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結束?開始?

不哭了,輕輕地用袖子把那張哭的梨花帶雨的小臉乾淨,還真是個漂亮可的孩子,上穿著件打了補丁的青灰棉布小褂和子,上穿著一雙看起來很舊的虎頭鞋,雖然因爲洗過很多次而顯得老舊,不過可以看出做鞋的人很是用心,針腳細,虎頭活靈活現的。再看圓圓的小臉上一雙溼漉漉的大眼睛烏溜烏溜的轉著,翹的小鼻子還在一一地,小也紅紅地嘟著,要多萌有多萌啊。剛想湊近了親上幾口就發現全又開始痛起來,尤其是屁,一就疼的氣。抱著團團仔細...萬名書迷同時線上

夕的餘暉照房,一張超大的雙人牀上一位滿頭銀髮的老婆婆安靜地躺在上麵,

靜靜地看著窗外的夕不知道在想著什麼,麵上不時的出淡淡的笑容,充滿了幸福的覺。佳佳推開門進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畫麵,寧靜而幸福。

“”

“哦,是佳佳啊,有什麼事嗎?”老婆婆對著孫笑著。

“,您神很好呢,爸爸讓我問您有什麼想吃的嗎?他說要親自下廚哦!好久沒吃過爸爸做的菜了,嘿嘿!託了的福呢。”佳佳邊說邊走到的大牀邊坐下。

“嗬嗬,想吃油鰻魚飯呢,還有佳佳想吃什麼就讓你爸爸做去。對了,你手上拿的盒子是幹嘛的?”老婆婆好奇的看著孫手裡的盒子。那好像是個紅木做的盒子,上麵雕刻著幾簇梅花浮雕,看著很是古樸優雅。

“哦,這個啊,我也不知道呢,是今天快遞公司送來的,是給的哦。不過沒有寫明是誰送的。”佳佳皺著眉做思考狀。拿著那個木盒子又看了看也沒看出來什麼,就把它遞給了。

一雙佈滿皺紋的手接過木盒,慢慢地過上麵的梅花,心裡不知爲何升起了一種淡淡的。慢慢地開啟木盒,一支通碧綠鏤空雕花簪子映眼簾。

“哇!好漂亮的簪子啊,!”佳佳看到簪子之後驚喜的大出聲。

拿出那支簪子,手的清涼讓神一振,靜靜地把玩著手中的玉簪,思緒卻不知飄往何,直到佳佳說話才把從思緒中拉回來。

“,盒子裡還有一張紙,給您。”佳佳把一張泛黃的紙遞到手中。

老人接過那張紙慢慢地開啟,看著紙上的字,滿是褶皺的臉上出了疑的表,似乎紙上的容讓很是困。

佳佳看出了的困也很疑的問:“怎麼了?紙上寫的什麼啊?”

老人臉上的困並沒有散去,也沒有說話,隻是把手上的紙遞迴給佳佳讓自己看。

佳佳拿過紙,“吾,圓爾之夢。”紙上隻有這幾個字,要說有什麼特別的也就是字是用筆寫的,而且用的似乎是古文。佳佳看了看紙,又看了看。最終也沒有看出來個甲乙丙丁。想問問,可是似乎還在被困所纏繞。佳佳把盒子和紙都放在牀上,然後悄悄地開門走了出去,準備讓爸爸爲做油鰻魚飯。

屋,老人對於孫出去沒有毫的察覺,仍然對著手中把玩地玉簪靜靜地出神。不久就看到的在,也不知道在嘟囔著什麼。如果有人湊近了聽聽一定會滿頭黑線的,“願?我有很多願啊!白馬王子?我都九十九歲快死了,給我白馬王子我也隻能看看又不能做什麼!?一大堆的絨玩?給我也沒地方藏啊,以前的都讓小孫子小孫搶走了,再給我也是會被搶走的啊!珠寶?首飾?車子?房子?貌?武功?聰明的腦袋?恩,一定不是,我夠聰明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糾結啊,到底是什麼願啊???我都快死了,誰這麼無聊還要讓我老人家玩這個你猜你猜你猜猜猜的遊戲啊,太不道德了!鬱悶啊鬱悶啊我好鬱悶啊!”(您老人家就沒想過這也許是個惡作劇嗎???還真去認真的思考...真是...)

不知不覺又過了很久,牀上的老人似乎是嘟囔累了,慢慢的沒了聲響。而外麵下起了細雨。又過了會兒傳來輕輕的敲門聲,“,您的最油鰻魚飯好了哦~我來喂您吃嘍~”佳佳說完輕輕推開門走進來,把托盤放到牀頭櫃上。轉頭看著老人手裡還拿著那支玉簪就睡著了,輕輕推著老人的胳膊,佳佳輕輕地:“,起來吃飯了哦,您的油鰻魚飯再不吃就涼了呢!”可是了好久老人都沒有醒,佳佳的心突然咯噔一跳,有些抖的手慢慢地到老人的鼻下。之後兩行淚水順著佳佳的臉頰緩緩地落,老人已經沒有了呼吸。九十九歲高齡的老人在細雨中靜悄悄地離開了這個世界,壽終正寢。

“嗚嗚嗚嗚,姐姐,你醒醒啊,你也不要團團了嗎?姐姐團團以後不吃柿子了,嗚嗚嗚嗚,姐姐,團團冷,姐姐你抱抱團團,嗚嗚嗚嗚~~~~(_

額,誰在哭啊,糯糯的聲音好可啊!!一定是佳佳又欺負我的小曾孫了,恩!一定是!乖乖曾孫不哭哭,太抱哦。我怎麼睜不開眼睛,眼皮好沉,我睜我睜我睜睜睜。好不容易睜開了眼就看到一個小球把腦袋埋在我口哭的眼淚鼻涕一大把,雖然不知道小球是誰家的,不過骨子裡的母依然發作了。想把小球抱起來,可是一才發現全的骨頭就像要散架了一樣疼的要命。

耳邊的嗚嗚聲就沒有停過,的音哭的人心都要碎了。艱難地擡手著懷中的小腦袋輕聲道:“乖乖不哭哦~再哭就不漂漂了呀!”話一出口我自己就愣住了,手也僵在了小球的頭上。額,這是我在說話嗎?怎麼聲音不對啊?還有這手——怎麼這麼白這麼啊?!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啊?

要不是小球的喚聲,估計我又要陷無限的思索中了。“姐姐,姐姐,你醒了,團團好怕哦,姐姐你不要再睡了,你都不理團團了,嗚嗚嗚嗚~~”

“哦,哦,寶寶乖哦,姐姐沒有不理你,不要哭了哦。”忍著疼痛慢慢地做起來,把小寶寶抱懷裡輕聲的哄著,別說手很不錯啊。

“嗝~嗚~嗝~團團不寶寶,團團團團,嗝~姐姐!”懷裡的小球,哦不,是小團團撅著紅紅的小一邊哭一邊打嗝還一邊控訴著我喊錯了他的名字,我隻能滿頭黑線的糾正自己的錯誤,“好好好,姐姐錯了,團團乖,不要哭了好不好?姐姐看著團團哭好心疼的。”

“嗯,姐姐不痛~團團不哭了,團團不要姐姐痛痛。”可的團團一聽姐姐會痛馬上就想停下哭聲,把自己的小臉憋的通紅,看起來可死了。

總算把這個小祖宗哄不哭了,輕輕地用袖子把那張哭的梨花帶雨的小臉乾淨,還真是個漂亮可的孩子,上穿著件打了補丁的青灰棉布小褂和子,上穿著一雙看起來很舊的虎頭鞋,雖然因爲洗過很多次而顯得老舊,不過可以看出做鞋的人很是用心,針腳細,虎頭活靈活現的。再看圓圓的小臉上一雙溼漉漉的大眼睛烏溜烏溜的轉著,翹的小鼻子還在一一地,小也紅紅地嘟著,要多萌有多萌啊。剛想湊近了親上幾口就發現全又開始痛起來,尤其是屁,一就疼的氣。

抱著團團仔細地看了看周圍,自己坐在一棵柿子樹下,樹上結了好多又大又紅的柿子。再看看自己旁邊還有躺著一個柿子的“”,結合剛纔朦朦朧朧地聽團團說的,我推測團團的姐姐應該是爲了給團團摘柿子,然後不小心從樹上掉下來給摔沒了...之所以說摔沒了,是因爲現在在這個裡的是我,那團團的親姐姐估計就摔的一命嗚呼見佛祖去了...

可是,爲神馬我會到這裡來了呢?我明明是躺在牀上等死呢啊!啊!對了,那個盒子,那個簪子,那張紙,難道紙上說的圓我的願就是指讓我重生?貌似我年輕的時候是一直幻想著能夠穿越或者重生來著,不過那時看文看迷了纔會想的,等有了孩子就沒再想過這些不切實際的東東了。沒想到真讓我重活一次啊,真是...真是...真是賺到了啊!!!上輩子,恩,姑且認爲是上輩子吧,自己也是活到九十九歲,人生沒有什麼可憾的了。這輩子也可以放心輕鬆的活著了,畢竟是白賺來的嘛,一定要好好珍惜啊!

恩,就這麼決定了。先來瞭解下這個家吧,貌似這個摔下來好久了,可除了團團就沒見過其他人了,難道這個家裡隻有這姐弟倆個?要真是這樣的話倒省了不的麻煩事,畢竟最親近的人最有可能發現異常啊,我可不想剛重生就被當妖怪弄死...還是問問團團好了,反正小孩子很好哄騙的啊~

“團...嗬嗬...”這時的小團團可能是哭累了,竟然在我懷裡睡著了。小臉紅撲撲的,不時的吧唧下小,怎麼看怎麼可。輕輕地在團團臉上親了下,算了還是明天再問吧,天都已經黑了。

忍著痛掙紮著站起來,還好應該沒傷到骨頭,不然就慘了。抱著懷裡的團團慢慢地像正中間那間房子挪去。沒力察看了,隨便找了間屋子,深秋的夜晚很冷,從櫃子裡拿出兩牀薄點的棉被一牀鋪在底下,一牀蓋著。抱著團團就睡了過去,重生的第一晚就這麼過去了。告訴您的朋友()的。”“嗯,姐姐不痛~團團不哭了,團團不要姐姐痛痛。”可的團團一聽姐姐會痛馬上就想停下哭聲,把自己的小臉憋的通紅,看起來可死了。總算把這個小祖宗哄不哭了,輕輕地用袖子把那張哭的梨花帶雨的小臉乾淨,還真是個漂亮可的孩子,上穿著件打了補丁的青灰棉布小褂和子,上穿著一雙看起來很舊的虎頭鞋,雖然因爲洗過很多次而顯得老舊,不過可以看出做鞋的人很是用心,針腳細,虎頭活靈活現的。再看圓圓的小臉上一雙溼漉漉的大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