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5章【有人追小茜茜】

門都準備一個節目,這個節目撤了,招商局就沒有其他節目了,所有部門都參與了卻隻有董學斌的招商局例外?這不行了。這個不成,那個也不成,董學斌的處境頓時被逼得極其尷尬。前排的謝慧蘭自然也將事情看得清清楚楚,但她並沒有說什麼,瞇著眼睛,沒有受影響般地繼續和周圍領導笑嗬嗬地交流著。不是謝慧蘭不幫他,而是這個時候她也沒辦法給他圓場。官場上,這種突然事件很多,不可能所有事情都按照每個人的預料和計劃發展下去,所以...貼吧的簽到日記,記錄你在的每一天!

在右上角點選簽到就好了。

來吧,動下你們的手,簽到吧!

讓人氣能越來越旺!

各位吧友在看更新前,請在簽到,增加的人氣!

兩天後。

週五中午。

明天就是謝然和方水玲訂婚的日子了,所以處理完了耿月華和瞿蕓萱那邊的各種事情後,董學斌就回了京城,當然,他還剩下最後一個人要找,那就是虞美霞,虞大姐的女兒虞茜茜今年已經考上大學了,還很爭氣地考上了京城的大學,小茜茜算起來其實是比謝浩還大一歲的,不過當初因為家裡的事情失學了一年,跟著母親要飯乞討,所以今年才趕上高考,晚了一年。現在學校開學也不少天了,虞美霞也跟著女兒一起來了京城,聽說是租了房子在學校附近。

說來也是巧了,嗯,可能也是小茜茜自己故意選擇的吧,她考大學的時候居然報考的是董學斌的母校——聯大。聯大不是什麼很好的學校,分數要求比較低,外地招生名額也比其他學校稍微多一點點,這可能也是小茜茜選擇聯大的原因吧,她學習是不錯,但隻是跟她們班裡而已,在全省還算不上頂尖的,中流罷了。

下了飛機,董學斌就給虞美霞打了電話,“虞大姐,我到京城了,咱倆碰一麵?你跟哪兒呢?”

虞美霞一怔,“我在租的房子裡呢。”

董學斌道:“就是茜茜學校那邊吧?行了我知道了。”

“你認識嗎?我去接你吧。”虞美霞忙道。

董學斌樂道:“我跟聯大上過四年學,您說我認識不認識。甭管了您,反正您和茜茜別吃飯就行了,我大概兩個小時之內到。”

“好的,那我們等你。”虞美霞道。

董學斌這次沒有打車,因為覺得慢,還怕堵車之類的,他直接做了機場快軌到東直門,然後再轉地鐵,最後上地鐵後纔打車去的自己原先的四季青橋別墅。

剛一進去,人就嗚嗚泱泱的。

“放這裡放這裡!”

“鞭炮先別擺出來呢!”

“燈籠往左邊一點!對對對!”

十多個人。大部分董學斌都不認識。看著去挺年輕的,應該都是謝然的朋友和同學。

董學斌早都把房子送給了謝然和方水玲做婚房,這也是方家要求彩禮的時候提出來的,明兒倆人就該訂婚了。雖然比不上結婚隆重吧。但也是很大的事情了。房子肯定也得簡單佈置一下了,畢竟訂婚後倆人就住在一起了。

“你是?”一人迎麵看向董學斌。

董學斌道:“你們忙吧,別管我了。”

這時。謝然從別墅裡出來了,“哎呦,姐夫!你回來了?”

董學斌笑著一招手,“剛下的飛機,行了,知道你們忙活,我就是回來拿一趟車,沒車去哪兒都不方便。”

姐夫?

謝然的姐夫?

好多瞭解情況的人都又好奇又吃驚地望了董學斌一眼,瘟神的大名他們有些人早都如雷貫耳了,真是沒想到竟然長得這麼普普通通,好像一點也不出奇似的,這人真是大名鼎鼎的瘟神??

董學斌卻沒理會旁人的目光,進了車庫,將早給慧蘭買的那輛黑色保時捷跑車開了出來,一溜煙走了。自己的路虎還在陜北那邊呢,他跟京城也就這麼一輛車了,而且房子都送人了,車子也得早點拿出來啊,不然那叫怎麼回事兒。

下午一點半。

聯大,學校門口。

虞美霞來了學校給女兒打了電話,告訴她董學斌要來的事情了,不一會兒,虞茜茜就興奮地帶著她的三個室友出了校門。

“娘。”虞茜茜叫道。

虞美霞一嗯,“這是你同學?”

“嗯,都是跟我一個宿舍的好朋友。”虞茜茜給她們介紹。

一個很開朗的女孩兒笑道:“虞阿姨好,老聽茜茜提起您了。”

虞美霞不是特別善於溝通和交流的那種人,道:“你也好你也好。”

忽然,那邊一輛銀色的奧迪tt跑車飛快駕駛了過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急剎車了在他們麵前。

茜茜的一個室友撇嘴道:“這個孫邦,怎麼又來了。”

另個女室友也哼哼道:“他還陰魂不散了,不知道我們茜茜不喜歡他啊,不就是家裡有點錢麼,有錢就能老騷擾別人啊?”

第三個室友是個大胖子,把虞茜茜護在身後,“茜茜你別怕,有我呢,孫邦要是再纏著你,我一屁股坐死他!”

聽了這話,幾人都笑起來。

虞茜茜則一臉窘迫,“娘。”

虞美霞臉色不太好看,“怎麼回事?”

“我來學校第一天他就…就追我,我根本就不喜歡他,他還老是…”虞茜茜低頭道,好像犯了錯誤似的。

胖子室友道:“茜茜,這又不怪你。”

那邊,奧迪tt車門一開,下來一個長得不是很好看的青年,大概二十歲出頭的樣子,應該是比虞茜茜他們大幾屆的學生。

“茜茜。”孫邦很親昵道。

虞茜茜別過頭假裝不認識他。

“孫邦,你有什麼事兒?”胖室友叉腰道。

孫邦眨眼道:“我找茜茜,想約她吃飯,你們要是想去咱們一起啊,咦,這位是?怎麼跟茜茜長得這麼像?”

虞美霞不高興道:“我是她母親。”

孫邦頓時哎呀了一聲,“原來是伯母,您好您好,我是孫邦,大三的,跟茜茜是同學,很高興認識您。”

虞美霞不理他,隻是警惕地瞅著他。

孫邦討了個沒趣,又把目光轉向虞茜茜,“茜茜,走吧,叫上你母親一起,咱們吃西餐去!”

一個瘦室友道:“你還沒完了吧?沒看茜茜不喜歡你麼!”

孫邦耍無賴道:“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啊,走吧,坐我車。”有點顯擺的樣子。一個大學生能開輛奧迪tt來上學,確實是挺惹眼的。

虞茜茜道:“不去。”

“走吧茜茜。”孫邦不依不饒。

虞美霞看到這裡都生氣了,“你這個小夥子怎麼回事。”

不遠處,一輛掛著京字頭9999的黑色保時捷快速駛來了,這種跑車跟奧迪tt顯然不是一個層次的,一個幾十萬一個幾百萬,價錢差著好幾倍呢,發動機的轟鳴也不一樣,車子一過來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董學斌來了,一過來就看到了虞大姐惱火的臉色,他知道虞美霞是個很柔順的人,性格也有點懦弱,基本不怎麼會生氣的,可見她此刻是太不高興了,這才會露出如此臉色吧。董學斌見狀也臉色一冷,一腳剎車就停在了他們麵前,拉開車門下了車,招呼道:“虞大姐,茜茜。”

“學斌。”虞美霞忙道。

虞茜茜也驚喜道:“叔叔!”

看著董學斌那價值不菲的保時捷,虞茜茜的三個室友都錯愕了一下,顯然沒想到茜茜還認識這麼有錢的人。

孫邦一瞅,底氣也是一軟,不光是車子的價錢在那裡擺著,車牌也不一樣啊,京9999?這什麼人?

董學斌沉聲道:“怎麼回事兒?”

虞美霞立即道:“他想追茜茜,一直纏著,茜茜壓根不喜歡他。”

董學斌看看旁邊的孫邦,“就你?追我們小茜茜?”說完失笑一聲,“開輛tt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孫邦不服道:“你誰啊?”

董學斌道:“你管我是誰,我數三下,立刻給我滾蛋,以後你要是再敢糾纏我們茜茜,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孫邦喝道:“你讓我走我就走?憑什麼?”

董學斌樂了,“嘿,小子,跟我叫板是吧?”

孫邦也是看董學斌很年輕,比他大也大不了幾歲,所以根本拉不下臉來離開,輸了什麼也不能輸了氣勢啊。

這邊的動靜登時引來了不少人圍觀,都是大學生,最愛看的就是一個熱鬧了,大家都遠遠圍著看起來,議論紛紛。

一個校領導蹙眉出來了,“乾什麼呢?怎麼了?”

“張校長。”有學生趕緊跟他打招呼。

張副校長還以為是有人打架呢,離近了一看纔看清楚董學斌的臉,咦了一嗓子,趕快上去了,“這不是董處長麼!”

董學斌一看他,笑道:“喲,張校長。”

上一次聯大週年校慶,還任職中紀委監察室處室處長的董學斌就來參加過,見過這個副校長。

“出什麼事了?”張副校長環顧四周。

董學斌嗬嗬一笑,“不礙事,就是點小問題,我處理吧,勞煩不到張校長您出麵。”說完,看向那個孫邦道:“我數三下,不滾蛋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三…二…”

剛說到二,孫邦就灰溜溜地上了車,一路開走了,沒辦法,不走不行了啊。他算是看明白了,這人絕對不是一般人,開著9999牌照的保時捷?張校長見了他都那麼客氣?最關鍵是那一聲“董處長”!

處長?

私企的處長還好說,那都是亂叫的。

可要是國企和機關的處長,那就…

孫邦不是傻子,一看張校長的態度就知道了,這人八成還真是機關裡的處級乾部,甚至還可能位高權重,不是一般部門的!這種人,孫邦顯然是得罪不起的,別說他了,就是他父親母親都可能得罪不起!

見他還算識相,董學斌也沒再追究,揉了揉茜茜的小腦袋,“行了,問題解決了。”。。)要是謝係的人馬也就算了,你一向係的人,還敢請我家慧蘭跳舞?你他媽要不要臉啊!不過董學斌也明白,跳舞而已,跟派係也扯不上太大關係。謝慧蘭今天穿了身黑西褲和羊毛的小外套,鞋子也是黑高跟,看來是特意為參加舞會纔打扮的,不然不會穿高跟。她看看丁力,笑吟吟地一側手,雍容地放下了高腳杯在桌上。在不少人的是注視下,謝慧蘭優雅地站了起來,這是要跟丁力跳舞了。一看如此,董學斌可不答應了,到了這種時候他纔不管會甩誰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