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一把大火

詢的人竟然一個都沒有來。一名工作人員吳誌宏看向李天逸說道:“李組長,要不我再給他們打個電話?”李天逸看了看時間,眉頭微微皺了一下,淡淡的說道:“不著急,我們再等20分鐘。”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會議室內安靜如常。20分鐘後,依然沒有人過來。吳誌宏看向李天逸,李天逸看了看手錶,咬著牙說道:“再等等。”又是20分鐘過去了,依然沒有人過來。李天逸直接拿出手機撥通了市交通局局長梁天華的電話:“梁局長,我們...夜色深處。已經是淩晨1點半左右了。

整個民房小院內唯有西房內劈裡啪啦的聲音在四周迴響著,偶爾有一兩聲蛙鳴此起彼伏。

1點四十分左右。一輛貨車低速駛近這個小院,看到停在小院門口外麵的大巴車,貨車繞了一個圈,來到了小院的另外一側悄然停車。

隨後,貨車上下來五六個人,悄悄的從上麵抬下兩個200升的汽油桶,又拿下不少的接油的小桶,隨後,這些人便開始忙碌起來,先是從四周找了一些玉米秸稈以及樹枝等雜物堆放在房前屋後都容易著火的地方,隨後,他們派了一個人派到牆頭,仔細觀察了一下裡麵的環境。

那個人看了之後,回頭彙報:“王老大,我看清楚了,西邊那個房間內燈火通明,有很多人在計算著,看樣子是在研究賬目。

中間堂屋內對著一些賬冊,還有兩人坐在裡麵,東邊的房間內則一片漆黑,我估計著,那裡放著的應該是全部的賬冊。擺放賬冊的那個房間窗戶是開著的。如果我們要想燒燬賬冊的話,首先要做的就是想辦法把汽油澆在房間內。我看可以想辦法先把一小桶汽油運到牆頭上,然後接一個管子,直接把管子透過窗戶把汽油引到房間內,澆在賬冊上。這樣一旦燒起來,根本沒有任何解救的可能性。我還注意到這個小院內有一口水井,水井的電錶箱就在牆邊上掛著,我們可以等到把汽油引燃之後,切斷所有電源,破壞水井的電源線。那樣一來,他們想要透過水井抽水都不可能。”

“好,你小子幹得非常不錯。老七,你最瘦小,你先想辦法潛入到賬冊房間裡去,負責接引汽油管子。”

“老三,你最壯,把汽油桶舉到牆頭並配合老七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其他人負責往整個房子四周的牆上週邊潑倒汽油,確保把整個房子徹底燒燬!”

吩咐完之後,這些人立刻行動起來。

半個小時之後,瘦削的老七從裡麵爬了出來,坐在牆頭上,隨即,下麵的人遞給他一個燃燒著的特製火把,老七直接把火把丟進了裝滿賬冊的房間內。

房間內由於已經裝滿了汽油,大火立刻洶洶燃燒了起來。

老七立刻跳下了牆頭,緊接著,其他人也全都完成了潑倒汽油的工作,紛紛上了貨車,貨車司機腳下油門一踩,立刻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中間堂屋內。

李天逸和吳誌宏的都十分疲憊,兩人的上眼皮不時的和下眼皮打架,不過兩人全都在勉力的堅持著,因為他們要不時的給裡麵算完賬冊的人遞送賬本,然後把對方算完的賬本拿出來放在身邊。

就在兩人迷迷糊糊的打著瞌睡的時候,李天逸突然驚醒,使勁推了一下吳誌宏說道:“吳誌宏,我怎麼聞到了一股濃濃的汽油味?”

吳誌宏迷迷糊糊的說道:“不會吧,我們這裡怎麼可能有汽油味?”

話語落下,李天逸突然說道:“不對勁啊,我怎麼感覺這周邊的溫度突然高了起來了呢?”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股的濃煙從東麵房屋的門縫裡不停的冒出來。

李天逸立刻意識到情況不妙,他的手剛剛碰觸到門把手想要開啟房門,結果卻感覺到門把手有些發燙,他開啟房門,一瞬間,一股火舌一下子從裡麵噴了出來,嚇得李天逸一縮脖子,即便是他躲閃得很快,頭髮瞬間也被燒掉了很多,一股股的焦味從他頭上散發出來。

此刻,濃煙從裡麵冒的更多更快了。

“不好,著火了,各位專家,快,抱起桌子上的賬冊立刻離開這裡!”李天逸大聲喊道。

裡麵的專家聽到此言,一開始還有些發愣,但是李天逸又接連喊了幾聲之後,他們立刻意識懂啊情況不妙,立刻紛紛抱起桌子上的賬冊向外跑去。

就在審計專家剛剛跑出房間,所有的燈光全都熄滅了。

停電了。

這時,李天逸和吳誌宏也抱著身邊的賬冊衝到了院子裡。

“快,立刻離開這裡。”李天逸當即大聲說道。

“好好的怎麼會突然著火呢?”一名審計專家很納悶的說道。

李天逸沒有搭理他。

然而,等到他開啟大門的時候,氣得臉色鐵青,因為此刻,他們突然被堆放了一大堆的柴火,這些柴火正在熊熊的燃燒著。

整個院子就這麼一個大門。與此同時,真正讓李天逸感覺到心驚膽戰的一幕出現了。隻見四周的院牆也開始燃燒起來。

雖然院牆是磚砌的,但是,上麵似乎撒有大量的汽油,所以,短時間內,汽油一直在燃燒著。

看到這種情形,李天逸立刻意識到,他們這個院子被人縱火了。

麻煩了!此刻,回頭望去,大火已經開始從西方向著堂屋、東屋蔓延開來,整個房屋已經變成了一片汪洋火海。

吳誌宏傻眼了,所有的專家傻眼了!

有一名審計專家更是大聲呼喊:“救火,快救火啊!那些賬冊可全都在裡麵呢。”

李天逸冷冷的看了那熊熊燃燒的房子一眼,又看看風向和他們距離房子的遠近,沉聲說道:“大家不要驚慌,就站在原地即可,房子就算燒沒了也沒事,大門我們暫時出不去了,四周的牆上也明顯被人潑上了汽油,就是阻止我們追擊和立刻逃跑。隻要我們站在原地不驚慌,肯定不會有事的。大家都站到我的身邊來,我保證大家沒事。”

李天逸的話很快起到了穩定軍心的作用,各位審計專家也全都是成年人,很快就穩定下來,立刻確定李天逸說的是非常有道理的。

此刻,外麵車上睡覺的人也被周圍趕過來救火的村民給驚醒了。

他們這個房子雖然距離附近的村民房子有一段距離,但由於平時這房子市紀委都是委託給附近村民們打理,定期支付工資,所以,和周圍群眾的關係非常融洽,村民們看到這部著火了立刻過來幫忙救火。

不過火勢實在太大了,房子在汽油裡外雙層的助燃下,直接燒成了瓦礫,一點辦法都沒有。不過好在村民們趕得及時,先撲麵了大門口的大火,李天逸他們這才得以從院子裡麵逃了出來。不過即便如此,他們也已經是滿麵漆黑,煙熏火燎的。

等李天逸他們出來之後,有村民告訴李天逸他們,在圍牆外麵發現了兩個大的汽油桶和幾個小的汽油桶,這說明今天的這把大火明顯是有人故意為之。

李天逸對村民們表示感謝,隨後,留下了兩名紀委工作人員留守現場,負責和村民們交涉之外,李天逸和審計專家們上了大巴車,徑直返回市區。

在返回市區的路上,審計專家負責人把他們前期審計出來的結果交道了李天逸的手中。

李天逸拿到結果之後,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因為透過對前期這些材料的審計,李天逸已經完全可以確定,此次地鐵線纜事件雖然被很多人極力描述成電纜生產商為了追求利潤故意採用低劣材料而造成的,但是,透過前期這些材料李天逸可以確定,真正的內幕是官商勾結、權力和資本相互置換、交易的產物。

弘信係統整合公司為了拿下這個專案,明顯向鳳凰市城市工程管理局的主要領導用各種名義進行行賄。雖然現在隻找到了3個人的收錢記錄,但足以證明這裡麵內幕重重了。

更何況現在審計的材料隻是所有賬冊材料的三十分之一都不到。

此刻,兩公裡外,一個偏僻的村道上,王麻子等人從貨車上走下來,望著後麵那熊熊燃燒幾乎照亮了天際的大火,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立刻開啟手機影片聊天功能,聯通了負責和他接洽的弘信集團一名負責人,開啟影片聊天後,他用手機照著那熊熊燃燒的大火說道:“朱總,你看到了嗎?後麵那熊熊燃燒的大火就是我們幹得,我這裡還有幾張大火剛剛燃燒起來的照片,也一起發給你,你們天亮了可以派人去現場調查,看看是否已經被燒成了廢墟。確定之後,請秦總儘快安排支付剩餘款項。”

“好的,我看到了,人我們已經派出去了,估計現在他們已經到現場附近了。你們放心的回去吧,先藏起來躲幾天,等我們現場工作人員確認之後錢立刻打到你的賬上。”

“好嘞,那就麻煩朱總了。”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王麻子十分開心,大手一揮:“兄弟們,咱們先回去睡個覺,等到了晚上,大哥我請你們去夜醉美娛樂城好好的瀟灑瀟灑!”

“王哥威武!”

“王哥你最帥!”

一群的馬屁聲立刻包圍了王麻子。

天亮了。

李天逸帶著眾人和僅剩下的一些賬冊來到了市紀委。把整個過程向市紀委書記陳可諫進行了詳細的彙報。

陳可諫聽到所有賬冊全部都被燒燬之後,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

隨即,他狠狠一拍桌子:“這個趙弘信還真是膽大包天,膽大包天啊!竟然敢派人焚燒賬冊,還想要把你們堵死在院子裡一起燒死!好大的膽子啊!”了,看他敢不敢來。”趙金波眉頭微皺,沉聲道:“光是一個激將法還不夠,我看還得再加一把火。”“怎麼加?”“現在立刻把李天逸要參加今天晚上咱們宴會的訊息放出去,傳得盡人皆知,如果李天逸今天晚上來了,咱們照樣收拾他,如果他要是不來,那麼等事後咱們把事情散播出去,李天逸在市委市政府大院裡也就沒有什麼臉麵了,到那個時候,完全可以給他戴一個慫蛋的帽子,他的威信將會徹底掃地,到時候,除非他離開鳳凰市市委,否則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