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孫子,我是你爺爺!

下,陳婉蓉幹脆褪下了最後的偽裝。麵一冷。“我們分手吧。”“為什麽?”“你別那麽稚好不好,難道還夠不清楚嗎?”陳婉蓉惱怒,卻又顧及太激被的張公子聽到,聲音了不:“大哥,我現在是大學生,讀完大四,我媽還要我出國留學,所以懂了?我們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也不知為什麽,說完這番話,陳婉蓉到相當快意,但認為還是要提醒一下。“承認現實吧,好嗎,我們不同,你隻是一個送快遞的。”覺得自己的提醒很厚道了。癩蛤蟆想吃...從快遞公司出來。

陸羽滋滋的捂了捂口袋那部破手機。

到賬了,這個月的辛苦,是值得的。

不多,六千。

但他還有一份家教兼職。

“喂!陸羽!”

陸羽回頭一看,是李大牛。

“發工資了,今晚我們去烤串喝酒。”

李大牛咧一笑,一掌就拍在陸羽的肩膀上。

“我請!”

“......我沒時間。”

陸羽仰頭,看了一眼高出他兩個腦袋的李大牛。

轉口又說,“我有別的事。”

“不就是幫小孩子補課麽!請一天假怎麽了?你看你瘦得,跟我去吃點好的補補營養。”

“改天,有時間再說。”

陸羽了鼻子。

轉就走了出去。

李大牛的心思他懂,可是他不想接任何幫助。

人......

始終是一筆難清的賬。

“叮叮叮。”

微信的提示音。

陸羽掏出手機,是張婉蓉發過來的微信。

他的未婚妻。

“寶貝老公,今天發工資了嗎?明天我要補課費了呢。”

陸羽笑了笑,隨即發了一條資訊過去:“多?”

“不多,三千。”

外加一個甜笑的表。

陸羽不皺了皺眉,回道:“那麽多?”

“不多了,你不知道,我要補習七八門科目呢。”

補課的確需要錢,陸羽沒想什麽,把三千塊轉了過去,順手發一句:“今天是週末,我媽你來我家吃飯。”

“不了,我留校,馬上要去自習了,老公我你,麽麽噠!”

......

這日子是苦了點,陸羽還是覺得滿足的。

陸羽估計是剛滿月的時候,就被親生父母扔在路邊,他的養父陸明偉把他給撿了回來。

陸羽讀一年級那年,養父的一個戰友帶著兒上門探。

酒足飯飽後就訂下了這門親。

高三那年,陳婉蓉的父親做生意失敗,陸明偉主提出幫助陳婉蓉一家子。

陸明偉是開車往返工地拉材料的,那時家裏還有點錢,母親還好,讚助陳婉蓉的學費還是負擔得起。

用陸明偉的話說,這又不是兩家人,陳婉蓉還是自己的兒媳婦。

養父因超載出車禍死了以後,資助並沒有停止,陸羽承擔了一部分費用。

可是隨著陳婉蓉升到大三,陸羽已經到有些力不從心。

“沒事,時間還是有的,大不了再找一份兼職。”

陸羽一邊安自己,一邊開啟了小電驢的車鎖,騎上就朝著醫院的方向而去。

去醫院拿了藥,他又去了一趟書城,買了幾本練習課題和資料。

經過商場時,陸羽停了下來,想起家裏的丫頭都很久沒穿上新服了。

他掂量了一下。

母親的藥費每月要兩千多,一千塊房租水電,生活費一千多......

剩下的錢攢著供那小妮子上學。

嗯......手裏還是有點閑錢的。

想了想,陸羽就下車上鎖,走進了商場。

商場三樓,是服飾專區。

品牌服買不起,陸羽有自知之明。

他的目標是專挑那些折扣大減價。

轉了一圈。

陸羽花了五百塊,買了三套看得過去的服。

還買了一條天藍碎花長。

一想到回家以後,妹妹看見他買的這些新服,陸羽疲憊的臉龐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

然而。

他走出店門,正想離開。

卻突然看見一道不該出現在這裏的悉背影。

他停了下來。

這是......陳婉蓉?不是說要補習嗎?

陸羽愣了愣,下意識的閃躲在門旁,當那道背影轉過來,陸羽確認了是陳婉蓉。

他抬頭一看,頓時就吸了口冷氣,這是一家千百惠的店麵!這裏的服起碼要過千一件。

不久之前,陸羽還帶著妹妹逛過這間商場。

一看價格,兩兄妹隻能景興歎。

最終去吃了兩碗八塊錢的麵條。

“怎麽有錢買這個?”

他看到陳婉蓉一口氣買了三件,才離開了千百惠。

陸羽有點心塞。

他想了想,走了進去。

找上了幫陳婉蓉選服的服務員一問,折後價格剛好三千。

陸羽頓時到心髒堵得發慌。

他跟在陳婉蓉後,走出商場,而陳婉蓉站在路邊打了一個電話。

不過五分鍾,一道強勁的引擎聲彷彿要把這條街炸了。

一輛紅的法拉利緩緩駛來。

停在了陳婉蓉麵前。

轟隆!

陸羽的腦海一片空白。

他衝了上去。

“陳婉蓉!”

駕駛法拉利的年輕男子眉頭一皺。

“他是誰?”

“張公子,他是我的表哥。”

陳婉蓉一僵,馬上甜笑著回應:“你等一下,我很快回來。”

說完,陳婉蓉快步走了過去,把陸羽拉遠幾步。

侷促的神略顯慌張,“你別誤會......”

“我都看到了。”

陸羽抿了抿,他的臉像紙一樣的白,如在一剎那被了所有的。

但他還是願意等陳婉蓉能夠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他不相信這是真的。

沉默一下,陳婉蓉幹脆褪下了最後的偽裝。

麵一冷。

“我們分手吧。”

“為什麽?”

“你別那麽稚好不好,難道還夠不清楚嗎?”

陳婉蓉惱怒,卻又顧及太激被的張公子聽到,聲音了不:“大哥,我現在是大學生,讀完大四,我媽還要我出國留學,所以懂了?我們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也不知為什麽,說完這番話,陳婉蓉到相當快意,但認為還是要提醒一下。

“承認現實吧,好嗎,我們不同,你隻是一個送快遞的。”

覺得自己的提醒很厚道了。

癩蛤蟆想吃天鵝,在現實中是不可能發生的。

陸羽早點承認這個事實,就能早點從失中走出。

也算是仁至義盡。

畢竟陸羽父親生前,和自己父親的關係很好,至於這幾年陸家資助的學費......

陸家是自願出錢,自己家可從來沒有主提出過,再說陳婉蓉還沒那麽低賤,買賣人口嗎?

從未想過就憑陸家讚助的幾年學雜費,就能在畢業以後,讓陸羽占了大便宜。

作為二十一世紀的新時代,指腹為婚?

這實在是太荒誕了。

“就這樣吧,他不知道我們的關係,明白我的意思了?”

“原來,你一直都看不起我。”

陸羽的聲線都在打。

陳婉蓉不再理會,拂發轉,甜糯地喊了一聲張公子我來了,坐上了法拉利。

“轟轟......!”

法拉利跑了。

還帶跑了他的未婚妻。

陸羽傻站在原地,努力接著這個難以接的現實。

不知過了多久,手機鈴聲響起。

陸羽麻木地掏出手機,按下了接通鍵。

“誰?”

誰知電話那頭開口就來了一句,“孫子,我是你爺爺!”

......

突然被來這一著,誰都會發懵。

隨之。

屈辱,憤怒。

還有這通該死的電話。

就像垮駱駝的最後一稻草。

陸羽整個人都了。

“我去你嗎的孫子!你全家都是孫子!”

他把手機摔了好幾瓣,騎著小電驢揚長而去。

陸羽並不知道,其實給他打電話的人,並不是惡作劇。

而是一個穿著唐裝,拄著一金楠木柺杖的老人。

此時老人正龍盤虎踞的坐在一間金碧輝煌的大廳裏。

犀牛皮做的名貴沙發上。

一臉懵。。“喂!陸羽!”陸羽回頭一看,是李大牛。“發工資了,今晚我們去烤串喝酒。”李大牛咧一笑,一掌就拍在陸羽的肩膀上。“我請!”“......我沒時間。”陸羽仰頭,看了一眼高出他兩個腦袋的李大牛。轉口又說,“我有別的事。”“不就是幫小孩子補課麽!請一天假怎麽了?你看你瘦得,跟我去吃點好的補補營養。”“改天,有時間再說。”陸羽了鼻子。轉就走了出去。李大牛的心思他懂,可是他不想接任何幫助。人......始終...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