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夏夏,說你愛我

飄搖,看不清楚五米之外的景象。瀾湖郡。握著手機的溫知夏,定定的看著手機上發來的曖昧圖片。是一個人跟丈夫親吻的照片。「溫士,想必照片你已經看到了,我廢話不多說,我跟顧平生已經睡了,他說會給我一個名分。」溫知夏聽著,卻輕笑出聲。「你笑什麼?不相信?」溫知夏從沙發上站起,眼前忽然一片漆黑,緩了數秒鐘這才恢復正常,最近的低糖好像又嚴重了不。搖了搖頭,語氣還算是溫和,但言語之間卻是鋒芒:「既是他承諾給你,你...「轟隆隆——」

「轟隆隆——」

窗外瓢潑大雨,宛如是給四方城的天空遮蓋了一層薄紗,黑雲低,風雨飄搖,看不清楚五米之外的景象。

瀾湖郡。

握著手機的溫知夏,定定的看著手機上發來的曖昧圖片。

是一個人跟丈夫親吻的照片。

「溫士,想必照片你已經看到了,我廢話不多說,我跟顧平生已經睡了,他說會給我一個名分。」

溫知夏聽著,卻輕笑出聲。

「你笑什麼?不相信?」

溫知夏從沙發上站起,眼前忽然一片漆黑,緩了數秒鐘這才恢復正常,最近的低糖好像又嚴重了不。

搖了搖頭,語氣還算是溫和,但言語之間卻是鋒芒:「既是他承諾給你,你還給我打電話幹什麼?這位小姐,你是缺打胎的錢?還是缺買避孕藥的錢?兩百塊夠不夠?我可以當做接濟失足婦,再不濟……也要把你圖的錢結算結算。」

「你不用把話說的那麼難聽,我知道你現在非常生氣,不過,顧平生這樣優秀的男人,你難道還能指他一輩子隻有你一個人嗎?!」人囂道。

溫知夏隻是輕笑,在結束通話手機前,說道:「是,他這輩子隻會有我一個人。」

他們認識十年,結婚三年,曾經一起創業,熬過一無所有的日子,怎麼可能去相信一個外人,而不相信自己的人。七號小說網

夜幕,顧平生腳步踉蹌的敲門。

溫知夏匆忙上前,門一開啟,男人就朝過來,長臂的擁著,下頜在的肩上,像是不可分割,他喚:「夏夏~~」

溫知夏怕他跌倒,承接了他全部的重量,這個男人無論外麵如何強勢,在麵前總是會流孩子氣的一麵。

將人扶到床上:「怎麼又喝那麼多酒?」

顧平生仰麵躺在床上,手臂一拽,把在下,醉熏的眼眸深沉如夜,從什麼時候起,當年那個鮮怒馬的年已經長了看不的模樣。

他繾綣萬分的啃咬著纖細的脖頸:「夏夏,說你我。」

溫知夏一向順從他,即使他不知道輕重的咬疼了,依舊縱容的將蔥白的手指他的短髮,「顧平生,我你。」

從挨不住他的死纏爛打的追求,從點頭跟他在一起的那一刻,溫知夏這輩子就再也沒有想過自己會別人。

「先放開我,我去給你煮點醒酒湯,不然明天又該頭疼。」輕聲道。

他像是沒有聽到,將抱的很,像是要將嵌骨,「溫知夏,你是我的。」

溫知夏點頭:「是,我是你的,現在可以先放開我嗎?」

像是得到了滿意的答案,顧平生腦袋在的肩上,睡了過去。

溫知夏起,嫻的給他去服,嗔怪他好像是小孩子一樣,喝醉了酒就什麼都不管不顧的睡過去,「怎麼這麼久了,還是……」

溫知夏嗔怪的話語,在看到他白襯衫上的殷紅的口紅印記後,驀然愣在當場。然一片漆黑,緩了數秒鐘這才恢復正常,最近的低糖好像又嚴重了不。搖了搖頭,語氣還算是溫和,但言語之間卻是鋒芒:「既是他承諾給你,你還給我打電話幹什麼?這位小姐,你是缺打胎的錢?還是缺買避孕藥的錢?兩百塊夠不夠?我可以當做接濟失足婦,再不濟……也要把你圖的錢結算結算。」「你不用把話說的那麼難聽,我知道你現在非常生氣,不過,顧平生這樣優秀的男人,你難道還能指他一輩子隻有你一個人嗎?!」人囂道。溫知夏隻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