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番外17:再聚首

威嚴地說道:“既然你不想效忠於朕,那你就去死吧。”岑風抬起頭來,大笑一聲:“我已是廢人一個,無懼生死,陛下要殺要剮,隨你便。”誅心的話,他已經說了。以他對皇帝的瞭解,以後做夢怕是都會夢到自己是個昏君。皇帝五指握緊了茶杯,一字一頓地說道:“處京畿大營叛軍首領岑風,車裂之刑。”“哈哈哈!哈哈哈!”岑風仰天大笑道,“謝陛下,多謝陛下,陛下身邊的人都死光了,蕭老王爺,徐貴妃,還有臣……陛下身邊的人還會越死...“白璿!”此時已是無上皇的皇帝朗聲喊了一句,雄赳赳走上前來。

這些年來住在藥王穀,皇帝養成了瀟灑肆意的性子,行事隨意不拘小節,他披散著頭發,寬袍緩帶,看著頗有一股俠氣之風。

白璿和傅桓曄見到兩位長輩,恭敬行禮:“陛下,父王。”

“哎……”蕭老王爺神色激動應了一聲,看看兒子和兒媳,臉上滿是笑意。

皇帝圍著白璿轉了一圈,聲音中氣十足:“好啊,你這大忙人總算有空來看我這老頭子了。”

白璿微微笑道:“是啊,我來看看陛下和父王,您二老可好?”

“好!好得很!”皇帝目光在白璿和傅桓曄身上轉了幾圈,一左一右拽住了兩人手臂,“你倆突然來藥王穀,不會是有什麽事吧?”

老皇帝知道白璿事忙,這些年來,他和子琰每每迴上京見這丫頭,這丫頭都在書房裏忙著各種事情。

對了,她如今不是正忙著著書嗎?去年的時候,還說要用幾年時間,現在肯定沒弄完,這會兒突然來龍脊山,是不是有什麽事?

容妃從後麵走上前來,看著幾人熱鬧寒暄,隻和白璿傅桓曄打了招呼,便安安靜靜到一旁縫衣服去了。

容妃的頭發也白了,走路已見步履蹣跚,氣質則更加隨和,她不多言語,但看著白璿和傅桓曄的眼裏滿是笑意。

她正好在給慕容月殺做一件冬衣,等白璿和蕭王迴上京的時候,正好給兒子捎迴去。

白璿扶著皇帝和傅子琰走進院中,在樹下石凳上坐著:“沒事,我就是來看看陛下和父王。”

采菊進了廚房,提了一壺剛煮好的茶過來,給幾人各自倒上一碗。

十七王爺將茶一一遞給兩位長輩,遞給白璿和蕭王,也在一旁安安靜靜聽著白璿和皇帝敘話。

“當真沒事?”皇帝目光緊緊追著白璿,不放心地問了一句。

“真沒事,陛下。”白璿輕輕端起茶碗,喝了一口,“這藥王穀泉水煮的茶,當真好喝。”

“那白璿姐姐你多喝點,這茶多著呢。”采菊笑顏逐開,聲音甜美地說道。

這是她親自上山采的茶,用清晨從山裏接來的泉水,剛煮好的茶。

采菊又端來了龍脊山出產的瓜果,招呼白璿和傅桓曄吃,自己進廚房忙活去了。

今日來了齊大哥最看重的客人,她要多做幾個拿手好菜招待他們。

“行,既然沒事,那就陪老夫殺一盤。”皇帝笑意盈盈對白璿道,“你父王這老家夥總是讓著我,這棋和他下得不過癮。”

傅子琰在一旁瞪大了眼睛,極力解釋道:“陛下,臣真的沒讓著您。”

“誰信啊?”皇帝哼哼著鼻孔說道,“沒讓著我能每天連輸三局?”

傅子琰神色無奈地說道:“正是因為每次都輸,纔可見臣在棋之一道上,確實不如陛下啊,臣若是有心讓著陛下,那也應該有輸有贏纔是。”

“哼……老夫說不過你……”

“哈哈哈……”眾人不禁大笑起來,一時之間,藥王穀滿是歡聲笑語。

白璿看著兩個鬍子花白的老者鬥嘴,臉上也不禁露出一抹笑意。

時間當真如白駒過隙,白璿當年和陛下在朝堂上雄辯的場景還曆曆在目,如今,已是二十幾年時間過去了。

“朗月清風呢?怎麽沒來?”皇帝想起那兩個朝氣蓬勃的孩子,不禁問道。

“陪著月殺呢。”白璿輕輕迴了一句,皇帝微微點頭,不再多說什麽。

提起慕容月殺,大家都是感慨萬千,當初陛下遠離上京,將混亂的上京城交給慕容月殺。

誰也沒想到,慕容月殺竟然能在上京坐得住。

他不但在那個位置上坐穩了,還一步一步,成長為大周曆史上,除了開國皇帝之外,最偉大的一位帝王。

一個皇帝,隻有摒棄自己的種種私慾和雜念,以天下大局為重,心思沉穩下來,才能將國家治理得這般雄厚強大。

慕容月殺因了白璿對大周的一片赤誠之心,自己也對大周傾注了全部心血。

如今,大周百姓提起月殺帝,人人都是讚歎有加,近日月殺帝宣佈退位,百姓們更是滿心傷懷。

哪怕皇帝隱居龍脊山,也能感受到大周百姓對月殺的敬重與崇拜。

這個曾經不被他看好的兒子,比他在位時強太多了。

白璿和傅桓曄在藥王穀住了幾日,這裏山清水秀,景色怡人,如同世外桃源般幽靜,隻讓人覺得一顆心也靜了下來。

這兩日,竇冉閑得無聊,在藥王穀附近四處轉動,忽然聽到懸崖上傳來動靜,連忙迴藥王穀告知白璿。

“師父,當年你落下山崖的地方,好像有人居住。”

“不奇怪,洞裏一直有人住著,經常會有些動靜。”十七王爺對眾人解釋道,“以前是金土金木兩位老前輩住在洞中,兩人還經常來藥王穀和師父喝茶聊天,後來師父仙去之後,兩人便不再來了,但山洞裏卻是一直有人住著的。”

師父剛剛仙去的時候,他和采菊去探望過兩位老前輩,但洞裏的人都不應聲,應是不想與塵世中人來往了。

“師父,我想去山洞裏麵看看。”竇冉睜大著一雙眼睛,滿是好奇地說道。

他早就聽徐文睿和宋思源說起過,當年蕭王用霹靂雷一點點炸開懸崖上機關洞口,將師父救出來的事。

他一直就想去師父曾經去過的山洞裏看看,隻是一直沒找到機會。

“裏麵四處都是機關,很危險。”白璿輕輕迴了徒弟一句。

“是啊,這也是這些年來沒外人敢進去的原因。”十七王爺接過白璿話道,“其實,這些年來龍脊山的人不少,都想進洞去看看,但裏麵四處都是危險的機關,很多人都進不去。”

“哦……那不能去看看嗎?”竇冉歪著腦袋,眼裏閃過一抹失落。

他真挺想去看看的,師父若是不讓去,他就自己偷著去。

“能,為師陪你去。”白璿抬眸看了徒弟一眼,好似一眼將他心思看穿。

“嘿嘿嘿……師父最好了……”竇冉對著白璿傻笑兩聲,隻覺得師父怎麽這麽洞察啊?

皇帝手裏握著一杯熱茶,笑意盈盈說道:“哈哈哈,行,你們去看看吧,我們老頭子就不折騰了。”

話落,皇帝盯著眼前渾身黑衣的中年男子,忽然問了一句,“對了,竇冉,你這麽大年紀了,還沒成婚嗎?”

這小子曾是上京城紈絝之首,誰能想象得到,竟然在白璿的影響下改邪歸正,成為了大周棟梁。

隻不過,林虎和蘇錦成等人都已經成婚,孩子都長大了,竇冉卻還是孤身一人。

“我……我沒有啊……”竇冉沒想到陛下突然問起此事,不由尷尬地笑了笑。

皇帝目光上下打量著竇冉,神色狐疑地開口:“莫非你身體有什麽毛病?”

“沒……沒毛病……陛下您別亂想……”竇冉大是尷尬,臉色都漲紅了。

“那老夫給你介紹一個女子,保準你喜歡。”皇帝興致大好地說道。

“啊?不……不用了,陛下……”

竇冉趕緊拒絕,他要想成婚早成婚了,不會等到現在。

他現在真的隻想陪在師父身邊,一點成婚的想法都沒有。

“怎麽不用?你看看你,都這把年紀了還不成婚,你師父多操心啊?”皇帝盯著竇冉,一本正經地說道,“說來啊,這女子你也認識,是個頂好的姑娘,這麽多年來一直守在龍脊山保護老夫和子琰,也是一把年紀了還未成婚,朕看你們兩個挺般配的,要是在一起,肯定能幸福……”

“陛下,真的不用了。”竇冉忍不住打斷皇帝,有點想溜了。

雖然他知道陛下也是一片好意,但是他謝謝了啊,真的不用。

“要的,要的……”皇帝臉上掛著熱情的笑意,繼續說道,“朕今天就做這個媒,把她介紹給你,你們自己處處看……”

皇帝話音剛落,隻見采菊走上前來,滿臉笑意道:“陛下,綠盎姑娘給您和老王爺問安來了。”

“對,就是綠盎,哈哈哈,來得正好。”皇帝禁不住大笑,轉頭對一旁繡著針線的容妃道,“阿容,你幫著兩人撮合一下。”

容妃還未開口,一道帶笑的聲音從大門口傳來:“陛下要撮合什麽呀?”

綠盎不知幾人在說什麽,大步從門外進來,臉上滿是好奇。

這些年她駐守龍脊山,早已和陛下和老王爺熟識了,說話也就沒把自己當外人。

“撮合你和竇冉。”皇帝大笑一聲,直言不諱地說了出來。

一時間,竇冉和綠盎滿是意外,下意識看了對方一眼,都禁不住滿麵通紅。

“師父,我去準備一下,我們進懸崖山洞看看吧。”竇冉趕緊找了個藉口溜走,眾人都禁不住哈哈大笑。

綠盎恭恭敬敬給白璿和傅桓曄見了禮,忙問道:“白三小姐要去懸崖山洞裏?”

“是啊,我徒兒想去。”白璿微微一笑,輕聲迴道。

綠盎立即說道:“那我也沒事,可以跟著前去保護白三小姐。”

原本沒覺得自己需要人保護的白璿笑著應道:“好啊。””白璿袖手輕揚,指著對麵山林中的兩麵旗幟,“今日就是打的他們的旗號。”朗清抬眸看去,隻見之前還是白茫茫的一片山林,突然之間出現了兩麵旗幟,其中,一麵打著林,一麵打著蘇。隨著兩麵旗幟高高飛揚,低沉冗長的號角聲在山林中響起,頃刻之間,山林中將士呼嘯著衝殺下來,和早已陣腳大亂的魏國勇士拚殺起來。其中,為首兩人更是英勇無比,如同利劍一般,直插入魏國勇士陣營中。一時之間,並不寬闊的山路上,傳來一聲聲哀嚎。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