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2章 戰後

有一套相對完善尋找桑靈之淚的辦法。陸小天原本隻能憑借靈桑蠶影去找,不過現在有了前麵一隊趟路的,他便可以坐享其成了,無論是對於來自天庭的這一隊天仙,還是對於桑靈族來說,陸小天無疑最為勢單力孤。眼下也隻能用投機取巧的辦法看看後麵有沒有機會。畢竟艷姬交待的任務難度還是太高了一些,如果有機會陸小天自然會去爭取一下,若是沒有機會,陸小天自然也不會枉送性命。陸小天一路攆著對方的尾巴而去,這隊來自天庭的天仙小隊...隻身站立於五大強者中間的崆戎老怪身上一股磅礴的氣運升騰而起。

陸小天,艷姬,殘缺了三隻的斷手,姬霆,瀾雲竹僧分別牽引那股驚人的氣運入體。

氣運一分為四,陸小天,艷姬,崆天寂控製的斷手各取其一,姬霆與瀾雲竹僧再分掉剩下的四分之一。

待氣運被刮分一空之後,崆戎老怪的身體開始風化,一陣微風吹過,崆戎老怪身體化為一蓬沙塵被隨風吹走,徹底消散於這片虛空。

陸小天頓時鬆了口氣,這半步妖帝級的強者委實厲害,要不是有崆天寂這麼個變數,此次他與艷姬等人聯手也必然落敗。

若是他能率領龍族戰陣,艷姬也帶著金線蝠王衛倒也能留住崆戎老怪,隻是青果結界被封印,這種假設並不存在。

這一戰過於僥幸,現在回想起來依舊讓人後怕。

沒有了崆戎老怪的乾擾,藉助空天子鼎,陸小天的神識在虛空中以驚人的速度漫延,很快便找到了那副散落的水晶棺。

半步妖帝留下的東西,隻是一副棺材,對陸小天來說也是珍貴至極。

陸小天伸手一探,一隻大手越過數萬裡空域將水晶棺分開的棺體,棺蓋分別籠罩其下。

水晶棺本為崆戎老怪之物,對於氣息迥異的陸小天自然不服,棺體棺蓋感受到危機後自行聚籠到一起,向遠處疾射而走。

哪怕無人控製下,器靈依物控製著水晶棺進行空間跳躍。速度之快便是等閑元神之體強者也望之興嘆。

不過任憑水晶棺逃遁的速度再快,也始終無法擺脫後麵的大手。

雙方在虛空中一陣追逐。水晶棺再次進行空間跳躍,剛出現便被一隻大手抓住。

這一番追逐之下,陸小天已經通過空天子鼎感應到對方逃避的大致方式,以及從空間波動判斷水晶棺大致出現的位置搶先一步攔截在對方出現的區域。

水晶棺終究不是崆戎老怪,這會被陸小天拿了個正著,相隔數萬裡之遙被陸小天隔空抓取過來。

同時被陸小天收入手中的還有崆戎老怪的空間戒指。

「恭喜東方丹聖大獲全勝。」崆陽等幾個元神之體強者大為振奮,飛身上前靠近到一定距離之後便停留下來,隔空向陸小天拱手道賀。

此時崆陽,崆玄感自然也能看出那隻斷手是他們原來的族長崆天寂,之前崆天寂不是與陸小天形同水火,怎麼這會還走到一起去了?

雖然心裡百般詫異,可既然已經選邊站隊陸小天,這會他們也選擇性的忽視掉了失去肉身,已經隻能控製一隻殘手的崆天寂。

「你們先行回去,大群的間虛獸正在往崆影族秘境趕來,沒有你們的坐鎮怕是擋不住獸群。我處理完這邊的瑣事之後便會前來與你們匯合。」

陸小天點頭回應一句,方纔追逐水晶棺的過程中,陸小天同樣感應到了間虛獸群的存在。

他一路殺伐下來,與崆戎老怪的混戰之中,雙方直接間接擊殺的間虛獸已經將近百萬。隻是相對於龐大的獸群而言依舊隻是極小的一部分。

這些間虛獸被關得太久,這會逃出樊籠,正是性情最為暴戾嗜殺的時候,沒能圍殺陸小天正發瘋地四下搜尋獵物。

之前陸小天連同滄瀾鬼崆陣都被崆戎老怪施法拽走,得以擺脫獸群。

間虛獸瘋狂搜尋下沒能找到陸小天等人,反倒是離崆影族秘境越來越近。

此時獸群已經嗅到了崆影族的氣息,帶著對血肉無緣地渴望一路撲殺過去,獸群與崆影族的大戰很快便會拉開序幕。

陸小天這邊還有些首尾要收,另外這種層次的戰鬥他暫時不想再插足進去,作為大戰的勝利方,此時陸小天最重要 的是消化戰果。

滅掉崆戎老怪,崆巖後麵也能騰出手來。有崆巖帶領族人抵禦間虛獸群足矣。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一行五人雖是圍殺了崆戎老怪,各自卻是受創不輕,尤其是姬霆與瀾雲竹僧被那恐怖的劍意所傷。

以兩人的修為沒有外力的乾擾下想要恢復實力還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往好了想這次仙魔大戰已經與兩人無關。

往壞了想甚至傷勢會不斷惡化,甚至有相當概率要了兩人小命。

艷姬與陸小天,崆天寂受到崆戎老怪的重點照顧,同樣不堪再戰。後麵很長一段時間內都需要以恢復傷勢為主。

「陸小子,姬霆的傷交給你了,把他治好。」

艷姬取出手帕探著嘴角的血跡,麵色一片蒼白,眼裡依舊帶著莫名的神采,雖是受傷在身,這一戰下來的收獲依舊超乎想象。

「好。」陸小天點頭,將艷姬,姬霆,瀾雲竹僧相繼收入青果結界。

「東方丹聖,咱們後會有期。」崆天寂已經不想再呆下去,感覺在陸小天附近多呆一分都意味著莫名的兇險。

此戰下來過程雖是曲折,他失去了肉身,就剩下這麼一隻殘手,好在算是吸收了崆戎老怪四分之一的氣運。

算不上有多大收獲,跟之前比起來這個結果已經算是不錯了。這會他也受創不輕,得找個地方舔噬傷口。

倒是陸小天看上去狀態尚可,以對方龍軀的強橫程度,怕是在場狀態最好的一個,甚至連實力驚人的艷姬都有所不如。

這會陸小天若是動手,崆天寂絕無幸理,君子不立危墻之下,他自然不想在陸小天麵前晃悠。

「慢著!」陸小天叫住了便要遠去的崆天寂。

「東方丹聖還有何指教?」崆天寂神識一緊,已經做好了隨時逃離此地的準備。

不過他對此並未抱太大的幻想,能不交手最好,以他現在的實力和狀態已經鬥不過陸小天。一旦動手後果難以預料。

「你的崆沅之境還未給我。」陸小天麵色淡然,對方將他誆進這片空間,大戰連場,不止是他,連艷姬,姬霆幾個都先後受到重創。

陸小天可沒忘記對方手裡的崆沅之境,能一定程度上防禦剋製他的斬龍鍘影,要不是因為此物,也不會經歷這麼多麻煩。崆天寂想要這麼就離開談何容易。「之前「之前老夫被崆戎老怪製住的時候,崆沅之境便落在了對方手裡,東方丹聖既然收了這老怪的空間戒指,崆沅之境自然也便在東方丹聖手裡了。」崆天寂說道 「那不一樣,這是我搶來的,你答應的卻沒給。」陸小天搖頭。

「東方丹聖想要怎麼樣?」崆天寂語氣一沉。

「暫時跟我一段時間,等你傷勢恢復之後,我需要你幫我開啟體內一道空間封印,作為你沒有交付崆沅之境的補償。」陸小天道,「此事了結之後去留自由。」

「此話當真?」崆天寂已經不太相信陸小天。

「可立誓為證。」

崆天寂猶豫一番之後終究還是同意下來,以他現在的實力已經不具備與陸小天抗衡的本錢,形勢比人強,哪怕日後翻臉也得等他恢復之後。

不過想到陸小天體內的空間寶物裡麵還有艷姬,姬霆幾個強者,崆天寂不免哀嘆一聲。

早知這傢夥有如此實力,他說什麼也不會將主意打到對方身上,這傢夥也真是隱忍,此前與他鬥法時也依舊沒有動用艷姬這一支強橫的戰力。

「如此甚好,你暫時跟在我身側也未必就沒有好處,也許我還能煉製出能幫你療傷的丹藥。」

見對方服軟,陸小天滿意的點頭,青果結界內的封印還得盡快 開啟纔是。

方纔與崆戎老怪的鬥法委實兇險無比。要是能動用青果結界內的力量便沒有一點風險了。

而且青果結界內的幾支種族也得挑時候拉出來歷練一番。裡麵的廝殺終究還是少了一些。

崆沅之境已經入手,還斬殺了崆戎老怪,事情曲折了一些,結果還是不錯的。陸小天拖著受傷之軀向崆影族秘境趕去。

「勝負已定,隨我回去吧。」大戰方歇,崆巖這邊已經收到資訊,向後飄退一段距離,再次向崆無命發出邀請。

「成王敗寇,崆影族是你們的了,我沒有向勝利者卑躬屈膝的習慣。」崆無命搖頭,已然不準備返回崆影族。

「大護法崆峒已經被崆天寂所害,東方丹聖可能不會在族中久留,僅憑我一己之力無法庇護全族,你真的準備離族而去?」崆巖皺眉道。

「開弓沒有回頭箭,你決定留下是你的事。」崆無命搖頭。

「罷了,既然你不念及同族之情那便走吧,隻當崆影族沒有你這號人。」見對方油鹽不進,崆巖臉上多了幾分怒意。

「沒有你們,崆影族一樣要活下去,以後你們形單影隻的時候不要後悔便是了。」

崆無命身形一滯,沒有理會崆巖的話,隨即破空遠去。

至於崆無量這邊,聖磐法相一直依靠陣法與其周旋到現在,並沒有留下對方的能力。

事情告一段落,崆無量眼神一陣急劇變化,最終緊追崆無命而去。

崆無命原本有留下來的機會,可崆無量一早就將陸小天給得罪死,越早離開越安全,否則怕是會遭到清算。

「東方丹聖,後麵該乾什麼?」強敵退去,崆巖眼神一陣復雜之後向聖磐法相拱手道。

「回崆影族,間虛獸群來襲,還需要你回族主持大局,崆峒暫時失去肉身,我會助其重修回來。

到時候有你們一起坐鎮崆影族,在滅法魔潭裡麵生存下去問題不會太大。」聖磐法相抬手間撤去陣法。

崆巖點頭,與聖磐法相一前一後疾速返回,回到崆影族後,崆巖心裡一片寒涼。

之前陸小天已經通過投影的方式讓他看到了族中所發生的一些事情,隻是回來之後才發現整個崆影族秘境比起想象中的還要更加破敗。

滅法魔潭的死亡腐朽氣息已經滲透到秘境各處,原本的生存之地滿目瘡痍。可剩下的幾十萬族人現在還未能找到合適的居住之所。

崆巖正要去請見陸小天本尊,聖磐法相已經抬手製止了他的舉動。

「間虛獸群已至,你速去組織族人準備作戰。本尊與崆戎老怪一場大戰已經受傷,現在不便見你。

有本尊在此,秘境便能維持下去,真到了必要的時候本尊會出手的。」

「多謝東方丹聖!」能得到這個答案崆巖也心安了不少。

兩強相爭必有一傷,更何況陸小天是接連與崆天寂,崆戎老怪大戰。

雖然取得了最後的勝利,十有**也受傷不輕,短時間內親自出手的可能性不大。

不過哪怕不出手,有這樣一個強者坐鎮族內,也足以讓整個崆影族底氣足上一截。

密密麻麻的間虛獸已經殺奔至秘境之外,崆影族秘境接連動蕩,已經有了數處缺口。

此時聖磐法相返回,也隻是疏導滲入秘境內的死亡腐朽氣息,讓崆影族的生存環境不至於進一步惡化。

除此外聖磐法相也沒有足夠的精力顧及到這場亂戰。

至於陸小天則盤坐在崆天寂原來的那座小院,崆天寂隻剩下一隻殘手,重回故地心裡唏噓不勝。

轉了一大圈又回到了這裡,隻是主客身份已經變了。

陸小天沒有管崆天寂,這裡是對方老巢,五行法則奧義已經滲透至四周空間之內。

原有的一些禁製要麼被陸小天掌控,要麼被滲透。哪怕這裡是崆天寂以前的根據地,此時也失去了利用的價值。

「既然對方已經立誓,那便安份一點在此墊伏一段時間,等傷勢穩定,做完陸小天要求的事情之後便離開此地,再也不回崆影族。」

殘手一陣淡泊的靈光湧動,化為崆天寂的模樣與陸小天對麵而坐。

吸收了崆戎老怪四分之一的氣運,哪怕失去了完整的肉身,隻要徹底煉化了這股氣運,崆天寂有信心恢復,甚至是超過以前的全盛時期。

他的情況比起崆峒還要稍好一些,眼下好歹還控製了一隻殘手。此前他與崆戎老怪進行融合的時候,身體已經化入崆戎老怪體內,這隻殘手既來自於崆戎老怪,也來自於他自己,沒有了崆戎老怪的元神乾擾,控製起來毫不費力。

請:m.lvsewx中的光柱便已然朝陸小天侵襲而來。陸小天隨手一揮,空間之力湧動下,身前形成一道漩渦,那道光柱沒入漩渦之內發出震天的轟鳴聲。陸小天身形一閃,也踏入這漩渦之內隨即消失不見。“鯤山道友,怎麼麵色如此之差,莫非一個龍族小輩還能從你手底下逃了不成?”此時在紫袍鯤妖對麵隨意而坐的金冠麵白如玉的女子輕笑一聲道。“還真讓這個小輩給逃走了。”鯤山眉頭緊皺,“這龍族小輩善禦空間之力,手段倒是詭異得很。”“不會吧,對方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