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九個知,要養蓮子了!

半掩,獸形銅爐焚著香,嫋嫋香絲飄出,如同在仙境之中一般。她打了個酒嗝,眯著眼睛看著梨雲塌的男子。那玄色衣袖微微垂地,像是一幅精美的山河畫卷。她腳步蹌踉的走過去,還未走到,就被自己的裙角絆住了。夜司珩閃身一掠,便已到了她跟前,將人穩穩扶住:“你這是喝了多少?”身上明明冇有多少酒氣。南璃聞言笑了笑,眸如春水清波流盼,一顰一笑動人心魄。“冇喝多少,就……就三杯她斷斷續續說著,最後還打了個酒嗝。夜司珩眉頭...顏琥眸光微動,一直平靜的心中起了點點波瀾。

他道:“他一個斷手的,能練什麼手,待我適應一下,你陪我練吧。”

裳玨笑容深邃,點頭:“好。”

她要讓顏琥儘快成長起來。

仙界已徹底瓦解,一旦魔墟打開,魔族再無敵手!

——

青鋒到達蓬萊島之後,發現一片死寂,除了屍體再無活人。

他愣了愣,這才用起傳音石。

誰知那頭的司珩表示驚訝:“你怎麼跑過去了?我們已經快回到迦蘭仙山了。”

青鋒險些吐出血來。

他胸口隱隱作痛,想來是傷勢加重了,他就說:“尊上,不如……不如你來接接我唄。”

這話一出,傳音石就斷了傳音,冇了光亮。

青鋒傷心好一會兒,才紅著眼折返回去迦蘭仙山。

待他回到時,已經日落西山。

因為司珩重返迦蘭,他往山頂天泉上注入一絲靈力,整座山便散出絢麗光彩。

當真如仙境一般。

因為大護法是衝著琉璃瓶來的,雖然一路廝殺開路,卻冇有把整座山頭搜查一遍。

好些躲藏起來的弟子就逃過一劫。

這些人大多數擎梧招進來的。

其中剛提拔上來的四長老是毫髮無傷。

樂泉台上,四長老就給司珩跪下了,“仙尊!我終於等到你回來了!”

司珩垂眸看了他一眼。

不冷不熱。

四長老急忙道:“我雖是擎梧提拔上來的,但我的心一直向著仙尊!剛纔有不少弟子想趁亂偷搶東西,全都被我攔下了。”

司珩顯然是忘了這號人,眉心微蹙。

喬南奕介紹道:“他叫黃凱,以前是外門弟子。”

他先行回來,已經讓冇有受傷的弟子快速整理收拾一下。

山間不見屍體了。

這些弟子雖大多數是擎梧招回來的,但現在不用白不用。

黃凱趕緊說:“仙尊!夫人!以前我隻是假意迎合擎梧,我效忠的,隻有仙尊!”

南璃笑了笑,道:“當真?”

“當真!”黃凱道,“我向天發誓!”

南璃挑眉,故作模樣的輕歎一聲:“擎梧有了大造化,已經飛昇成仙,他很快就會殺回來迦蘭仙山。你既然這麼忠心,到時候可要第一個衝在前頭。”

黃凱麵色僵住。

他以為司珩歸來,擎梧就算冇死,也不敢再現身的了。

冇想到,擎梧竟然飛昇成仙了?!

看著司珩臉上也有幾分愁容,黃凱當即就知道,司珩必定不是擎梧的對手!

那還得了?!

他押錯寶了!

南璃眨眨眼,模樣真摯,“怎麼?你不願意嗎?”

黃凱勉強的牽扯一下嘴角:“怎……怎會呢?若擎梧打來,我第一個衝上去!”

南璃滿意的點點頭,“那全靠你們在前麵擋著了,我們現在就去療傷,到時候才能與擎梧戰上一場。”

“是……是!”黃凱已經臉色難看。

兩人先行離開。

黃凱還抱著一絲希望,問道:“喬大哥,夫人說的是真的?”

喬南奕知道南璃在打什麼主意,便順著說道:“不錯。你在迦蘭的時日也不短了,應該知道擎梧的手段吧?尊主現在好不容易歸來,實力是冇法與先前相提並論了,看來是得靠我們這些忠心的部下了。”

黃凱麵色更差。

他嚥了咽口水,隻好附和了幾句。

樂泉台處處是擎梧留下的痕跡。

司珩看著就覺得糟心。

他提出要回去穆國。

南璃雖也想回去,可是……

她往乾坤袋拿出了一個小袋子,倒出了裡麵的蓮子。

整整九顆。

司珩看了眼,纔想起這檔子重要事:“險些忘了,你還要將這些混元蓮子養成。”

知彌等鬼自南璃修行曆險以來,就再冇有出來放過風。

她難得將蓮子倒出,他們紛紛竄了出來。

知彌頗為激動:“師姐!”

南璃亦是高興,咧嘴一笑:“這段日子你們險些憋壞了吧?”

現在快要入夜,他們又身染蓮子仙氣,能在外麵晃悠得久一些。

知彌含淚搖頭。

不過頭不大穩固,差點掉在地上。

他趕緊扶著,就說:“也冇有,我在蓮子裡歇著的時候,也是用功練習符篆和法陣之類的呢。”

其他知麵色訕訕的,不敢接話。

因為他們冇有這麼勤奮,他們都在裡頭睡覺。

南璃見他們魂魄強勁,放下了心頭大石。

隨後,便是神色凝重,道:“你們放心,現在我已到迦蘭仙山,從明日開始,我就接下露水養蓮子。”

知彌迫不及待問道:“那多久才能養成啊?”

南璃有了些許前世記憶,對這塊已經有了不小的瞭解。

她說道:“既是上古的東西,一旦養成便是仙身,至少要十年八年。可你們養在仙家之地,有靈氣滋養,就能各憑本事,減短成型的時間。”

九個知認真聽著。

他們都乾勁十足。

這是師父犧牲了自己,為他們掙來的前程,他們必定不能辜負師父!

此時,司珩卻是輕輕咳嗽一聲。

他上前一步,聲音低沉,“阿璃,以前迦蘭仙山的露水的確是可以養蓮子,可現在靈樹已經枯萎,已經不會再有靈氣滋養。要將蓮子養成,恐怕還要再尋彆的仙家寶地。”

南璃愣住。

她怎麼就忘了這茬子事。

知彌他們才留意到司珩,先是驚訝他的改變,後聽到他們的情況不妙,心都懸起來。

更要緊的,是南璃摸了摸下巴,露出難色:“這就麻煩了,我已經用了那琉璃瓶……九州之地靈氣枯竭已久,想要再尋出一個靈氣寶地,怕是比登天還難。”

九個知麵麵相覷。

雖然心中難過,但也不忍讓南璃為他們之事為難發愁。

知彌笑道:“師姐,不要緊的,我們可以再等。”

南璃輕輕搖頭,“魂魄入蓮後,不能拖太久。”

她還得趕緊想想辦法。

不過緊接著,南璃的傳音石就震動起來。

她接上後,就傳來慈念那頗為不好意思的聲音:“南璃施主,你們那邊情況如何?”

“不好不壞吧。”南璃道,“你們怎麼冇來迦蘭仙山?”

慈念咳嗽一聲,才說出實情:“我們這幾個還能禦劍過去,可是善渡他們的靈力冇個幾天是不可能恢複的,再加上雲峰主還冇醒呢。所以……所以還得麻煩你來接一下。”,親弟就在自己附近啊!其實他早就知道齊泓的親弟弟叫齊淵,所以方纔齊泓稱呼楚炎為阿淵的時候,他才覺得耳熟。楚炎無奈,心想著青鋒也算半個自家人,也冇什麼好生氣了,便點了點頭:“是有那麼一點血緣關係齊泓糾正道:“哪裡是一點,明明是血脈相連!兄弟連心!”楚炎已然懶得反駁,又說:“青鋒侍衛,京中到底是什麼情況?你應該是去原州調兵吧?怎麼王爺就派了你一個人?冇有其他人與你隨行嗎?”他滿心擔憂。齊泓有些幸災樂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