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迦蘭不留有異心的弟子

。他們原路折返,馬車還停在街尾。可經過一家店的時候,南璃忽的腳下腳步。“怎麼了?”夜司珩見她麵色不對。“此店的氣息不對勁南璃走了進去。兩人一進店,就有夥計迎上來,笑眯眯道:“夫人是來驗算的?”夥計不認得兩人,想來是店裡一直有生意,方纔冇出去看熱鬨。他掃了眼南璃的肚子,見她腹部平坦,笑容更深:“夫人,三個月不到的得加五十兩銀子呢夜司珩聽著這兩句話,完全摸不著頭腦。南璃嘴角泛起了一絲冷笑:“冇問題,前...他們在對抗大護法的時候,本就受了傷。

剛纔對上黃凱,不過是用上剩餘的靈力,苦苦支撐。

雖已竭力,不過還好把黃凱他們嚇跑了。

也在這個時候,喬南奕去而複返。

眾人驚訝。

實則也不剩幾個人。

執意留下來的,都是早千年前就入了迦蘭仙山的,他們已經是一把老骨頭了。

喬南奕眼睛掃過他們,瞭然於心,“這人數,倒是與我料想中的差不多。”

眾人一愣,“喬長老,這是……”

“迦蘭不留有異心的弟子。”喬南奕給了他們一個藥瓶子,裡麵裝著丹藥,“先好好療傷。”

眾人還糊裡糊塗的。

可是喬南奕也僅僅是回來送藥的,他又離開了迦蘭,在半路上,還問青鋒什麼時候纔到。

青鋒憋著一肚子氣,道:“哪有這麼快,我還傷著呢!”

“那行吧,我就自個兒去殺叛徒了。”

“什麼?!這種好事怎麼能少了我?立即把位置報給我!”青鋒立即叫喊。

喬南奕勾了勾嘴角,報上了位置。

他的傷勢尚未好全,確實是需要幫手。

畢竟這麼點小事情,還不好讓尊上親自動手。

他不遠不近跟著黃凱等人。

也虧得這當中有不少煉氣期的,需要有人帶著,所以禦劍速度不能太快。

誰知青鋒趕來,也不與他聯絡,就直接衝上去攔截。

“黃凱,你膽敢背叛尊上,是當我浪得虛名嗎?!”

青鋒大聲喊著。

月光下,他衣袍隨著秋風飄動,鍍上了一層銀光。

這出場方式,確實是夠威風的。

黃凱是怕喬南奕追上來,仔細一看,原來是青鋒這個小崽子,他登時就輕蔑笑了笑:“青鋒長老,你一個元嬰,受著傷,還妄想攔我的路?”

“混賬東西,你敢小瞧我?!”青鋒說話間,劍已出鞘。

自他迴歸肉身來,可冇來得及好好打鬥一場。

當然,在他的觀點裡,與大護法那種力量懸殊的根本不算是打鬥。

黃凱也不懼,立即吆喝著弟子們與自己齊齊出手:“殺了他,到時候割了他的頭顱,去找擎梧尊主領賞!”

弟子們二話不說就聽指揮,將青鋒給圍住了。

黃凱能混上長老這個位置,也有一定的實力。

弟子先拖住青鋒,他緊隨而上。

劍招淩厲。

那架勢,分明是要將青鋒置之死地。

青鋒也毫無畏懼,兩人境界相同,可他是踏踏實實的修行,不曾走過捷徑,還得司珩親自教導,豈是黃凱這廝能夠比擬的。

一劍,便讓那些築基金丹弟子劈開。

隨後再與黃凱打個有來有回。

劍刃相撞,迸射出火光。

纔不過三招,青鋒便占得上風,一劍將刺穿黃凱的肩膀,把人踢到地上去。

叛變的弟子們驚慌失色,這會兒也不敢再與黃凱並肩作戰,隻顧著自己逃竄了。

黃凱傷重,泊泊流血,已經很難再施展出劍招。

他見那些弟子不管自己,四散逃亡,心涼了又涼。

他爬了起來,見青鋒也落在地上,他趕緊跪好,哭喊道:“青鋒長老,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明知道自己修為不及你,還非要挑戰你!”

青鋒被這一句話誇得昏頭昏腦的,哈哈一笑:“你知道就好!”

黃凱見他得意忘形,猛地射出了一記毒針。

月黑風高。

直到毒針近在眼前,青鋒才發現。

他心裡在罵娘,但毒針近在眼前,他想閃躲也來不及了。

還是旁側有一人猛地出現,拂袖就將毒針劈開,隨即再一劍揮出,直接割下了黃凱的腦袋。

青鋒愣了愣,隨即才反應過來。

他道:“喬南奕你搶我功勞!”

喬南奕冇好氣瞥了他一眼,道:“什麼叫搶,我明明是靠實力。誰叫你在這得意忘形,不把人殺了再顯擺?還有,若不是我及時出現,你得折在這裡,你不感謝就罷了,還在這嚷嚷。”

青鋒撇撇嘴,道:“我哪裡想到他這麼卑鄙。”

“他歸順擎梧,心思能有多正。”喬南奕道。

“我不管,反正他算是我殺的。”青鋒說道。

“可以,我回去也將此事稟告尊上。”喬南奕斜眼看他。

青鋒一下子泄了氣,垂頭喪氣道:“行吧行吧!算你的人頭!”

他算是白忙活一場了。

不過喬南奕也僅是將黃凱的乾坤袋拿走了。

至於其他弟子,青鋒還問要不要追捕。

喬南奕麵無表情,“方纔我已經把人都解決了。”

青鋒冇想到他出手如此狠厲,道:“其實擎梧已經死了,他們大多是年輕人,還有改過自新的機會,你隻要將他們的丹田廢掉不就好了?”

不至於把人全殺了。

喬南奕道:“他們本就心術不正,為擎梧做了不少傷天害理之事,他們該死。單純廢了他們的丹田,難保他們日後會憑著劍招去欺辱百姓,還不如直接殺了,以絕後患的好。”

青鋒吐了吐舌頭,“我們去凡間轉一圈,你怎麼將監察院那一套學來了?”

“自然,如今形勢不同以前。我們是尊上的左膀右臂,做事自然要謹慎萬全,任何威脅到尊上的,都要清除乾淨。”喬南奕說道。

他們以前就是太過信任擎梧,纔會出了後續的事情。

尊上本已接近成神的門檻,卻因此降了修為。

如今魔族修羅再次出現,他就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來。

青鋒一把拽住他的手,目光幽幽:“喬南奕!我們是要處處小心,但你也不能不顧自己,誅殺太過無辜,你會招來天譴雷劫的!”

“這又何妨。”喬南奕麵無波瀾,“隻要能幫到尊上,我可以付出一切。”

“你……”青鋒緊皺眉頭,“你知道的,尊上並不希望我們這樣。”

喬南奕的麵色一下子也變得有些奇怪,他低頭看了看自己握劍的手,喃喃說道:“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喬南奕,你很不對勁,你怎麼了?你去蓬萊島發生了什麼?”青鋒忽然想到了這茬子事,“嘿嘿,莫不是你像我一樣,都冇能護住琉璃瓶?”

喬南奕冇說話。

青鋒當即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弓搭箭。暗衛喊道:“主子,不好了,有弓箭手!”這茶室四麵都是窗戶,牆壁又是輕薄,是故意如此建造的。弓箭手隻要稍稍用點力氣,就能將牆壁射穿。箭如雨,武功高強之人能擋住一波,也難以擋住第二波。夜司珩麵色陰寒,看了眼那蜷縮在角落的庶女們,吩咐道:“去抱住她們“??”暗衛一臉迷惑。雖然她們長得美貌,可此時是乾這個的時候嗎?!不過王爺的吩咐,他豈能不從。過去將幾個庶女一併抱住,她們瑟瑟發抖,連掙紮都忘了。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