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番外14:月殺大帝4

��������0�2�0�2�0�2�0�2���Q���D�r��ɵ���ˣ��@ʲ����r�����0�2�0�2�0�2�0�2�̲��Е�Ӗ������Q�أ��@���D�^�����Ц���������º������˰����ɱ������Œ������K������Y���ϳʱ��£�߀Ո���ϡ����0�2�0�2�0�2�0�2���º�Ęɫ��׃����һ����Ę�o��ıR��ţ���Ȼ���֮�g��Ͷ����ʒ��...大周新月十五年,秋,已經統一北離國、魏國,以及南原國,修建西部冷月邊塞,拓寬了西部疆土的大周,將目光放到了更遠的地方。

秋風席捲落葉,在上京城呼嘯之時,月殺帝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以蕭王傅桓曄之子傅清風為主將,傅朗月為副將,東征海外的東遼國。

十五歲的少年將軍,在東征東遼國之戰中一戰成名,成為大周曆史上繼他父親傅桓曄和母親之後,最為勇猛之將領。

蕭王府後繼有人,蕭王和白璿的一兒一女,皆入朝堂,開始了傳奇的一生。

兄妹二人在母親白璿的影響下,博覽群書,武藝超群,成為如他們母親一般出眾的大才,文能安邦,武能定國,立誌永遠保衛大周。

新月十六年,五月,月殺大帝再次以傅清風為主將,率領二十萬大軍,北抗匈奴,消滅匈奴主力,將北地胡虜趕出中原大地。

少年將軍自成名之後,這一戰則成為了大周新一代戰神。

新月十八年,春,大周西南部蠻夷作亂,侵犯大周疆土,月殺帝召集眾將商議征伐西南蠻夷之事。

朝堂之上,十八歲的傅朗月意氣風發,英姿颯爽出列:“皇伯伯,兩戰都是以哥哥為主將,你答應過我的,我也要為主將。”

這話若是出自其他女子之口,眾臣早就議論紛紛了,然這話出自白璿女兒,大周女將傅朗月之口,眾人便不敢看輕。

慕容月殺看著大殿之上直言不諱的年輕丫頭,眼裏露出一抹寵溺:“西南蠻夷之地,形勢複雜,這場仗也必然更為艱難。”

“朗月願為主將,為皇伯伯平定西南,將西南國土納入我大周。”

少女鏗鏘有力的聲音,如巨石投入大海一般,在朝堂上炸開。

眾人抬眸看去,彷彿看到了當年在朝堂上和陛下,和眾臣雄辯的虎威大將軍白璿。

慕容月殺看著滿腔熱血,滿懷誌氣,和她母親如出一轍的小丫頭,眼裏一陣欣慰,但還是不忍她上西南戰場吃苦。

“這次你就不出征了。”

慕容月殺剛剛啟聲,傅朗月便嘟起了嘴:“哼!皇伯伯說話不算話。”

滿朝文武頓時鴉雀無聲,整個大周敢這麽和陛下說話的,也就隻有傅朗月小姐一人了。

“朗月,怎麽和陛下說話的?”白璿看著慕容月殺自己寵出來的小丫頭,輕輕訓斥一句。

傅朗月揚起小臉,傲嬌地說道:“娘親,我一直都這麽和皇伯伯說話的,誰叫皇伯伯說話不算話?”

白璿不吭聲了,準備讓慕容月殺自己處理,她也曾私底下說過傅朗月,朗月隻迴了她一句:“我若與皇伯伯生分,皇伯伯會傷心的。”

小小丫頭早已感受到,皇伯父將對母親的那份愛,投入到了她和哥哥身上。

自那以後,白璿在這方麵再也不管教傅朗月了,但她知道,這個女兒聰明伶俐有著自己的分寸。

“好,皇伯伯答應你。”眾臣驚愕之中,月殺帝滿是寵溺地迴了一句,“這次征戰西南,就以朗月為主將。”

白璿和傅桓曄早就不驚訝了,慕容月殺自小將兩個孩子寵得無法無天。

她若是不嚴肅起來,都管不住。

“皇伯伯太好了。”朗月少女心情,從小又是在蜜罐子中長大,雖有母親嚴厲管教,但依然保持著這份純真的心性。

就在這時,站在大殿一側的太子齊楚翊走了出來,拱手恭敬道:“皇兄,臣弟願為朗月副將,助朗月一舉拿下西南。”

“臣顧海闊,亦願為朗月副將。”

“臣林驍奕,願為朗月副將。”

“臣蘇韓鈺,願為前軍大將。”

“臣薑瑞之,願為後軍大將。”

“臣徐寧虎,願為軍械營負責人。”

“臣宋雲煥,願總司後勤,為朗月大軍保證糧草通道。”

“……”

一時之間,朝堂上諸位新一代小將紛紛出列,爭先恐後出戰。

薑讓、顧子剛、林虎、蘇錦成等人看著自己的孩子們,一陣暗自好笑,陡然之間,他們覺得這群小子已如春筍一般悄然長大了。

傅清風就沒爭了,但還是忍不住嘴角抽搐,他這麽多好兄弟,可是隻有一個好妹妹啊!

白銘之子白礬看著朗月眾星捧月一般,隻覺得這西南必下無疑。

大周新月十八年,月殺帝下旨,以蕭王之女傅朗月為主將,顧子剛之子顧海闊和林虎之子林驍奕為副將,蘇錦成之子蘇韓鈺和薑讓之子薑瑞之為左右將軍,徐文睿之子徐寧虎為軍械營大將,宋思源之子宋雲煥為後勤大將,發兵三十萬,進攻西南蠻夷。

“皇兄……”太子齊楚翊沒被任命,正要開口,被月殺帝抬手製止。

“好了,就這麽定了。”月殺帝揮揮手,淡淡道,“散朝,太子來禦書房一趟。”

朝議結束,眾臣散去,齊楚翊和朗月對視一眼,不安地跟著皇帝來到禦書房。

“你喜歡朗月?”慕容月殺在書案前坐下,一邊喝著茶,一邊神色自若地問道。

齊楚翊沒料到皇兄會突然這麽問他,一時不知怎麽開口:“皇兄,我……”

“迴答朕。”

“是,我喜歡朗月。”齊楚翊鼓起勇氣迴道。

皇兄找他一向隻談國事,從未問過他感情方麵的事情,也不因為他年紀大了而催促他的婚事,這還是皇兄第一次和他說起這方麵的事情。

慕容月殺對於楚翊的迴答並不意外,他看著清風朗月長大成人,可也看著楚翊長大,楚翊不過比清風朗月大了幾歲而已。

慕容月殺輕輕放下手中茶杯,正色道:“可你知道,你是什麽身份?你是大周太子,日後會繼承大統成為大周皇帝,妃嬪無數,朕絕不捨得將朗月嫁於你,日後周旋於後宮嬪妃之中……”

慕容月殺冷肅的目光落到年輕太子身上,犀利而威嚴,“除非,你能如蕭王傅桓曄一般,一生隻娶正妻一人,一心一意對朗月,不再有其他任何女子。”

齊楚翊抬眸看著皇帝,掀起長袍,身子筆挺跪在地上:“皇兄明鑒,臣弟今生隻娶朗月一人,今生今世,不,永生永世,再也不要別的女子。”

青年太子鏗鏘有力的聲音,如同晨曦之下古老的鍾聲,在空曠的大殿上久久迴蕩。人喂他們吃,還是濫用職權,讓人強行灌他們吃,到了上京府衙,自見分曉。”話落,竇桐對著上京府衙的府兵們下令,“白三小姐濫用職權欺辱乞丐,把白三小姐給我抓起來。”“我看誰敢?”顧子剛挺身而出,神色冷酷地站在了白璿麵前。想動老大?得問問他們這一百來號弟兄們同不同意。老二劉卓和老三蘇芮也紛紛按住了劍柄,昂首挺胸站在白璿麵前。他們身後,一百多位弟兄們齊齊站了出來,齊心維護著白璿。一時之間,白璿被這許多人圍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