肅地說話時,賀書韻心裏還是不免一驚。

“哥哥要去上大學,以後我就隻能自己去學校了。”

賀書韻聲音很小,低到賀煜身子都要往前微傾才能聽得清。

聽見後賀煜沉沉地笑出聲,一隻手捂著嘴,肩膀都在微微顫抖。

“所以是覺得我以後不會送你上學了不高興?”

賀煜雖然不知道為什麽這件事會讓她不高興,但下意識地覺得她大約還是沒什麽安全感。

看來這唯唯諾諾的性子,骨子裏還是沒變。

“賀書韻,開學我去大學,你也初三了,你班上的小朋友,還要家長接送嗎?”

賀書韻被問得愣住,的確,班上沒有人被家長接送的,??就連賀煜也隻不過是每天上學的時候順路而已。

見她還是呆愣在原地賀煜聲音放輕了點。

“賀書韻,你要習慣現在的生活。”

他這樣說,賀書韻也明白他的意思。

她點頭,“我知道的,哥哥早點休息吧。”

說完,她才拖著步子走到門口,關門的前一刻,賀書韻看賀煜還坐在沙發上,沒有回頭。

房門關上,屋內又是寂靜一片。

賀煜成年禮的時候正好是他開學前夕,賀家辦了場宴會,海城有頭有臉的人物基本上都來了。

也是在這一天,賀煜被任命為賀氏的下一任接班人。

他在他十八歲的這天,得到了別人終其一生都不能完成的目標。

他就站在台上週身都暈滿了光輝。

賀書韻也是從那一刻真切地感受到。

她和賀煜永遠都不能站在同一高度。

宴會上大部分的人基本上也認識賀書韻,雖然知道是領養的,身份什麽的說不上台麵,但在人家的地盤上也不會有人多嘴說上兩句。

晚宴到後半場的時候,賀書韻跟著賀母見了不少人,賀母對她很好,每次這種宴會都會大大方方地將她介紹給別人認識。

賀書韻感覺臉上的表情都快笑僵了,這才和賀母說了一聲去旁邊休息。

宴會舉辦的地點二樓有個很大的露台,賀書韻覺得累,直接上了二樓去透透氣、

露台上的人不多,但基本上都是賀書韻見過的,有些是和賀煜一個年級的富家子弟,還有些是學校裏的同學。

大約是賀母為了給賀煜鋪路順帶讓大家認識賀書韻,家中有點資本的都被邀請了過來。

露台有點涼,幾個人站在那邊聊天賀書韻沒打算過去打招呼,隻是在一旁的鞦韆上坐下。

她眯著眼剛想休息一會兒,就感覺有人走進,一睜眼就看到剛在一旁聊天的幾個人走了過來。

臉上雖然帶著笑,帶賀書韻卻感覺不到有多和善。

甚至在他們的眼神裏看到了一點不舒服。

賀書韻看到這樣的場景也隻好先走了。

誰知道剛起來就被人攥住手腕,賀書韻皺著眉看著那人,那人才下意識地鬆開了手。

“先別走啊,我們認識認識。”

賀書韻對這種事沒興趣,轉身就要離開,那人卻不依不饒緊跟其後。

賀書韻渾身都不自在轉身就說了句。

“不好意思,我沒有和你認識或者交朋友的打算,還請你不要繼續跟著我了。”

今天是賀煜的成人禮,她必須顧及分寸。

那人一聽臉色驟變,伸手就拉著賀書韻不讓走,手腕上的力氣格外地大,像是要把她的骨頭捏碎一樣。

“不是,和你好說不肯聽,真以為自己是賀家的小姐啊?穿了身高定就真當自己是什麽千金小姐了,要不是我媽非要我來,誰樂意來一樣呢。”

那人被下了麵子,幹脆就不繼續裝下去了,臉上也沒了笑意,賀書韻又怎麽不知道他們的意思。

“既然這樣那請你不要繼續跟著我了,我是什麽身份也不需要你來提醒我。”

賀書韻被捏得疼,掙脫著那人的手。

那人還想再說什麽,忽然就被人從身後用力地一腳踹倒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人扶著自己的腰,剛準備破口大罵就看到了賀煜的臉。

那副高高在上睥睨眾生的模樣嚇得他要罵出口的話又收了回來。

“怎麽,找場子找到我賀家的地盤上了?”

“你是個什麽東西,在我場子教訓我的人?”

賀煜走到他身邊,一隻腳踩在他的手腕處,和他剛剛捏著賀書韻的手腕一樣。

他每說一句,腳上的力度就重了幾分。

直到那人受不了直喊疼。

“啊啊啊啊,對不起對不起,賀少真的對不起,我的錯我的錯,我不應該說您妹妹的不是,賀小姐,就原諒我的不是吧,啊啊啊啊,疼、疼疼。”

賀煜臉上的狠意絲毫不減,甚至能在他臉上看到一絲快感,賀書韻怕出事,扯了扯他的衣角。

“哥哥,手腕痛,帶我去上藥吧。”

賀書韻伸出手,一節白皙的手臂上,此刻帶著淺淺的紅色指痕,賀煜又低頭看了眼那人。��������һЩ���֟�������������������ָ�p�p�Ó������I���֪�ܶ���������һ�������X�P�o�oҧ�����M�X�Ӷ�������һ�䣺�������g������߀�ǜ������Y�ğ����mȻδ���ἰ�Sݮ�����֣���һ �����@���f���Sݮ�����Y�������ûš������f����ʲ�ᣬ�b���X���Y�������Sݮ��Ӱ�ӣ���Ҳ���������f�^���ٳ韟�����u�uƽ�}�����飬�_�ڵ������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