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9章拂衣而去

想到卻偏偏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如果說狄則成知道這兩個人要前來至尊溫泉的話,是無論如何都會攔截的,沒辦法所有的事情就是這麼巧合,他偏偏是不知道的。等到狄則成知道的時候,這裡已經是鬧翻了天。“黃少,你沒事吧?”狄則成走上前急忙道,額頭上的汗珠都沒有顧上擦。換做平常的話,黃論迪是絕對會一巴掌掄上去的,而要是那樣的話,其實還是好事,說明黃論迪對你還是有所在意的,是不會想著往死的玩。最怕的便是現在這種情況,黃...天才壹秒記住,。

“殺!”

坦森作為追隨加瑪拉的心腹,修為自然是非同尋常,古武者四級的水準,放在整個阿三國家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像是剛才的李飛揚真的要是和他對上,那就是瞬間被秒殺的弱雞。

也正是靠著不凡的實力,加瑪拉才能殺人奪寶,否則憑借馬千戶古武者三級的水準,又怎麼可能輕而易舉的就被他乾掉,大藥植也換了主人呢!

眼前這個蘇沐不過隻是個大點的螻蟻而已!

歷來都是自高自大的坦森,在瞧著蘇沐將李飛揚他們擊敗時,雖然說是有些意外,但卻沒有多少吃驚。

不就是打敗了一群華而不實的傢夥嗎,換做自己也能輕易做到。

這個小子做到了,就很厲害嗎?

頂多是一個可能有點實力,但卻絕對有限的傢夥,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沉穩中帶著一股畢露的鋒芒,殺伐中散發著所向無敵的氣勢!

坦森義無反顧的沖了上去,體內的雄厚內力都開始燃燒,刺激著每條血脈都處於一種瘋狂跳動的狀態。

一股股強橫的力量凝聚在他的雙手,隻要被打中,他有信心能將厚厚的鋼板都擊穿。

血肉之軀怎能抵擋我的千鈞重拳?

加瑪拉是信心倍增。

嶽是群卻提心吊膽。

蘇沐則冷笑連連。

這樣的水準連朱槐笛都難以撼動,更別說挑戰我了。

就憑你此刻流露出來的氣場,我分分鐘鐘都能擊潰。你的雙手彌漫著一股血腥味道,想必馬千戶就是被你殺死的。

你是個劊子手,是個殺人犯,所以罪該萬死。

六米!

四米!

一米!

當坦森不斷的拉短著距離,眼瞅就要揮拳狠狠砸中蘇沐腦袋的時候,蘇沐如閃電般抬起手臂,恰到好處的擋住坦森雙手。

讓所有人驚愕的畫麵浮現,蘇沐竟然不動如山,僅僅靠著雙手,就這樣雲淡風輕的直接將坦森全力進攻給擋了下來。

“為什麼,怎麼可能?”

坦森心底更是冒出一股驚駭,從來沒有過的事竟然這樣發生!

自己的全力一擊竟然無法撼動這個小白臉分毫,而且對方還是采取硬碰硬的強勢對決,這簡直意外的讓人咂舌!

“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你這雙手有血腥味,馬千戶應該就是被你生生打死的吧。既然這樣,那麼你的這雙手留著也是白搭,乾脆廢掉吧!”蘇沐話音落地的同時,翻手如鷹爪般抓住對方手臂,猛地向下掰扯。

哢嚓!

在清脆斷裂聲響中,坦森的雙手如脆竹般被硬生生掰斷。

這還不算,沒有給坦森任何喘息之機,蘇沐飛起一腳就踢中其腹部丹田,在坦森的充滿絕望眼神中,廢掉他的內力修為。

筋脈斷裂,丹田被毀!

嘴角溢位鮮血的坦森,就像是鼓鼓的氣球頃刻間乾癟般,再也沒有任何生機活力。

他此刻能活著就是一種奢望,在這種奢望中,他大腦陷入一片茫然,仿若置身在冰窖中寒徹入骨。

就是現在!

一直在旁邊等待著機會的加瑪拉,在看到坦森被蘇沐廢掉的瞬間,果斷出手偷襲。

他像是一陣風般從座位上消失,在餐廳中勾勒出來一道鬼魅虛影,手中攥著的銀刀如閃電般刺向蘇沐腹部。

當銀刀刺中的那一剎那,加瑪拉臉上露出狂喜之色,該死的混蛋,不管你多厲害,現在都隻能是死路一條。

嶽是群也滿臉喜色。

但這樣的狂喜很快就化為僵硬在臉上呆滯,嶽是群難以置信的望著前麵,加瑪拉也在震驚過後很快清醒。

不對勁,自己手中的刀鋒竟然沒有發出刺進血肉身體的聲音,也沒有感覺到有任何阻擋,難道失手了?

“小心!”

嶽是群下意識的喊叫,加瑪拉的反應速度也夠快速,在聽到的瞬間轉身就要揮刀攻擊。

可卻沒有想到還是太慢,慢到蘇沐悄然在他身後浮現後,看似不經意抬起的手臂,卻無比迅速,砰的一記手刀直接命中加瑪拉脖頸,將他直接擊昏過去。

砰砰!

緊隨著加瑪拉被擊昏後,他的那些保鏢更是不堪一擊,頃刻間就全都被掀翻在地,無一例外的全都昏迷不醒。

偌大餐廳,最後站立著的隻剩下嶽是群,此刻的他滿臉死灰,再無半點僥幸,看向蘇沐的眼神如同看著索命閻羅。

他使勁吞嚥了一口唾沫,在沒有任何征兆的情況下,噗通一聲乾凈利索的跪倒在地,沖著蘇沐就開始一個勁的磕起頭來。

“英雄,求求你饒過我吧,我隻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小人物,你是高高在上的大俠,別和我這個老混蛋一般見識!”

“我知道錯了,我願意贖罪,我可以給你錢,隻要你開個價碼出來,我絕對不還價的。隻要能饒了我這條老命,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絕無二話!”

咚咚!

這磕頭聲音一聲比一聲響,一聲比一聲有誠意,嶽是群腦門上很快就變得一片血肉模糊。

“哼,是個夠狠的主,難怪他能夠成為箭簇市的一號人物,就沖他這股不要臉的勁頭,能屈能伸的作為,就不是尋常人等比得了的!”蘇沐心底暗暗嘀咕的同時,麵對嶽是群卻是露出嘲諷冷笑。

“你覺得我會饒恕你嗎?”

“會的會的,你來到嶽公館肯定是有原因,你不會無緣無故來吧?你是想要錢還是想要我的命,總該有個說法的。”

“隻要你說出來,隻要我能做到,絕對不含糊。”嶽是群抬起頭,不顧滿臉鮮血哀求道。

“嗬嗬,有點意思!”

蘇沐一腳將眼前的坦森踢開後,拎著加瑪拉像是拎著一隻小雞般走到餐桌旁,漠然說道。

“你是這裡的主人,他們是你的客人,相信你應該知道千年天山雪蓮吧?”

“千年天山雪蓮?你是沖著這個來的?”嶽是群有些驚愕的喊道。

“不然呢?你以為我是沖著你來的嗎?或者說你希望我來取走你的狗命!”蘇沐隨手將加瑪拉的便攜提箱放到麵前,不屑說道。

“反正你做過很多虧心事,要不我就直接送你上路吧,這樣也省得你每天活的提心吊膽的!”

“別別別,英雄,東西你看上的隨便拿,放過我這條老命吧!”

嶽是群心中最大的擔憂消失,原來蘇沐不是沖著自己來的,這樣就好。

暫時緩了口氣的他,聽到蘇沐後麵的話後,趕緊搖晃著雙手,猶然跪倒在地麵上說道。

“你想要雪蓮是吧?我知道怎麼開啟這個箱子,你要是殺了我的話,就沒人能幫你開啟。我敢說,加瑪拉是絕對不會告訴你密碼的!”

“你這是在和我討價還價?”蘇沐眼底猛地爆發出一股寒意。

“我…”

被蘇沐眼神刺激到到的嶽是群額頭上頓時冒出無數冷汗,急忙說道:“不是的,我沒有想要威脅你的意思,我隻是就事論事而已,這個箱子可不是那麼簡單就能開啟的,我…”

嶽是群剩下的話還沒有說完,蘇沐便直接冰冷的打斷,“你不是說報警了嗎?現在可以等著警察過來再說,不過在那之前,我自然有辦法取走天山雪蓮,至於你,就先閉上眼乖乖等著吧。”

“好好,我閉…”

嶽是群剩下的話還沒說完,瞬息間就被蘇沐的催眠掉。

“加瑪拉,現在該你了!”

嶽公館外麵。

一直等著訊息的皇甫青庭,臉色有些凝重。

他雖然清楚蘇沐是很厲害的,但想到加瑪拉的實力也不俗,心裡就有些憂慮。

要是說蘇沐失敗的話,肯定會深陷進去的,到那時自己可就要麻煩。

不要以為自己是皇甫家族的人,就能這樣坑掉一個堂堂市委書記,這事被落實的話,等待他的就是黨紀國法的嚴懲,皇甫家族也會因此背負上罵名,會有大災難的。

“皇甫書記,咱們就這樣乾等著嗎?是不是應該動手了?”劉臻神情肅穆的問道。

作為公安市局的局長,劉臻對眼前這個所謂的嶽公館是沒有任何好感,他一直都想要鏟除。

以前是沒有機會,現在機會就在眼前,他怎麼可能會想要錯過!

雖然說他不知道皇甫青庭到底在等待什麼,但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晚最好能徹底一勞永逸的解決掉這個隱藏的毒瘤。

隻要能攻克這裡,箭簇市很多人將會鼓掌相慶。

“再等等!”

皇甫青庭抬起手腕掃了眼手錶後,沉聲說道:“再等五分鐘,要是裡麵還沒有訊息傳來,就下令行動,哪怕將這座骯臟之地夷為平地,也一定要將人找出來!”

“找誰?”劉臻好奇的問道。

皇甫青庭沒有解釋,沉默不語。

除非是開始真正動手,不然皇甫青庭是不會泄露出來蘇沐身份,今晚的事情很重要,自己絕對不能有任何掉以輕心,哪怕劉臻是自己的心腹,都要對其保密。

時間紛紛秒秒流逝。

五分鐘瞬間而至。

就在皇甫青庭已經等不下去,準備下令強攻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看到是誰打過來的電話,他臉色一喜,趕緊接通,聲音有些急促的問道:“你那邊情況怎麼樣?有沒有遇到麻煩?”

“沒什麼麻煩,你可以收尾了!”蘇沐輕鬆說道。

“好,太好了!”

皇甫青庭愁眉苦臉的模樣頓時一掃而空,沖著劉臻興奮的揮舞起來右手,“劉臻,行動吧!”

“是!”

劉臻精神猛然一震,轉身立即命令出擊。

這一夜,在箭簇市如同傳奇一般的嶽公館被警方以雷霆之勢拿下,一幫違法份子毫無懸唸的紛紛鋃鐺入獄,這個昔日的豪門徹底成為過去式。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在外麵到處看看。他從小就是喜歡人多熱鬧性格,即便長大到現在坐到了市委書記的位置,仍然沒有改變這個性格。“曹進,你說這個廖華律是繃不住了吧?”談睿安靜的望著前麵,那裡是一個小廣場,有幾個老頭老太太正在練太極拳,看著他們的身影,他心緒慢慢平緩。“我想是吧。”曹進恭敬的應答道:“錦繡縣這次發生的事說大不大,但要是說小也不小。在錦繡市這種地方,竟然還有村落能夠三個月不能正常供水,這原本就是一種失職行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