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大結局(上)

弄姿的說道。這個女人正是穆天成在外麵的女人胡美麗,這個女人長得不錯。要不然也不會迷惑了穆天成,還給穆天成生下了一兒兩女呢?而且這麽多年都不厭倦。現在還有要把她接近穆家的意思。“你是哪裏來的外人,敢對我們家的事指手畫腳的?”穆少川也不是吃醋的,看到自己的母親受委屈怎麽可能不反抗。“穆少川,你少說點,以後這就是你的美姨了,以後和我們住在一起。”穆天成還是有點心虛的說道。這個女人也不太安分。“嗬嗬,老爺...蔣茜茜睡到很晚才起床,結果起來的時候穆夫人已經在那裏等著了。穆夫人的臉色很不好看。

“阿姨,你不用等我吃早餐的。”蔣茜茜沒注意到穆夫人難看的臉色,笑著說道。想著自己答應了穆少川的要對穆夫人尊重一點。

“蔣茜茜,你還真的好意思繼續的賴著我們少川呀。就你這樣的身份,難道還想要做這穆家的少奶奶?”

穆夫人能超熱風的的說道。就是想要把蔣茜茜趕出自己兒子家裏,也不知道少川是怎麽想的,居然讓蔣茜茜繼續的住在這裏。

“阿姨,我是穆少川明媒正娶的妻子,怎麽不能住在這裏?”蔣茜茜也不是軟柿子,就知道和婆婆住在一起有這些的不好的地方。

說完,蔣茜茜都沒有理會生氣的穆夫人,自己打扮好出門玩去了。反正自己有穆少川養著,不要和穆夫人多說就好了。

而穆少川拿到了穆夫人和穆天成的離婚協議書以後,就把這件事通報給了記者,還順便給他們準備了一份說辭。

結果當天下午,穆氏集團的股票就已經跌停了。這穆氏集團原來是章氏,這是誰都知道的。現在知道穆天成不要發妻,外麵找了個女人,眾人都不看好穆氏集團了。

穆天成被氣得不好,當場就進了醫院。眼看著穆氏集團這個樣子沒有一個主心骨,隻能無奈的讓穆少言去頂著。但是穆少言就是草包一個。

“媽,穆氏集團不會真的要跨了吧,那我們貪圖什麽呀?”穆少言苦惱的說道。自己要做的是這穆氏集團的總裁,不是去救國救民的。

“兒子,你知道什麽呀,等到這老頭子在醫院住著的時候,我們直接把穆氏賣了也夠我們生活的了。”

胡美麗指了指病房的方向說道。她不會做生意,也隻看得到眼前的利益,自然是不想要穆氏集團的。

下午的時候穆氏集團就已經是搖搖欲墜了。但是沒想到這穆氏集團的原先的總裁居然來了。

“穆少川,你來幹什麽?這穆氏現在是我做主了。難道你還想要來和我爭?”穆少言看到穆少川本來就是心虛的,此刻是更加的著急了。但是眾位股東看到穆少川卻像是看到了救命神一眼。

“大少爺,你要是回來的話,我們都擁護你做總裁。”眾位股東都一致的承諾道。這樣下去說不定穆氏還能有一點得救的機會。

“不,我隻是來收購穆氏集團的。”穆少川輕蔑的一笑,直接的坐到了總裁的那個位置上,對著眾人說道。

眾人聽到這個訊息都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想到穆少川居然真的是一點舊情都不顧及了。

“穆少川,你休想拿走穆氏集團,這是我的。”穆少言原本已經以為這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但是沒想到穆少川居然還要來搶。

“你的,我看快破產了吧。還不如賣給我,換幾個錢給你那個狐狸精媽養老。”穆少川看都沒看穆少言,翻著自己手裏的關於穆氏的股市行情書。

這些股東剛才比較反感,但是又一想,這穆氏集團不管是穆少川還是穆少言都是這穆家的,其實也不算是易主了,所以也就沒有多麽的反對了。

“好,這件事我想想。”穆少言也不是傻的,而且胡美麗也說了,這穆氏留著也是沒什麽作用的,要是能夠換錢來東山再起也不錯的。

當然穆少言沒有馬上的答應賣,而是準備和自己的財務經理估算一下這公司的剩餘價值,但是沒辦法這財務經理是穆少川的人。

“總裁,我們還是趕緊把公司賣了吧。這公司在這樣下去就是一文不值。到時候你還要負債累累呀。”

財務經理趕緊說道。就是故意的想要讓穆少言趕緊賣了這個公司。

“什麽?那趕緊賣,但是這個公司值多少錢呢?”穆少言其實根本沒有學過這方麵的知識,不知道怎麽估算餘額。

“我看最多三百萬,你就按這個出價就是了。”財務經理腦筋一動說道。然後穆少言還真的傻傻的把公司就這樣賣給了穆少川。

賣給穆少川的那天,穆少川就當著眾位股東的麵,把穆氏集團改成了章氏集團。這很多人都知道穆氏的由來的,所以對於穆少川的改名也沒什麽奇怪的。

當然第二天下午,穆少川就去了醫院看望自己的父親穆天成。穆天成因為受到刺激,現在已經中風動不了了。

“爸,你最喜歡的那個小情兒和兒子已經把公司以三百萬的價格賣給我了。還有咱們的穆氏已經改名成章氏了。”

穆少川一點都不心軟的說道。就是想要看到穆天成著急的那個樣子。要知道就算是穆氏集團出問題了,那個價值也至少有一億的,但是現在卻變成了三百萬。

“你是想問他們兩個吧。拿著那三百萬歡歡喜喜的離開了。估計是不會回來了。”穆少川故意曲解了穆天成的意思,就是要氣他。

看到穆天成已經近乎扭曲的臉,穆少川這才滿意的離開了房間,出去的時候就碰到了護士小姐。

“穆先生,這位病人的醫藥費已經沒了,你看你們是領回家去,還是繼續治療呢?”護士小姐認識穆少川,問道。

“繼續治療。”穆少川說道,然後打了一個電話給自己的助理,自己這才離開醫院準備回去。卻不想接到了家裏傭人的電話。

“先生,老夫人被少夫人給推倒,現在已經暈倒了,在醫院。”傭人著急的說道。穆少川趕緊去了那家醫院,看到穆夫人隻是頭部受了傷,這才安心了一點。而蔣茜茜正在一邊等著。

“少川,我不是……”蔣茜茜想要解釋,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麽解釋。畢竟的確是自己失手了。

“我們離婚吧,我會給一部分補償的。”穆少川打斷蔣茜茜的話,瞭解的說道。覺得沒必要再這樣下去了。

而且就是自己的母親不能受到一丁點的委屈。

“如果我不願意呢?”蔣茜茜不死心的問道。自己好不容易纔又重新坐上了總裁夫人的寶座,怎麽能夠離開。。熟不知對於霍厲寒這樣的人來說,他不需要拿自己的婚姻去換什麽,選擇的都是自己喜歡的。“邵恩,聽話。我一早就警告過你了。霍厲寒這個男人不是你能夠把控的。這次回來也正好,就在家裏幫哥哥。”邵月奇生氣的說道。這個妹妹冥頑不寧,肯定是要出事的。“我不要,你不幫我,我就自己想辦法。放心吧,我一定會和霍厲寒在一起的。”邵恩決絕的說道。說著就要離開家。“邵恩,你給我站住。不要去招惹霍厲寒,後果你承擔不起。”邵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