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4章 他的外號月老

鵬跟蹤起來。那是沒有任何心理負擔。”希望這個梁天不要自誤!“蘇沐心底想了一下這個,便沒有放在心上,起身去洗手間給徐錚成去了電話,囑咐了兩句後便暫時將這事放下。”你們乾什麼?混蛋,想要吃老孃的豆腐。也不看看老孃是誰,給我滾蛋!“”再看,信不信老孃將你的眼珠摳出來!“”滾蛋,沒見過女人嗎?“蘇沐剛走出洗手間。耳邊便傳來一連串的咆哮聲,聽著這聲音有些耳熟。他便向著旁邊瞧過去。這裡是一個拐角,拐角處放著一...第5684章他的外號月老 陳場在陳家沒有被搞垮之前,也算是箭簇市年輕一輩裡麵的風流人物,是人盡皆知的公子哥,是紈絝圈內數得上號的人物。

誰要是提到他,都會不由自主的豎起大拇指頭,贊嘆幾句。

然而現在呢?

自從家道中落,陳場淪落為一名賭徒後,就再也沒誰會多看他一眼。

所有的贊嘆全都銷聲匿跡,所有的誇獎全都化為煙雲,昔日身邊的狐朋狗友們也都不見蹤跡。

他就像一個失敗的典型,成為所有人紛紛鄙視的物件。

陳場是誰?那就是一個窩囊廢,是一個孬種龜娃兒,你們幾個今後要好好學習,不然將來遲早會變成這樣。

就陳場那種模樣,你們誰要是見到都會厭惡的,換做我是你們,見到他就敬而遠之,不必理會。

“生子當如孫仲謀,陳場那樣的,算了吧!”

“一個連滅家之仇都不敢報的慫貨,管他做什麼!”

“你們今後做事要時刻謹記一點:低調謹慎,要不然遲早會落得陳家下場,那樣陳場的今天就是咱們的明天。”

無恥無知的孬種慫貨!

人人得以踐踏的廢物!

當這樣的頭銜全都落在身上時,像是一座座大山壓垮著陳場的脊梁骨,摧毀著他的尊嚴,折磨著他的精神。

今日之前的他已經在所有人的嘲諷中廢掉,可今日之後的他,會變成什麼樣沒誰清楚。

因為就在這裡就在此時,蘇沐那番入骨三分的嗬斥話語,宛如黃鐘大呂,激發出陳場那隱沒已久的自尊!

他的自尊和人格並沒有被磨滅!

如果能有尊嚴的活下去,那陳場絕對不想孤寂頹廢的死去。

“駱琳現在的身份地位應該不低,而能讓她尊敬的人很少,眼前這個叫做蘇沐的傢夥,竟然能被駱琳如此敬重,莫非他真的很有來頭?”

“這樣的話,要是說我能拿出完整的復仇計劃,他能幫到我吧?”

“有鳳市蘇沐嗎?我來查查他的身份。”

“天哪!”

當渾身酒氣的陳場查到蘇沐真實身份的瞬間,他懵神了!

盡管再敢想,他都沒有想到駱琳竟然會認識這樣的人,而蘇沐擁有這樣的身份,想要幫助自己復仇豈不就是一句話的事!

原本已經沒有什麼信心的他,這刻是真的重拾信心。

“老賊,這次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陳場咬牙切齒,兩眼一片猩紅,戰意鋒銳。

廢棄的冶金廠外麵。

白婕緊靠著車窗,望著逐漸在眼前消失的工廠,眼神中流露出一種茫然和憂傷交織的情緒,當著兩人的麵,緩緩的說道。

“你們或許很難想象到,這裡以前是何等紅火,何其輝煌,天天都是人潮湧動,車來車往。可現在呢?這裡就是一處荒蕪廢棄的工廠,是沒人願意過來的地方,也許隻有拍攝恐怖片才會想到這裡。”

“當年陳家在熱鬧喧嘩中,在日進鬥金中建立起了權威,可如今這種權威卻隨著我爸媽的死而變成泡影。”

“駱琳,其實剛才陳場的話也並非全都胡說八道,最起碼他說的我媽是小三,這事是真的!”

“不過這樣的小三卻不是我媽主動願意去當的,我父親和她認識的時候,並沒有說出已經結婚的事實,他們是有了我之後,我父親才說出來的。”

“那時候我媽已經是深深陷入到父親的情感中無法自拔,對他的所有話都深信不已。即便知道他已經結婚,都沒有想過離開。”

“後來陳家的覆滅,陳場非要說是因為我媽和老賊勾結,這簡直就是笑話。我媽從來沒有惦記過陳氏冶金,陳家的衰敗和她沒有任何關係。”

“她隻是被當做可憐的棋子推出來,成為陳場的宣泄口。”

“那個老賊是誰啊?”駱琳好奇的問道。

“箭簇市一條深藏不露,吃人不吐骨頭的老狐貍,他叫做嶽是群。”白婕咬牙切齒的說道,好像說出這個名字都會讓她有種深深的瘋狂感,恨不得吞噬其血肉。

“嶽是群?”

開車的蘇沐雙眼微微一瞇,竟然是這個傢夥!

“你認識?”駱琳側身問道。

“我哪裡認識,我對箭簇市不熟悉的,你們繼續!”蘇沐無奈的聳聳肩膀,並沒有流露出什麼破綻。

其實他真的是剛剛聽到這個名字,還是皇甫青庭說出來的,加瑪拉就是和這個嶽是群合作,加瑪拉在這邊的所有行程都是嶽是群安排的。

在皇甫青庭的眼中,嶽是群就是一個徹頭徹尾,唯利是圖的小人,是個數典忘祖的賣國賊。

他甚至懷疑這次的千年天山雪蓮被搶,就是嶽是群在背後出謀劃策,你說在這時候又聽到這個名字,蘇沐怎能無動於衷!

做人你可以善良,可以醜陋,甚至可以冷漠無情,但你不能沒有底線,不能什麼事情都敢做都去做。

那樣的話就會徹底失去原則,會變成一個沒有信仰隻會被人唾棄的賣國賊。

很顯然這個叫做嶽是群的傢夥便是這種人!

皇甫青庭會誤判嶽是群?不會的,以著皇甫家族在箭簇市的能量,絕對不會將好人錯認為壞人。

現在又有陳氏冶金在,更加佐證了嶽是群的卑鄙齷蹉和醜陋不堪。

蘇沐眼底已經滾動著絲絲寒意。

“阿姨和嶽是群認識嗎?”駱琳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問道。

整件事的關鍵點就在這裡!

陳場解不開的心結不就是這個嗎?要是說白婕母親和嶽是群的關係清白乾凈,陳場會這麼大的反應嗎?

在陳場的心中,就是因為白婕母親仗著嶽是群的撐腰,才將陳氏冶金搞垮的。他們兩人要是說一點關係都沒有,駱琳都不會相信。

就事論事,無關乎情感。

這話讓白婕的神情明顯一暗。

“白婕,我沒有想要打探你們家隱私的意思,你不想說就算了。”駱琳識趣的趕緊說道。

“不,我要說出來,這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白婕的眼神從駱琳身上掃過後,落在蘇沐背上,她清楚自己說的每句話蘇沐都在聽,而陳家能不能翻身,陳場能不能重新崛起,就要靠眼前這個神秘的男人。

她是不清楚蘇沐和駱琳的關係,但直覺告訴她,能讓駱琳說出那種話的蘇沐,絕對有能力幫助陳家。

白婕已經走投無路,隻能是背水一戰。

任何希望都絕對不能錯過。

真當白婕就不想要陳家崛起?真當白婕就想要看著陳場下場淒慘?

畢竟說到底,他們兩人也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而且在小時候陳場對她還頗多關心照顧。

陳場惱怒的隻是白婕的母親,而並非是她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

“嶽是群是我媽董虹的乾爹!”白婕語出驚人。

乾爹?

當這個字眼冒出的瞬間,駱琳和蘇沐心底都不由浮現出一種鄙夷。

不能怪他們這樣,誰讓這個社會已經將乾爹和乾閨女醜化的如此形象,讓人想到的第一概念便是那種不清不楚的關係。

董虹也是如此的嗎?

像是料到蘇沐和駱琳會這樣想,白婕嘴角露出一抹苦澀笑容,慘然說道:“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這個乾爹和乾閨女是很正常的,他們兩人就是有著這樣一個關係,一個能對外宣佈出去的關係。”

“實際上像我媽這樣的乾閨女,對嶽是群來說還有很多。他就是靠著把持這些乾閨女的命脈,為他做事謀利的…”

隨著白婕的敘說,蘇沐和駱琳逐漸明白事情真相。

嶽是群是個很有心計的老狐貍,他通過各種事情收下很多乾閨女,在箭簇市經營起來一張隻屬於他掌控的親戚網路。

他的所有乾閨女嫁出去的人家都不是一般人,非富即貴。

要麼是政府係統的,要麼是商界的,隻要你有點能耐,隻要你這個人有價值,他總是能想方設法的變出來一個乾閨女,然後用各種各樣的巧合事件推銷給你。

不誇張的說,在箭簇市屬於嶽是群的乾閨女就目前來說至少有四十人!

這些人編織起來的關係網何其龐大!

最初那些被嶽是群設計的人是不會清楚這些乾閨女的意義,但後來他們知道後,也沒有誰想要放棄。

他們都清楚有這樣一個關係網在,對他們隻有好處沒有壞處。

置身這個關係網中,能做到很多別人意想不到的事。誰還沒有用到誰的時候,隻要能用上,就說明有價值。有價值的人脈網,誰會傻乎乎的舍棄呢?

哪怕這個關係網要通過嶽是群去做,也沒誰多加在意。

“嶽是群就是靠著這個,壟斷著箭簇市的很多生意,在上層中他有個外號叫做月老,掌握著很多姻緣的月老。”

“隻是沒誰想到,他的這種所謂姻緣是那樣惡心。不過有件事你們可以放心,他在乎的隻有權力,所以說對每個乾閨女都是比較照顧的,是絕對不會讓她們受到任何傷害,要不然今後他也推銷不出去!”白婕這就相當於是解釋了母親董虹是清白的。

白婕感覺自己已經低人一等,不能再在這種事上被人看不起。

“那個…你…你真的能幫助陳場嗎?”白婕壓下心中的不安,望著蘇沐的背影低聲問道。

“他能的!”

沒有等到蘇沐回答,駱琳這邊卻是已經答應下來,她拉著白婕的手,眼神堅定的說道:“白婕,你是我的閨蜜,你是我的姐妹,你的事情就是我的,我不能眼睜睜的瞧著你被這樣欺負而無動於衷!”

“蘇沐,你說吧,這事能不能幫忙?”

“等陳場有所決定再說吧!”蘇沐淡然道。

是啊,要是陳場後退蜷縮,說再多都是白搭。的這一舉動也未免有點太火爆了吧?別人不清楚,我可是知道你的身份。你可是堂堂市長啊,怎麼能夠做出這種丟酒瓶的事來?不過你別說,還真是解氣,我喜歡,喜歡你流露出來的那種霸氣。楊小筍心底感覺甜蜜蜜,臉上原本的一絲惶恐神情,也立即是蕩然無存。宋清萱更是雙眼閃爍著小星星,看著蘇沐露出崇拜光芒。她腦海中的英雄就該是這樣的,就該是以這種霸氣的姿態出現,營救人於危難間。而此刻蘇沐不就是這樣的英雄嗎?一時間她的心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